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贾庆国:中美应理性务实地处理两国关系

我想双方都有一些务实的、更加理性的人存在,他们都反对过度地放大安全风险,都认为应把安全风险放在适当的位置上。也就是说,对安全风险既不能忽视,也不能过度强调。中美两国应在有共同利益的领域开展合作,稳定和改善关系。

走四方:李若专访

每报道一条震撼的美国社会的新闻,对我来讲都是对美国社会的重新一次的认知和更深一刻的体会,那这种认知和体会会留下来,会让我把这个社会看得更透,或者甚至于可以说把这个人生看的更透,这是留下来的东西。

秦刚:中美关系下滑是因为中国被误解误判

8月16日,中国驻美大使秦刚接受半岛电视台英文频道“底线”(The Bottom Line)栏目主持人、美国“旗语”新闻社及《国会山报》特邀编辑克莱门斯(Steve Clemons)专访,重点就台湾问题、中美关系回答提问。

专访吴华扬(三):“模范少数族裔”并非赞美之词

“模范少数族裔”的迷思蕴含了两个主要的观点:一个是这一模范群体的成功是存在种族或文化的原因的,另一个就是这一群体的存在证明了美国并不存在实质意义上的种族歧视。当我每每谈论这一形象时,人们会问我,“你怎么了?他们是在恭维你,你对政治正确过于敏感,难道你认为这是种族歧视吗?他们是在说你的好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