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资产负债表衰退进一步发展的猜测

如果说2023全球宏观的两个主要线索,那就是中国的经济走向和美国的货币政策。昨天社融数据出来后,应该说是一份非常糟糕的数据,印证了中国正在进入资产负债表衰退的判断。这里我们做一个思想实验:

1、假设中国经济已经进入资产负债表衰退,也就是企业和居民开始降低负债,减少资产,表现出来的特征就是消费和投资都越来越弱(同比意义上);这是假设一,未必是现实,这是我们分析的出发点;

2、中国经济的基本特征是政府介入经济活动的程度极深,很可能是当今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因此,能否改变经济运行的基本模式,在中国,就只能靠经济政策的调整,中国人习惯称之为改革;这是假设二;

3、所以对经济的分析主要就取决于经济政策了。这里面又是可以细分的。

a、管理层会怎样看待经济发展在国家政策中的相对地位?是经济发展优先还是其他的意识形态优先?比如,国家安全,本质上就是一种意识形态;再比如,共同富裕,也是一种意识形态。本来这些意识形态跟经济发展都是不矛盾的,至少是可以共存的,但是中国的体制特征是容易走极端,即政治领导人的个人偏好会极大影响现实中政策执行的优先排序。所以第一步是评估管理层对经济的看法。这里我们可以通过各种会议、经济政策的出台,来推测他们对于经济的优先排序,因为党的文件从来都会强调经济发展很重要;

b、管理层如何分析当前经济的真实状态?这里我们要注意,宏观经济分析中,在糟糕的经济状态,都会有一些亮点存在。管理层能否客观、全面、准确地理解当前的经济状态,是制定应对政策的出发点。我们可以从动态清零政策中得到很多启发,那就是当前管理层分析经济真实状态的能力很差。因为过于强烈的个人主观偏好,层层过滤的经济数据和新闻,让管理层很可能看到的是他希望看到的部分经济结果,比如,国企利润在持续增长,一些关键领域的投资在持续增长。如果是这种情况,管理层不会理解和同情总体经济的恶化形势;

c、如果是这样的发展,那么管理层就不可能出台真正改变危局的政策,虽然他们强调要恢复经济的信心,但是他们理解的信心仅仅是从疫情中的短暂恢复而已,因为他们并不理解,企业和居民信心丧失的根源是什么,甚至他们都无法了解到这种信心的丧失。

4、所以,中国是越来越有较大的可能陷入类似日本的长期衰退,虽然造成长期衰退的政治动因不同。日本是出于政治失能,而中国是类似于苏联勃列日涅夫时期,逐步陷入僵化的经济政策,无法对经济现实做出回应。因为经济的长期衰落,是用一种大家感知不到的方式进行,比如中国的证券分析师都在畅谈春节的旅游恢复,让人有一种周期回来的感受,所以不会产生疫情末期全国普遍的抗议活动,正是这种抗议活动改变了防疫政策,但是我们在经济领域,看不到这种抗议活动的可能性,这会让中国经济进入长期衰退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Latest from Blog

蓬佩奥眼中的朝鲜领导人

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1月24日在美国出版回忆录《寸步不让:为我热爱的美国而战》。他在会议录里说,他是特朗普总统国安团队里唯一干满四年的官员。韩国媒体对蓬佩奥的回忆录里的一些细节做了报道。

台湾问题:维护和平和保持幻想或是最优解

近日,国际战略与研究中心的白明和布鲁金斯学会的何瑞恩在《外交事务》上发表题为“台湾问题:为何‘无解’是最优解?” 的文章。文章对美国当前应如何处理台湾问题作出一些非常有趣评论。本站将本文主要观点编译成中文以飨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