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湾人民如何看待中国和美国在台湾海峡的军事现踪? 一项基于实验性民意调查的研究

近年来,中国和美国两个世界大国频频在台湾问题上角力。双方不仅在外交上你来我往的进行口水战,军事上也频繁采取行动。比如,2022年8月美国众议院前议长南希•佩洛西前脚造访台湾,大陆方面后脚便举行大规模军演并派军舰和军机越过台湾海峡中线。在台湾海峡附近进行战机巡航更是家常便饭。同时,美国政府也多次批准对台军售并派遣军机与军舰通过台湾海峡。

在新闻上,我们经常看到双方(或三方)政府的态度和反应。那么,大陆和美国的军事行动究竟如何影响台湾民众的看法呢?比如说,这些军事行动会如何改变大众的统一/独立立场呢?它们会增强还是削弱台湾人民对台湾“法理独立”(de jure independence)的期望呢?

为了深入研究这个问题,来自台湾中央研究院(Academia Sinica)和台湾国防大学(National Defense University, Taiwan)的四位研究人员,Wen-Chin Wu, Wen-Cheng Fu, Mao-Chia Sun 和 Wen-Jian Huang 进行了一项网络调查实验(online survey experiment),【注1】并将研究结果发表在《中国季刊》(The China Quarterly)第2023: 1–14期上。(Wu, Wen-Chin, Mao-Chia Sun, Wen-Cheng Fu, and Wen-Jian Huang. “Taiwanese Public Opinion on the Chinese and US Military Presence in the Taiwan Strait.” The China Quarterly (2023): 1-14.)

实验设计及过程

该调查于2020年10月29日至11月10日间进行,由市场调查公司iVision通过配额抽样法(quota sampling)发放了600张调查问卷,并收回583张有效问卷。

调查问卷首先询问受访者的人口学特征,包括年龄、教育程度、居住地域、政党偏好等。然后,所有受访者,无论组别,都会看到一张关于台湾防空识别区(Air Defense Identification Zone)的地图(请见表1)以及一段关于防空识别区的简短介绍。

表1:台湾防空识别区

接下来,与传统的调查实验一致,受访者被随机分配到不同的实验组别中。这次实验共计三个组,分别为一个控制组(control group)和两个干预组(treatment group)。

控制组中的受访者无需再阅读任何信息,即被要求回答剩余的问题。这些问题将在后面给予展示。

与之相对的,第一个干预组中(美国组)的受访者则需要再阅读表2(a)。与表1不同的是,表2(a)展示的是美国军机在台湾防空识别区进行军事活动的图片。

表2(a):美国军机在台湾防空识别区活动图

第二个干预组(中国组)需再阅读表2(b), 而这张表则展示中国大陆军机在台湾防空识别区进行军事活动的图片。

表2(b):中国大陆军机在台湾防空识别区活动图

展示这些信息之后,两个干预组的受访者同控制组一样,会读到几个问题。这几个问题涉及到我们平常关心的话题:台湾民众的统独立场和他们对于外界干预的看法。首先,研究人员询问“如果台湾宣布独立,无论情况如何,您是否认为中国会攻击台湾?”。作者采用一个6 级李克特量表来测量受访者对其可能性的评价,包括“非常不可能”、“不太可能”、“有点不可能”、“有点可能”、“可能”和“非常可能”。

然后,所有受访者又被要求回答第二个关键问题:“如果台湾宣布独立,无论情况如何,您是否认为美国会出兵帮助台湾?”。此问题仍旧采用同样的6 级李克特量表来测量受访者对此事可能性的预估。

最后一个问题是老生常谈的问题:受访者的统独立场。因此,受访者将从以下立场中选择一项,“鉴于台湾与中国大陆的关系,请问您同意下列哪一种立场? (1) 立即统一; (2) 立即独立; (3) 维持现状并在未来走向统一; (4) 维持现状并在未来走向独立; (5) 维持现状并在未来决定统一或独立; (6) 永远维持现状。”

实验结果

作者通过T检验法(t-test)来揭示实验结果。首先,如果台湾宣布独立,大家如何看待中国大陆攻台的可能性呢?平均来看,所有组别的受访者都对这个场景预估了很大可能性。比如说,在这个6级李克特量表中(意味着可能性最大为6),受访者认为这个可能性等于或高于4.5,也就是介于有点可能和可能之间。这种类似天花板效应(ceiling effect)【注2】的结果导致了无论是控制组,还是两个干预组,彼此间都没有显示出大众对大陆攻台可能性的显著差异(请见表3)。

请注意,一般当表中的p值小于或等于0.05时,我们才能说每个组之间的差异是显著的。并且,本文作者通过实线和虚线的差别来展示组间差异是否显著。比如说,本图中所有组别差异都是呈虚线状态,也就意味着所有差异均不显著。

表3:受访者对中国大陆攻台可能性的推测

不过,当问到如果台湾宣布独立,受访者认为美国出兵保护台湾的可能性有多大时,干预组显示出了与控制组的显著差异(p值<0.05)。与控制组相比,无论是看到美国军机或是中国大陆军机在台湾海峡巡逻的地图,干预组的受访者都认为一旦台湾宣布独立,美国出兵保护台湾的可能性会显著提高。不过,两个干预组之间则无显著差异。

表4:受访者对美国出兵帮助台湾可能性的推测

最后,不同的干预信息会对受访者的统独立场产生影响吗?这里,作者为了使研究更简洁,将原本有六个值的统独立场变量变成了“是与非”的变量,即所有选择“立即独立”或“维持现状并在未来走向独立”的受访者都被认为是支持台湾独立的,剩下的民众则被认为不支持台湾独立。【注3】

表5:不同组别支持台湾独立的情况

表5显示,如果不暴露于任何干预信息,大约32.5%的受访者支持台湾独立。如果阅读中国大陆飞机在台湾防空识别区巡逻的图片后,支持台湾独立的受访者小幅上涨至37.11%,不过这与控制组无显著差别。然而,当受访者阅读美国飞机在台湾防空识别区巡逻的图片后,台湾独立的支持率上升至42.19%,并呈现与控制组的显著差异。也就是说,美国在台湾海峡的军事行动无形中会影响台湾民众的统独立场,并使他们倾向于选择独立。

作者后来也通过一系列普通最小二乘法(Ordinary Least Squares, 简称OLS)模型来验证T检验法是否稳健。非常有趣的是,它直接显示,那些越是认为美国在台湾宣布独立后派兵保护台湾的民众,越会支持台湾独立。

结语

此项调查为台湾的民意现状提供了十分珍贵的实证数据。尽管之前的研究从理论上探讨了美国和中国的军事行动是否会对台湾民众的统独立场产生影响,但却缺乏实证数据来验证理论的可信度。这份研究则从实证的角度来提供有效的数据以及讨论了其中的因果机制。

当然,我们也需要回答更多的问题。比如,干预信息的效果能持续多久呢?本调查仅展示了干预信息所产生的即时影响。但是几天甚至几个月之后这种影响是否还存在呢?毕竟,虽然美国和中国的军事现踪时有发生,却不是每天都在发生。

其次,本研究进行时几乎没有相关的重大国际事件影响,而最近两岸关系却多有龃龉,比如多位美国政治人物访台,台湾现任领导人访美,甚至台湾前任领导人造访大陆。这些热门事件是如何影响民意的呢?之前的研究已经发现,国际危机可能会对舆论产生显著影响。【注4】

再次,研究中的分析和数据模型虽然展示了军事干预对于民众心理的影响,却很难解构军事干预究竟如何在心理层面上起作用,即具体的心理机制。我们需要更多的研究来深入探讨民众内在的心理机制。

但是无论如何,此研究已极大的丰富了我们对相关议题的了解,并且也对美国如何调整其涉台政策具有相当重要的价值。

【注】
  1. 关于调查实验的简单原理,请参考Wang, Yuan. 2023. “’战狼外交’真的会说服外国民众吗?”. 美中故事汇. March 9, 2023. https://meizhong.report/2023/03/09/yw-62607/

  2. 天花板效应通常指一个变量获得的大多数值都接近其测量中使用的标度上限。详情见美国心理学协会(APA)对于天花板效应的解释。APA Dictionary of Psychology https://dictionary.apa.org/ceiling-effect。

  3. 作者也采用其他手段验证如果使用原始数据的值是否会使结果和结论产生任何变化,答案是无论如何变化,结论仍旧一致。

  4. 比如,Mattingly, Daniel C., and James Sundquist. 2022. “When Does Online Public Diplomacy Succeed? Evidence from China’s ‘Wolf Warrior’ Diplomats.” Political Science Research and Methods.

Latest from Blog

风鸣:国会要弹劾拜登总统的前因与后果

弹劾调查炒冷饭,程序复杂而漫长,无中生有、小题大做的各种招术都试过,大概率没戏。那就死拖,拖到大选,搞死搞垮拜登,搞不死搞不垮也搞臭。还有,拜登父子情深,往死里整儿子,让老子分心。

美国无法遏制中国的崛起,也无需再尝试

毫无疑问,美国一直以来采取的制裁策略既未能阻止中国的技术发展,又未能在任何重大程度上影响中国的行为,而且大多数国家都不认为跟随这一策略符合他们的利益。然而,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在于,即使制裁已被证明无法实现美国的政策目标,美国的内政将迫使决策者们继续对中国采取强硬的态度,而不是更务实的立场。美国政府的手被束缚住了。因此,现在是美国对其外交政策重新进行重大评估的时候了。

2024年美国大选中的第三党势力

民调显示,对于即将到来的总统大选,有47%的人表示他们会考虑投票给第三党候选人。如果将支持第三党的人群分类,那么有64%的独立人士,38%的共和党人,以及35%的民主党人考虑给第三党候选人投票。由此可见,在2024年,第三党对于选情的影响之大可能会超过之前的任何一次大选。

还有10天卡特总统就99岁了 请送去你的祝福

还有10天美国第39届总统吉米·卡特就99岁了。卡特总统的生日是10月1日,刚好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庆。卡特总统常说,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的人民跟我一起庆生,这是莫大的荣幸。

迈克尔·贝克利:为什么美国和中国将成为长期的竞争对手

遏制政策不一定会导致暴力冲突。竞争可以促使美国和中国参与技术竞赛,推动人类知识的边界,并创造新的解决跨国问题的方案。这也可能意味着两国通过和平手段,如经济援助,来拉拢相同利益的集体,扩大各自的地缘影响力。这种竞争比占据现代历史大部分时间的 “大国竞争”更具良性。一个和谐的国际体系的“一体化”的梦想在当下可能有些难以实现,但这并不排除两个竞争国家之间存在和平但紧张关系的可能性。在这种竞争中,遏制中国将涉及严重的风险和成本,但这是避免更加破坏性的冲突的最佳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