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学教授欧伟伦:拜登对华政策的评级为“D+”

本文转发自微信公号「东北亚研究通讯」。

对话:欧伟伦,哈佛大学教授;劳伦斯·萨默斯,美国前财政部长

编译:钟飞腾/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地区安全研究中心主任

来源:东北亚研究通讯

【编者按】2022年11月19日,香港的英文媒体《亚洲时报》刊登了哈佛大学教授欧伟伦(William H. Overholt)与美国前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的一场对话。在萨默斯问及如何评价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时,欧伟伦给出了D+的评级,而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只能得到D的评级。

欧伟伦出生于1945年,1976年担任卡特竞选总统时的亚洲问题顾问,在1994年出版的《中国的崛起:经济改革正如何造就一个新超级大国》中预测,21世纪中国经济将快速崛起为一个大国经济,当时引起西方舆论的争议。2002年加入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2018年1月,欧伟伦在剑桥大学出版新书《中国成功的危机》。该书认为中国之所以成功在于遵循了东亚出口导向型模式,但今后中国面临不少的挑战,中国经济应转向以消费为导向,减少对投资的依赖,从制造业转向服务业,同时升级制造业。

欧伟伦的学术经历广泛多样,曾任兰德公司亚太政策中心主任、香港经伦国际经济研究院院长,也曾在日本的野村证券等投资银行管理研究团队,还是韩国延世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的客座教授,熟悉亚洲事务。

劳伦斯·萨默斯在习近平主席与拜登总统于印尼巴厘岛会晤后曾表示,在与中国的竞争中,美国政策制定者要专注于建立自己的经济实力,而不是攻击对手。萨默斯还警告说,华盛顿在加强与台湾的关系方面过于咄咄逼人,美国需要非常小心,不要让中国感觉到我们正在努力改变传统的一个中国政策,这可能会带来灾难性冲突的风险。

为了进一步了解美国学术界对近期中美关系的看法,东北亚研究通讯特摘编此文,与读者分享。

欧伟伦 哈佛大学教授

劳伦斯·萨默斯:我认为可以公平地说,越来越多的人一致支持将中国视为对手的政策,寻求在多个问题上对抗和挑战中国,认为在技术方面孤立中国对我们继续领导很重要,并且更关注我们保持卓越地位的必要性,而不是优雅地满足他们对和平崛起的愿望。

如果你就未来5年对华政策的轮廓向美国政府提供建议,会是什么?也许你应该在回答之前给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打分。

欧伟伦:D+。特朗普得了D,没有加分。

你问了一个大问题。因此,让我退后一步。我们是如何赢得冷战的?我们专注于发展我们的经济,并建立一个让世界各地的朋友和盟友参与的体系。苏联以相反的策略将所有资金投入军队并破产。

现在,我们希望每个人都加入我们的经济联盟,但我们不会给予任何东西。我们不会让他们进入我们的市场。我们这样做,其实是对我们自己的经济非常有害的事情。我会再度回到这个问题。

中国得到了冷战的信息。什么是“一带一路”?它是像世界银行一样运作的机构的集合,在世界各地建设基础设施。这是一套制定共同标准的机构——比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贸组织。它们促进世界各地的自由贸易和投资。

中国正在试图做美国在冷战中成功的事情。这就是大局。

拜登的保护主义放弃了我们冷战期间那种全球成功、钦佩与合作的可能性。

像华为这样的公司或宁德时代诞生时,他们就可以进入整个世界市场,而西方公司只能进入中国市场的一小部分。

因此,华为发展得如此之大,以至于欧洲人无法竞争。欧洲人已经被挤出电信竞争的舞台,接下来可能会发生在电池领域。

正确的做法是,每次发生这种情况时,你都会与欧洲人和日本人聚在一起,然后关闭他们进入的通道。当年,日本人这样做时,我们部分关闭丰田汽车进入美国市场。这一次,我们也必须迫使中国改变政策,允许全世界的公司参与公平竞争。

这种方法是有针对性的,它并非是那种以国家安全为名对钢铁和铝进口的虚假限制,后者始于特朗普,并被拜登升级。特朗普的所作所为极具破坏性。

你看看对太阳能电池板的限制。我们永远不会成为太阳能电池板的大制造商。我看到的最新估计是,如果将中国的太阳能电池板拒之门外,美国会损失大约4万个工作岗位。它减缓了向新能源的过渡,美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现在,更狭隘的对华政策如何呢?拜登政府对半导体的限制是经济意义上的宣战,有点类似于珍珠港事件之前我们对日本切断石油的供应。

拜登政府此举证实了中国民族主义者的说法,即美国的目标一直是压制中国,阻止中国成长。就此而言,这一行为太糟糕了。这是中美冲突的升级。但人们并没有意识到这是经济意义上的宣战。

这将损害美国半导体行业。你注意到最近发生的事情。尽管美国政府向半导体行业提供了价值520亿美元的补贴,但半导体公司的股票都下跌了,正在考虑裁员15000到40,000人。

中方会怎么办?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巴里·诺顿对中国的产业政策有一个很棒的分析,描述了中国政府的补贴通常如何到达最终用户手中,实际上补贴政策多数时候浪费钱财,成效不大。到目前为止,中国半导体行业可能获得了政府的1500亿美元资助,但中国半导体距离美国的先进水平差距甚大。

但故事的另一面是,如果遇到国家安全方面的挑战,成效会非常不同,中国太空计划的成功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在国家面临严峻的挑战和紧急态势时,中国政府会清除地方利益,消除分歧,雇用最优秀的人,不惜一切代价发展新技术。

我认为拜登的制裁将导致中国进入技术创新的紧急状态,中国将取得成功。

现在,回到更大的图景。在对华政策方面,拜登做了两件重要的事情。

一是,他完全背弃了1979年的协议,而该协议是海峡两岸和平的基础。我们在协议中承诺过,美国不会与台湾有官方关系,不会有联盟。

现在拜登已经四次表示将保卫台湾。这就是所谓的联盟。

前众议院院长南希·佩洛西去台湾时,非常小心翼翼地将其标记为正式访问,完全违反了美国四十多年来保持台湾安全的承诺。

中国遵守了该协议。我们打破了协议。

一些美国政客不记得台湾地区所有的和平、繁荣和民主都是建立在1979年的协议之上的。

华盛顿围绕台湾的动态是,海军上将在国会作证,称中国可以在五年内赢得一场假设的战争。这一证词被解释为,五年后中国打算进攻台湾。但是,意图和能力是两回事。我听过的每一位情报官员和退休情报官都说,沒有迹象表明中国大陆有意入侵台湾。

我们正在制造我们认为我们试图阻止的问题。风险是核战争。华盛顿普遍认为台湾战争可能仅限于台湾周边地区,这是完全错误的。台湾不是乌克兰。几乎可以肯定,这更像是一场世界大战。

你把台湾问题和半导体限制措施联系一起看拜登的对华政策,那么我给予“D+”的原因是因为我认为,这可能超过乔治·W·布什入侵伊拉克的错误决定,也可能造成比林登·约翰逊决定在越南升级战争更重大的错误。

多年以后,我们也许看得到这个错误的后果。不过,这不是不可逆转的,但如果这种政策再这么继续下去,那么可能是极具灾难性的。

萨默斯质疑如此低的D+等级是否合适。欧伟伦特坚持这一观点,因为中美冲突将导致全球范围的灾难性后果。

观众提问:在您看来,美国对中国人最生气的原因是什么?

欧伟伦:中国享有他们——在他们之前是日本、台湾地区和韩国——作为一个贫穷的发展中国家所获得的特权,在这些经济体成为经济成功者之后,特别是中国成为超级大国之后,依然试图保留这些特权。这是一个总结。

中国说:“我们是一个超级大国,但我们也是一个受害者或发展中国家”。声称自己是发展中国家是中国每一次重大外交政策演讲的一部分。同时,中国也表现出是一个超级大国。将为世界创造一个命运共同体。

对此,我称之为不成熟的权力问题。在经济方面,我们与日本人一起经历了这件事。日本的情况变得非常艰难。我们对所有东西都征收10%的关税,我们对他们的汽车设置配额,我们对很多东西设置配额,最后,日本人意识到,“如果我们要在大联盟中比赛,我们必须按照公平的规则行事。

现在,哈佛教授驾驶的汽车中,丰田牌子可能比任何其他汽车都多。之所以没有人抱怨这一点,是因为丰田通过公平竞争赢得美国市场份额,而不是通过政府支持,使其能够杀死所有竞争对手。

大多数时候,我们不会邀请中国参与制定规则,这是错误的,我们有义务这样做。

Latest from Blog

蓬佩奥眼中的朝鲜领导人

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1月24日在美国出版回忆录《寸步不让:为我热爱的美国而战》。他在会议录里说,他是特朗普总统国安团队里唯一干满四年的官员。韩国媒体对蓬佩奥的回忆录里的一些细节做了报道。

台湾问题:维护和平和保持幻想或是最优解

近日,国际战略与研究中心的白明和布鲁金斯学会的何瑞恩在《外交事务》上发表题为“台湾问题:为何‘无解’是最优解?” 的文章。文章对美国当前应如何处理台湾问题作出一些非常有趣评论。本站将本文主要观点编译成中文以飨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