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经济战中击败中国:美中经济关系回顾及政策建议

作者简介:罗伯特·阿特金森 (Robert D. Atkinson) ,美国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The 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创始人兼总裁,乔治城大学埃德蒙·A·沃尔什外交学院兼职教授,并先后在克林顿、布什、奥巴马、特朗普和拜登政府供职。其著有四本书,包括《创新经济学:全球优势竞赛》(Innovation Economics: The Race for Global Advantage)。

【编者按】近年来,美国及其盟国媒体、中国媒体将美中之间的竞争以“贸易战”、“认知战”等词加以描述。最近,美国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The 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创始人兼总裁Robert D. Atkinson发表评论指出美中之间“经济战”早已如火如荼,但美国政府并没有做好在这场战争中击败中国的准备。要在这场战争中获胜,美国政府必须开展全方位的整改,并设置美国国家经济安全委员会。本站编译此文,旨在向读者介绍部分美国精英在对华政策方面表现出的极端的、甚至失去理性的态度。点击这里下载评论原文。

阿特金森认为,当前对美国来说,中国展现的最大威胁不仅来自军事领域,也来自经济层面。美中经济之间存在一种“此消彼长”的经济关系,比如,两国在创新和生产力上争夺主导权,而中国的经济增长大部分是靠华盛顿的经济损失换来——反之亦然。中国领导人也意识到这一特点,并称“科技创新已成为全球竞争的主战场,对科技主导地位的竞争将空前激烈。”(“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has become the main battleground of the global playing field, and competition for tech dominance will grow unprecedentedly fierce.”)

文章对“经济战”作出定义:经济战争不同于经济竞争,前者是“他存我亡”的零和博弈,后者则是在互惠互利基础上开展的公平贸易。美国和中国之间的经济关系属于前者。比如,中国对美国的技术和工业发起了大规模的攻击,包括2006年中国发布的《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15年中国领导人提出的《中国制造2025》国家行动纲领。文章称,这两份文件明确表明中国要寻求在关键技术领域的自给自足,和设立在主导产业中市场份额目标。中国的宏伟计划导致了对外国公司知识产权的盗窃、强制性技术转让和对中国公司的巨额补贴等。

文章指出,目前的中美经济战争并非前所未有。比如,自1900年至1945年,德国利用不公平的贸易手段在全球范围内获得经济和政治实力,并最终为其军事实力服务。但文章认为中国的做法比德国更甚——北京长期以来致力于击垮其竞争对手并使美国成为其经济附庸国。

文章表示,中国这一企图并非一开始就为美国所察觉。在特朗普时代,特朗普率先意识到中国对美国工业和技术能力的打击并发起“贸易战”回击,但当时美国许多专家将其做法归咎于保护主义。直到最近几年,中国所展开的经济侵略(China’s economic aggression)才逐渐为人所了解。拜登政府对向中国出口的芯片和半导体设备发布禁令,证明美国政府已经意识到“经济战”的存在并作出了回应。

但是,阿特金森指出,美国政府仍未做好与中国打一场旷日持久的经济战的准备,理由有四点:1)虽然北京的“重商主义”政策远超其他国家的产业政策,但还是有很多人认为作为世贸组织成员,中国迟早会放弃这一不均衡的发展规划。2)中国自身面对的问题,包括民主和自由的缺失和限制,以及日益严重的人口老龄化问题都将阻碍中国成为经济超级大国。3)美国国家安全机构重视军事战争规划超过经济战争,美国政府在兵棋推演和国防建设投入大量资源,但对策划和展开经济战争准备不足。4)华盛顿并没有认识到与中国的经济竞争将是一场“生死存亡之争”,还有不少决策人认为与中国贸易仍然可以是互利共赢的,比如,美国生产客机,而中国生产 5G 设备。但事实并非如此,比如,中国在电信设备、高铁、建筑设备、航空航天、半导体、生物技术、清洁能源、汽车、计算、人工智能等高科技产业投入了巨额补贴和采取了诸多不公平手段,反映了其通过工业掠夺获得支配地位的愿望——压制外国竞争对手,壮大自身经济力量。这些做法也解释了为什么中国和美国的高科技产业自1995年到2018年在全球产出份额的变化之间存在强负相关性——中国在美国失去的产业中获得了份额。

文章称,虽然同军事战争相比,经济战可能造成的直接伤亡可以忽略不计,且仅凭单一的市场力量无法强大一个国家的军事实力,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美国政府无需干预和规划“经济战”,因为经济战同军事战争一样可以威胁到国家自主存在的能力。华盛顿需要投身经济战争,因为北京试图或者已经在最先进的行业取得全球领先地位。华盛顿需要阻止中国这一“经济称霸”的野心,并确保中国经济对美国(及其亲密盟友)依赖程度应远高于美国及其盟友对中国经济的依赖。(···ensuring a significantly greater rate of Chinese economic dependence on the United States (and close allies) than vice versa.)

文章针对美国如何对中国展开“经济战争”提出了六条政策建议:1)制定全面、连贯的经济竞争力战略,比如立足竞争性行业分析的经济倡议、将针对中国的生物技术产业战略和其他战略纳入贸易政策、税收政策、监管政策等。2)增加经济国防开支。3)确定领导经济战战略的政府机构。由于经济战涉及多个领域,商务部、财政部、州政府等出于各自利益诉求难以达成共识。因此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领导机构——比如国会建立白宫国家经济安全委员会——来针对性地管理与中国的经济竞争。委员会可以制定和协调政府整体的经济战略,令政府整体参与,并确保各级政府的主要活动目标协调一致。4)提升美国企业竞争力,包括阻止从不公平贸易行为中获益的中国公司进入美国市场、减少贸易部门尤其是高科技产业的税收、反垄断等。5)培养国防、情报、外交政策等领域的人才,包括在一流大学设立课程讲授经济战、设立相关职业培训项目,这些教育改革可以推动美国对中国先进工业的优势、劣势、机遇和威胁的认知和评估。6)克服不同利益团体之间的政治分歧,比如共和党和民主党应搁置分歧,共同致力于同一个目标——让美国领先于中国。

Latest from Blog

蓬佩奥眼中的朝鲜领导人

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1月24日在美国出版回忆录《寸步不让:为我热爱的美国而战》。他在会议录里说,他是特朗普总统国安团队里唯一干满四年的官员。韩国媒体对蓬佩奥的回忆录里的一些细节做了报道。

台湾问题:维护和平和保持幻想或是最优解

近日,国际战略与研究中心的白明和布鲁金斯学会的何瑞恩在《外交事务》上发表题为“台湾问题:为何‘无解’是最优解?” 的文章。文章对美国当前应如何处理台湾问题作出一些非常有趣评论。本站将本文主要观点编译成中文以飨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