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尹:美国和西方试图以乌克兰为镜对台海进行“预防性干预”

作者:钟尹,《中美印象》特约评论员。

乌克兰战争发生后,正在将战略重心向中国转移的美国备受同时面对中国和俄罗斯两个欧亚大国的困扰。台湾问题成为其比照俄罗斯和乌克兰针对中国的主要对象。美国和西方认定中国也在认真观察和比拟俄乌事件,武断判断中国会加快对台湾“动武”步伐。总结来看,他们认为从俄乌冲突中可以总结出四大经验,它们可用于最大限度阻止中国大陆对台湾采取行动。

第一,“受害国人民必须坚定地作战”。威慑中国需要令其相信,一旦发动“战争”,会付出极高的代价。比如台湾决定将义务兵役从四个月延长至一年就是“至关重要的一步”。

第二,“民主世界”必须做出“强有力且统一的反应”。如盟友为乌克兰提供了大量的武器、共同实施对俄罗斯的制裁。“民主国家”必须向中国清晰表明任何试图“强制性改变现状”的行为都会导致同等的反应。

第三,武器援助非常关键。乌克兰就是通过获得高级军事装备而赢得有利形势的。要是乌克兰能够更早获得这些武器,也许普京会三思而行。由此,必须从当下开始就对台湾提供重要的武器。

最后,必须确保乌克兰获胜是威慑中国的关键。这攸关“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是否存续的问题,否则中国会效仿俄罗斯的“先例”,进一步打破现有国际秩序。

基于这些反思,美国和西方实际上已经开始采取行动。

一方面,进一步加强军事威慑。美国最近通过的2023财年《国防授权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希图集中“推迟、削弱和挫败解放军”的如下行动:“胁迫性或灰色地带活动”;封锁台湾或在台湾管理的任何岛屿上取得据点,并利用其“控制台湾的人口中心或其它关键领土”;对台湾文职、国防领导层采取威胁行动、夺取控制权或以其它方式使其丧失能力。为此,法案授权美国从2023年至2027年未来五年间,对台湾提供高达100亿美元的“无偿”军事援助。法案授权美国总统动用“总统拨款权”,每年从美国防部挪用不超过10亿美元提供台湾“超额防御物资”或其他服务(即原属美军“自有装备财产”,经美方评估有多余情况下,可列为“移交盟邦清单”)。法案赋予台湾“特定主要非北约盟国”资格,授权美国政府为台打造“区域应变军备库”,类似美军“海上预置船舰“、以及“陆军预置储备”,“极具战略与政治意义”。此外,法案敦促美加快售台“爱国者”导弹及雷达等设备进程,邀请台参加2024年环太平洋军演。

另一方面,加大拉拢盟友的介入力度,试图实现对台政策协同一致,从而通过政策的“扩展效应“摄遏制中国。除推动相关盟友对台共同防御、海空军“航行自由行动“外,不排除未来在协助台湾发展导弹防御、反舰系统等武器系统方面加强合作。历史上法国曾对台提供”幻影2000“战斗机和”拉法叶“护卫舰。在20世纪80年代,荷兰曾向台海军出售了两艘潜水艇,以色列也曾向台提供“沙弗里尔”空对空导弹、“加布里埃尔”反舰导弹和“德沃拉级”快速巡逻艇。

无独有偶,美国的亚太盟友也加快涉台转型。美日同盟正在改变“美国主攻、日本主守’这种“矛与盾”的分工方式,以“因应中国企图以武力改变国际现状与秩序的做法”。日本岸田内阁积极谋求对宪法中关于自卫队的“专守防卫”原则重新定义,建立对敌基地的先制 “反击能力”,让向来美日同盟中以美国为“矛”、日本为“盾”的分工模式得以大幅度弹性灵活地应用。最近,日本还与英国签署《相互准入协议》,达成共同开发新型战机的协议。这是日本继2022年10月与澳大利亚共同签署《相互准入协议》之后第二个签署该协议的美国盟友。日本藉此不仅可与具有核动力潜舰合作内容的美英澳安全协议(AUKUS)加强联系,同时,日本国土今后将有美、英、澳三国共同驻军,将大幅地增加针对中国解决台湾问题所需付出的代价。

经济上,美国除联合西方盟友共同对中国实施半导体封锁和供应链重组外,还积极通过落实印太经济框架(IPEF)构建地区排华贸易秩序。美国国会还要求总统成立跨部门小组,对抗中国的经济胁迫作为,并拟定计划因应中国的网路攻击、设立”海外警察站“以及推动“统一战线”的“胁迫作为“。

综上所述,美国和西方在台湾问题上合流进程加快,“实战化“趋势突显,态势全方位铺开,拒止性不断强化,其目的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对中国而言,始终谋求台湾问题的和平解决,但从未承诺放弃使用武力。中国解决问题的既定方针不会随着美国和西方的所谓动作而发生动摇。谈到人民的决心,台湾“人民”的决心重要,而中国大陆人民的决心也同样重要。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与具有独立主权的乌克兰不同,美国与西方的干预缺乏道德合法性;美国想同时开辟欧亚两条战线听上去似乎“很美”,但缺乏现实可行性,西方盟友的合作很可能“口惠而实不至”。

Latest from Blog

风鸣:国会要弹劾拜登总统的前因与后果

弹劾调查炒冷饭,程序复杂而漫长,无中生有、小题大做的各种招术都试过,大概率没戏。那就死拖,拖到大选,搞死搞垮拜登,搞不死搞不垮也搞臭。还有,拜登父子情深,往死里整儿子,让老子分心。

美国无法遏制中国的崛起,也无需再尝试

毫无疑问,美国一直以来采取的制裁策略既未能阻止中国的技术发展,又未能在任何重大程度上影响中国的行为,而且大多数国家都不认为跟随这一策略符合他们的利益。然而,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在于,即使制裁已被证明无法实现美国的政策目标,美国的内政将迫使决策者们继续对中国采取强硬的态度,而不是更务实的立场。美国政府的手被束缚住了。因此,现在是美国对其外交政策重新进行重大评估的时候了。

2024年美国大选中的第三党势力

民调显示,对于即将到来的总统大选,有47%的人表示他们会考虑投票给第三党候选人。如果将支持第三党的人群分类,那么有64%的独立人士,38%的共和党人,以及35%的民主党人考虑给第三党候选人投票。由此可见,在2024年,第三党对于选情的影响之大可能会超过之前的任何一次大选。

还有10天卡特总统就99岁了 请送去你的祝福

还有10天美国第39届总统吉米·卡特就99岁了。卡特总统的生日是10月1日,刚好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庆。卡特总统常说,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的人民跟我一起庆生,这是莫大的荣幸。

迈克尔·贝克利:为什么美国和中国将成为长期的竞争对手

遏制政策不一定会导致暴力冲突。竞争可以促使美国和中国参与技术竞赛,推动人类知识的边界,并创造新的解决跨国问题的方案。这也可能意味着两国通过和平手段,如经济援助,来拉拢相同利益的集体,扩大各自的地缘影响力。这种竞争比占据现代历史大部分时间的 “大国竞争”更具良性。一个和谐的国际体系的“一体化”的梦想在当下可能有些难以实现,但这并不排除两个竞争国家之间存在和平但紧张关系的可能性。在这种竞争中,遏制中国将涉及严重的风险和成本,但这是避免更加破坏性的冲突的最佳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