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洛西访台非常鲁莽和危险

佩洛西访台引起北京的震怒,美国的担忧和世界各国的关注。美国一些学者和媒体人士认为佩洛西访台非常鲁莽,不仅对已经千疮百孔的中美关系是雪上加霜,

伪“后学”时代的中国新左派

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重启了中国的改革进程,国家主导的市场化改革让中国迅速进入到快速发展的轨道,同时也让中国迅速摆脱了苏东剧变之后所陷入的普遍迷茫之中。

中美关系的悖论

已故美国地缘政治战略家布热津斯基曾经写到:我们这个时代的悖论是,人类社会正同时朝着更加融合和更加分散的两个方向发展。

张永蓬:司徒雷登有什么好感激的?

"司徒雷登的真实面貌”究竟是什么?从身份看,司徒雷登的父母均为美国在华传教士,其本人于1904年开始在中国传教。试问:历史上,西方传教士在中国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起到什么作用?再扩大范围,西方传教士在非洲及美洲干了什么,起了什么作用?

刘亚伟:别不了的司徒雷登

编者按:本文写于2008年12月。2016年9月初,G20峰会在杭州举行。习近平在9月4日的欢迎晚宴上致辞时说,“140年前,1876年的6月,曾经当过美国驻华大使的司徒雷登先生出生于杭州,在中国生活了50多年,他的骨灰就安放在杭州半山安贤园。”在中美关系走低的今天,重温司徒雷登与中国的关系或许有温故知新的意义。

伍国:从李鸿章访美说起

最近,“软实力”概念的提出者,著名政治学家约瑟夫·奈以俄乌冲突为契机,在这一特定语境中再度指出软实力的重要性。

任卫东:警惕大国斗争的危险逻辑

俄罗斯的“特别军事行动”是冷战后第一次有国家行为体针对美国主导的国际霸权体系主动采取军事行动,是相对稳定的后冷战时期结束的一个并非第一但特别醒目的标志。国际关系进入了一个以大国斗争为突出特点的新的历史时期,而大国斗争的发展和结局却有其充分体现霸权体系现实特点的危险逻辑。

美国的中国认知正在流失

笔者在此前的一篇文章中提出,美国对中国的认知建立在一个系统和庞大的国家计划之下,这个为建立美国全球知识体系,培养下一代全球领导力而建立和巩固了几十年的跨学科培养体系,为二战后美国对华的认知建立了坚实而又融会贯通的学术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