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亚伟:美国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核心地位——中国二十大后的对美政策

中美两国要想和平共处并成为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美国精英的当务之急需是不再将中国视为一个竭尽全力破坏美国的理念、政府体系和经济制度的邪恶超级大国;而对中国的决策者来说,他们必须意识到,美国并非正在不可逆转地衰落,中国也并非注定代表未来。

“‘习拜会’对当前紧张的中美关系止跌回升具有重要意义”

11月14日,中美两国元首在印尼巴厘岛会晤。‘习拜会’释放了积极信号,传递出缓和两国紧张关系的氛围,但亦有专家表示,会谈成果虽大,但要警惕美继续打“台湾:牌”。本期简报聚焦中国、美国及其盟国媒体对中美元首会谈及其成果和影响的相关报道和评论。

中国经济的新范式及其后果

虽然中国自身的潜在经济增长前景依然良好,但是错误的经济政策导致悲剧正在发生。这个错误的经济政策是中国历史传统的一部分,而全世界对中国经济下行风险的准备还非常不足。

傅好文:美中竞争有利于非洲发展

傅好文称,对美国民主模式的偏爱与希望看到中国扩大与非洲的交往范围并不矛盾。美国和西方国家对非洲的发展援助一直以来都成效甚微,除了培训选举工作人员外,没有产生实际的成果。中国则在非洲各地建设了切实的基础设施,给非洲人民的生活带来了积极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