中俄关系的基础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编者按】美国CNN财经和金融领域记者Laura He于今年9月15日发表题为 “中国和俄罗斯正在通过3种方式建立更紧密的经济关系” (3 ways China and Russia are forging much closer economic ties) 的文章(点击阅读全文)。Laura He指出,自俄乌战争和中国提出与俄拥有“上不封顶”的合作关系以来,中俄之间正通过愈来愈紧密的经贸合作加强联系。中俄经贸合作的三大主要领域为煤炭与石油、人民币结算和中国品牌入主俄罗斯市场。此外,Laura He亦指出“上不封顶”其实是有天花板的,由于担心受到西方和国际社会制裁令国内经济受损,中国政府并未给予普京军事、商业和科技上的援助。以下是本站对该文的编译。

     九月中旬,中国领导人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将举行自俄乌战争以来的首次面谈。两位领导人在北京冬奥会期间会晤时曾宣称中俄友谊“上不封顶”。自那以后,随着欧洲和美国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制裁逐步升级,莫斯科正寻求与中国建立更紧密的关系。然而,北京并未向莫斯科提供直接的军事、商业或科技支持,而是通过商贸与其逐步建立紧密的经济联系。这种所谓“有底线”的平衡之举表明,中国并不想因帮助其“盟友”而导致西方制裁,也就是说,中国尚对西方资本和技术有所依赖,不会为“拯救”普京而牺牲其经济利益和发展前景。

     但由于俄罗斯正急切地寻求新的市场,而经济规模为俄罗斯10倍的中国则在争夺廉价商品,两国贸易关系正以一种不平衡的方式蓬勃发展。在能源领域,随着中国抢购石油和煤炭以应对能源危机,中俄货物贸易急剧增长。今年5月至7月期间,俄罗斯超过沙特阿拉伯,成为对中国最大的石油供应国;7月,中国进口俄罗斯煤炭达742万吨,创五年之最。

     与此同时,在人民币国际化领域,俄罗斯已成为人民币跨境交易的主要市场。俄乌战争使得俄罗斯对人民币的需求飙升。因为西方的制裁在很大程度上切断了莫斯科与全球金融体系的联系,并限制其与美元和欧元的兑换。莫斯科证券交易所的人民币交易量占7月份主要货币总交易量的20%。人民币兑卢布的日交易量也创下历史新高,有史以来首次超过卢布兑美元的交易量。今年7月,俄罗斯是中国内地以外的全球第三大人民币支付市场,仅次于香港和英国。同时,俄罗斯企业和银行也越来越多地使用人民币进行国际支付。虽然对俄罗斯来说,与中国的经济合作是出于绝望,但对北京来说,它为人民币成为全球货币、使自己免受西方金融制裁、增强其在国际金融机构影响力奠定了一个新的基础。

     此外,中国企业正争相填补西方品牌离开俄罗斯后留下的市场。今年4月至6月,中国智能手机占俄罗斯新销量的三分之二,在俄罗斯的总市场份额稳步增长,从第一季度的50%,到4月份的60%,再到6月份超过70%。曾是市场领头羊的三星 (Samsung) 今年7月在俄罗斯市场占有率仅为8.5%,而苹果 (Apple) 仅为7%。尽管这两家公司一度占据俄罗斯近一半的市场,但在俄乌战争开始后,它们已暂停在该国销售新产品。同时,中国汽车也涌入了俄罗斯市场。今年8月,中国生产的乘用车占俄罗斯市场的近26%,为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比例,因为包括福特 (Ford) 和丰田 (Toyota) 在内的全球主要汽车厂商今年都撤出了俄罗斯市场。

     不断跃升的数据能够反映两国之间愈发紧密的经贸联系。根据中国海关的统计数据,中国对俄罗斯商品的出口在8月份较上年同期增长60%,达到112亿美元,超过了7月份49%的增幅。同时,中国对俄罗斯的出口货运量在8月份跃升26%,至80亿美元,也较上月有所增长。今年前8个月,中俄商品贸易总额飙升31%,至1,172亿美元。这已经是去年1470亿美元总额的80%。

     前美国国务院经济发展与能源环境次卿基思·克拉克 (Keith Krach) 称,“俄罗斯对中国的需求大于中国对俄罗斯的需求。随着俄乌战争的拖延,普京正在迅速失去盟友,并因此越来越依赖中国。” 俄罗斯目前占中国贸易总额的2.8%。虽然这比去年年底的2.5%略有上升,但欧盟和美国的份额要大得多。然而,中国在俄乌战争之前已是俄罗斯最大的单一贸易伙伴,占其对外贸易总额的16%。尽管俄罗斯中央银行在战争爆发后停止公布详细的贸易数据,但欧洲经济智库Bruegel最近分析了俄罗斯34个最大贸易伙伴的统计数据,并估计中国在6月份约占俄罗斯出口的24%。

     Laura He表示,虽然中俄两国可能因为俄乌战争加深双边关系,但中俄关系的发展也存在重大限制。在某种程度上,中俄之间“上不封顶”之所以触顶,是因为俄乌战争并非中国政府“利之所在”,中国政府与俄罗斯所建立的紧密经贸合作关系是出于一种“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的心理。耶鲁大学法学院高级研究员董云裳(Susan Thornton)表示,目前的中俄合作关系主要是“防御性”的,因为北京和莫斯科都共同认为北约和美国构成了“明显的国家安全威胁”。 董云裳补充说道,“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争不符合中国的利益,但考虑到西方的敌意,中国不会反对俄罗斯。”

Latest from Blog

在台湾问题上,总统拜登应该听取参议员拜登的意见

拜登总统在9月18日播出的《60分钟》(60 Minutes) 节目采访中,再次承诺美国将从军事上支持台湾防御中国大陆可能发起的“入侵”。但不久之后,白宫工作人员却试图收回他的“明确声明”。在台海问题上,为何美国总统和行政办公室的说法前后不一?他们都发表过怎样的争议性言论?这些言论将给美国社会和美中关系带来怎样的影响?

“对美我们既要斗争又要劝解教育”

从5月29日起,“美中故事汇”每周将为中国媒体对美国的文字报道做简单汇编;从8月15日起,该汇编将聚焦中国社交媒体对美国的报道。本期涵盖的时间段为美国东部时间9月12日至9月18日。

关于台湾问题,拜登又说了什么?

9月18日,美国CBS“60分钟”节目播出对拜登的采访,当记者问美国是不是会派部队捍卫台湾,拜登说,如果(中国)对(台湾)岛发动前所未有的攻击,美国部队会介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