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问题:维护和平和保持幻想或是最优解

【编者按】近日,国际战略与研究中心的白明(Jude Blanchette)和布鲁金斯学会的何瑞恩(Ryan Hass)在《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上发表题为“台湾问题:为何‘无解’是最优解?” (The Taiwan Long Game: Why the Best Solution Is No Solution)的文章。文章对美国当前应如何处理台湾问题作出一些非常有趣评论。本站将本文主要观点编译成中文以飨读者。

文章指出,70年来,美中两国一直在台湾问题上保持着和平态度,但如今美国政策圈普遍认为这种和平将难以持续。政策制定者和其他专业人士认为美国有必要在台湾问题上动用军事力量,因为中国可能在2024年之前入侵台湾。此外,从战略、经济、道德的角度考虑,华盛顿也有理由守护台湾。美方认为台湾是全球价值链的核心,保护台湾的安全和民主符合美国的根本利益。

文章认为,在台湾问题上,美方面临的是防御方面的战略问题,而非军事解决方案。过度关注解决台湾问题的军事方法会令其自身、盟友和台湾面临极大风险。同时,在五角大楼和华盛顿智库无休无止地搞台海的兵棋推演则会转移人们原本放在来自北京方面的尖锐批评的注意力。针对台湾问题,衡量美国政策优劣与否的标准在于其是否能够维持台海和平与稳定,而非将台湾“一劳永逸”地收归美国阵营。因此美方的政策目标应是避免北京和台北双方的冲突。文章指出,避免冲突的有效办法是了解北京焦虑的原因,比如让北京相信“在遥远的未来两岸会统一”。此外,华盛顿对台援助不应局限于加强该岛的安全,还应该加强台湾的复原力和繁荣和制定更全面的威慑战略。

文章回顾了北京与台湾近80年来的历史关系。从1945年至1949年中国内战的最后几年,国民党撤退到台湾,并于 1954 年与美国签订共同防御条约。但在 1979 年,华盛顿与北京的关系正常化使得华盛顿断绝了与台湾方面的联系。从那以后,美方一直周旋于“台北宣布独立”和“北京强行统一”这两个行动中,阻止两方陷入彻底冲突。2003年布什总统公开表示美国对台北提出的破坏两岸稳定的“言论和行动”的反对。对台湾方面,1979年,美国通过《台湾关系法》正式承诺与台湾“保持和促进广泛、密切和友好的商业、文化和其他关系”,并向该岛提供“防御性武器”。对北京方面,美国则一直表示不支持台湾独立,这一态度包括在其2022年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对美国来说,其目标是为北京和台北创造空间,以求“无限期推迟冲突”或达成某种“政治解决方案”。

几十年来,在三个因素的影响下,美国这种手段运作良好。这三个因素包括:1)军事力量。美国在军事力量方面对中国保持着巨大的领先优势,这阻遏了北京使用常规武力来改变两岸关系的现状;2)经济发展。北京在过去几十年中一直把主要关注点放在自身经济发展和融入全球经济上,令台海问题居于次要地位;3)美国的态度。美国巧妙应对来自北京和台北方面的、威胁两岸稳定的挑战,“扑灭任何可能引发冲突的火苗。”但在近十年中,这三个因素都发生了巨变。在军事力量方面,中国通过数十年来不断增加的投资和改革增强了其军队能力。比如,在1995年,当美国“尼米兹”号航母战斗群驶向台湾海峡时,解放军只能“义愤填膺”。此后,在中国沿海海域,两军实力差距明显缩小。如今,北京可以轻松打击台湾周围海域和空域的目标、限制美国航空母舰在该地区的活动范围、威胁美国在太空的资产、威慑美国在西太平洋的军事基地。这些军事升级可以反映出北京对在台海附近活动的美国和台湾军队的警惕和防御。此外,北京当前在涉及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国际事务上投入更多精力,以实现其更广泛的野心(“Beijing is now more willing than ever to tangle with the United States and others in pursuit of its broader ambitions”)。在台湾问题上,中国领导人似乎也比以往更能承受风险。在自身态度方面,美国放弃了有原则的仲裁者的角色,不再致力于维持现状并允许双方自行和平解决。其重点已转移到如何应对北京对台湾的威胁,美国总统拜登亦多次表示,美国将代表台湾在两岸冲突中进行军事干预。

文章分析了导致美国发生政策转变的原因。2021年,时任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的菲利普·戴维森(Philip Davidson)海军上将预测,北京可能会在“未来六年”对台湾采取行动。同年,政治学家(空军预备役军官)梅惠琳(Oriana Skylar Mastro)表示,“有令人不安的信号表明,北京正在重新考虑武统台湾。”2022年8月,美国前副助理国防部长柯伯吉(Elbridge Colby)也指出,美国必须为迫在眉睫的台湾战争做好准备。这些美国政府官员基于中国不断扩大的军事能力作出判断,但他们未能对中国未对台湾使用武力的原因作出解释。

就北京而言,它一直坚持两岸关系正向正确方向发展。中国领导人在2022年10月举行的二十大会议上表示,“和平统一”仍然是“实现台湾海峡两岸统一的最佳途径”,而北京“保有主导两岸关系的主动性和能力”。但同时,美国和台湾的政治动向加剧了北京的焦虑。一方面,其认为美国几乎已放弃一个中国政策,美国正开始利用“台湾牌”作为削弱和分裂中国的工具。另一方面,在台湾内政方面,亲北京的国民党被边缘化,而倾向独立的民进党则权力日盛。此外,台湾方面的公众舆论也对北京“一国两制”的解决方案表现出不满,特别是2020年北京通过“国家安全法”取消了在2047年前给予香港“高度自治”的承诺之后。

文章指出,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中国将按照某种“固定”的时间表入侵台湾,华盛顿对中国战略的错误解读,比如认为“冲突是不可避免的”,只会加剧其自身焦虑,将中国“逼到墙角”,产生极大的政治与经济风险,不利于台湾的和平与稳定。例如,中国领导人可能会在甚嚣尘上的民族主义的重压下对台岛采取激进行动。此外,文章还认为冒着与台湾或与美国发生冲突的风险也不符合中国领导人的战略,因为其愿景是帮助中国赢取在世界舞台上的领先地位,并推动中国实现“现代化社会主义国家”的转变。在这一愿景下,任何针对台湾的军事行动、或可能引发其他亚洲国家武装起来反对中国的行为都将带来灾难性后果。此外,入侵台湾亦会危及北京在全球金融、科技、市场方面的地位,北京可能会面临“前所未有的外交制裁”。过高的入侵成本使得北京方面不会鲁莽行事。文章称,只有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中国领导人才会冒险。

文章对美国当前应如何处理台湾问题提出政策建议,认为华盛顿应致力于维护台湾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并且给予北京未来某天能够统一台湾的希望,以避免其将台湾问题当作一个“迫在眉睫的危机”。尽管一些政策制定者将“战略模糊”视作对北京的“危险的让步”,但“战略清晰与明确”和台海和平本身就是难以共存的想法。

文章提出了三点建议:1)美国应加强对台经济、信息、外交、军事方面的支持,以助其抵御来自中国的压力;2)美国应避免公开削弱“中国在国内进行的、在两岸统一方面取得进展的政治宣传叙事”。通过避免让北京陷入公开的尴尬,可以为美国赢得更多能够实质性支持台湾的空间,如推动台湾贸易多样化、向台湾提供更多非对称防御性武器、促进台湾新兴技术,如量子计算和人工智能的发展。这些努力将加强台湾为其人民提供健康、安全和繁荣的能力;3)美国应重视在亚太地区部署更多的小型和分散性武器系统,并加大对海军打击导弹和反舰弹道导弹系统的投资(“The United States must back its policy with a credible military posture in the Indo-Pacific, placing greater emphasis on small, dispersed weapons systems in the region and making larger investments in long-range antisurface and antiship missile systems.”)。总之,在台湾问题上,美国应该尽量少参与同北京方面意识形态话语权的的争夺,而是多做能够让台湾在稳定的环境中发展和繁荣的努力(“If the United States paints cross-strait relations with bright ideological lines, it will hinder U.S. policymakers in making nuanced choices in gray areas…Framing tensions as an ideological struggle risks backing China into a corner; “The ultimate goal of a sustainable Taiwan policy should be to preserve peace and stability”)。

Latest from Blog

蓬佩奥眼中的朝鲜领导人

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1月24日在美国出版回忆录《寸步不让:为我热爱的美国而战》。他在会议录里说,他是特朗普总统国安团队里唯一干满四年的官员。韩国媒体对蓬佩奥的回忆录里的一些细节做了报道。

新冠疫情对中国的出生和死亡的影响

社会越来越复杂,很多社会现象无法用单一的学科知识来解释。本文将医学引入人口学研究,再将人口学引入医学研究,估算新冠疫情对死亡和出生的影响。如果中国的抗疫政策与美国同步,只会死亡一百多万人,不是主流学者所预测的上千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