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两国应在气候问题上搁置政治分歧”

美国又怎么了(二十一)

【编者注】本期简报聚焦美国及其盟国媒体对美中气候变化合作和两国关系如何相互作用和影响的相关报道和评论。

11月10日,Sam Meredith在CNBC上发表题为“Fraying U.S.-China relations could have huge implications for Earth”(“美中关系恶化可能对地球产生巨大影响”)的文章。文章称,美国是曾经温室气体排放最多的国家,中国是如今温室气体排放最多的国家,但两国当前的紧张关系令气候合作极为困难。文章指出,在今年举办的第27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联合国秘书长呼吁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之间达成“气候团结公约”这一历史性协议,特别是分别作为世界上最大经济体和最大温室气体排放国的美国和中国对于促成该协议更肩负重要责任。但文章也称,美中关系恶化将对全球安全议程、政治议程和气候议程产生影响。文章称,台湾问题对中国来说非常重要,若美国与其利益相悖,那么这一问题将凌驾于其他领域合作之上(“One of the things China has been very clear on is that for them, the question for Taiwan was such an important and existential issue that if there is a conflict over Taiwan and a sense that the United States is advancing interests that are against the interests of China, then that will override cooperation in every other sector”),这一情形令人担忧。文章引述了美国气候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的发言,称大型经济体如中国、俄罗斯、印度若不参与气候合作,那么气候变化问题将难以得到解决。文章称应对气候变化是一项集体责任,目前该领域合作前景堪忧,亟需大国合作以发出积极信号,各国有必要在气候问题上搁置政治分歧。

11月17日,Ronald Bailey在Reason Magazine上发表题为“China’s Climate Change Con Carries On”(“中国气候变化骗局在继续”)的文章。文章称,中国对世界其他地区的气候变化骗局已经持续至少十年,其取得的最新进展是近期在巴厘岛和埃及沙姆沙伊赫分别举办的G20峰会和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文章引述了有关专家的发言,称联合国非常重视中国和美国作为温室气体排放大国达成协议共同应对气候危机,因为两国的合作将对其他谈判结果起到重要影响。文章指出,尽管美方致力于保持两国元首和各级政府沟通顺畅,且中国政府在最新官方声明中承诺将同美国一同努力对抗气候变化——这些气候外交上的“突破”受到官员和活动人士的热捧,但是中方实际上只是重申了其先前宣布的在 2030 年左右达到排放峰值的目标,该声明内容与2014年美中两国领导人发表的中方部分的声明内容相差无几。在2015年的联合国气候大会上,中国再次重复了此前作出的承诺。同时,文章引述了科学家在2014年的研究,其预测中国二氧化碳排放量将在 2020 年从 100 亿吨增至 147 亿吨。事实证明预测并未出错——中国的碳排放量在 2021 年上升至 143 亿吨。文章认为,这一“联合声明”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因为事实上中国没有放弃任何东西(“it turns out that China gave away nothing”),中国的发言只是“内里空空的舞台话术”(“stage-managed nothingburger”)。

11月21日,Michael Schuman在The Atlantic上发表题为“Where U.S.-China Competition Leaves Climate Change”(“美中竞争对遏制气候变化的影响”)的文章。文章称,于上周日结束的最新一轮气候变化国际谈判取得了重大突破,包括设立基金来补偿贫困国家因全球变暖造成的经济损失。此外,今年在埃及沙姆沙伊赫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峰会上,为期两周的激烈争论令气候活动人士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关注美中两国的关系。文章引述了有关专家的发言,称如果美中两个大国没有密切合作,那么缓解全球变暖危机的工作将极为困难。文章认为,当前再遏制气候变化方面的合作沦为了美中关系恶化的牺牲品。北京于今年八月暂停了与华盛顿就气候问题进行的双边对话,直到本月中旬美中两国领导人在巴厘岛会晤后才恢复谈对话。文章称,这些事实证明美中关系的不稳定性文章指出,考虑到北京可能奉行专注自身的减少国内排放的气候政策,以及依靠两国之间的“善意”来进行全球合作的风险性,华盛顿或许需要一个不太注重与中国合作的新气候战略(“a new climate strategy that is less focused on cooperation with China”)。比如,宾夕法尼亚大学中国项目主任斯科特·摩尔(Scott Moore)建议华盛顿“停止强调双边合作,开始强调多边方式,因为坦率地说,华盛顿向来不擅处理中国和气候问题。”(“stop emphasizing bilateral cooperation and start emphasizing multilateral approaches, which is something the U.S. frankly has never been great at when it comes to China and the climate issue.”)文章称,虽然美中两国在气候问题上有共同利益,但并不意味着他们会就此展开合作,在其他重大国际问题如全球健康和消除贫困上亦是如此。

11月23日,Robinson Meyer在The Atlantic上发表题为“The World Could Be Entering a New Era of Climate War”(“世界可能正在进入一个气候战争的新时代”)。文章称,失控的气候变化曾经看上去可能激起暴力,但现在新的风险出现了。文章指出,人们在2015年谈起气候变化或“气候战争”时,其担忧的内容往往是气候变暖的直接影响,如干旱和洪水引发的大规模移民可能破坏发达国家的稳定和引发极右翼民族主义情绪的爆发。随着各国对抗气候变化包括加拿大对碳污染征税、欧洲绿色协议、美国减低通货膨胀法案等取得进展,世界对气候问题的讨论正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即“气候战争”的时代。文章称,这一有关气候变化的时代象征着与此前全然不同的风险的出现,包括能源转型、对传统能源的依赖、贸易冲突。在能源转型上,一些国家将民主与遏制气候变化相结合,政治话语的加入令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本身即有可能助长冲突。此外,文章亦提到美中科技战中,美方以半导体技术对于脱碳至关重要为由限制向中国出售现代半导体制造设备,当气候治理被融入经济竞争时,两国的经济分歧有可能升级为军事分歧。在对传统能源的依赖上,文章指出,中国仍然依赖进口石油和天然气等传统能源,若美国切断这些出口供应,那么两国爆发冲突的风险将大幅增加。在贸易冲突上,文章称引发暴力的风险并不在美中两国。文章引述了《华尔街日报》的最新报道,报道称在过去一个月里,刚果民主共和国发生了十年来最激烈的叛乱战斗,其源于卢旺达支持的团体试图对该国巨大的钴、钽矿产提出主权要求,这些矿产是能够用于电池的金属元素,在能源转型中发挥重要作用。文章称,气候活动者多年来一直希望气候问题占据经济和社会政策制定的要位,种种事实表明在某种程度上它们已在决定国家和社会存亡的谈判中取得一席之地,但对于气候危机的解决,我们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11月28日,Michael T. Klare在Truthout上发表题为“USChina Climate Cooperation Could Reduce Tensions and Military Expenditures”(“美中气候合作能缓和紧张关系和减少军事开支”)的文章。文章称,本月14日的“习拜会”虽然令美中两国在台湾问题上的紧张局势有所缓和,但却没有出台相关的突破性政策。不过在气候领域,两国领导人同意恢复此前陷入僵局的谈判,共同努力克服气候危机。文章回顾了美中此前的气候合作:2014 年 11 月,奥巴马总统和中国领导人在北京会晤并签署了一项声明,承诺两国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共同发挥关键作用,为共同利益建设性合作,并确保即将举行的巴黎峰会取得成功。文章称,当时奥巴马指出“即便是强大的国家,也无法单独应对这一(气候)挑战”(“No nation, not even one as powerful as ours, can solve this challenge alone”)。文章称,在 2015 年 12 月的巴黎气候峰会上,各国代表投票表决出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措施,即防止全球气温上升超过 1.5 摄氏度。2017 年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条约,而拜登于 2021 年又让美国重返该合约。随着中国与美国紧张关系的加剧和佩洛西访台,双边气候合作再度被搁置。此次巴厘岛峰会后,中国领导人同意和美国重新进行气候领域的合作。文章认为,美中两国领导人都认识到全球变暖对国家存续构成了极大威胁,这些威胁包括极端高温的天气、海平面上升、生物灭绝,而未来几年两国需要付出巨大努力来最大限度地减少气候危害。文章称,虽然拜登团队的国家安全战略将与中国竞争描述为对美国安全的更大威胁,并提议大规模动员国家经济、技术和军事资源,以确保美国在未来几十年主导亚太地区,但这一战略将耗费数万亿美元的军费开支,导致美国没有足够资金来应对气候危机并面临与中国不断增加的战争风险。考虑到这些风险,或许现阶段美中两国通过重启气候合作这一绿色外交的方式可以增进彼此之间的信任,从而缓和紧张局势和减少军费开支。文章称,这一方法是令美中两国免于冲突和气候变化的灾难后果的最切实可行的战略。

小结

美国及其盟国媒体在谈到美中气候变化合作时,喜爱将气候变化与美中关系放在一起讨论。部分媒体提到美中气候变化合作与政治分歧之间的冲突,此外也有文章提到美中的科技战、芯片战等经济竞争也将阻碍两国在气候领域的合作。一些报道认为近期的“习拜会”、27届联合国气候大会上美中两国领导人的发言和对于共同对抗气候危机的联合声明展现出积极信号,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呈现了两国紧张关系有所缓解的趋势。此外,报道提出美中关系的缓和将有利于它们在气候变化领域加强合作,共同努力对抗这一全球危机。部分报道强调了在气候变化领域美国和中国合作的必要性。报道称,作为曾经和当下的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美中两国的合作也将积极带动其他国家和地区对于气候变化的承诺和贡献,气候变化协商是两国需要共同肩负的责任,因此美中两国应搁置政治分歧,共同致力于缓解气候变化。同时,亦有观点认为,由于美中之间的政治分歧特别是台湾问题难以调和且具有不确定性,且美方向来不擅处理中国问题,在气候变化领域美国应进行多边合作而非双边合作,这样才能确保更有效率地实现气候合作目标。另有报道回顾了美中两国近十年来在气候变化领域的合作,称中国的气候声明并无实质性内容,对于气候变化的贡献甚微,美方应尽快改变这一停滞现状,更加注重气候合作的实质性进展,而非纠结于两国领导人是否重启气候谈判,抑或双方是否进行了气候领域的积极对话。

Latest from Blog

蓬佩奥眼中的朝鲜领导人

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1月24日在美国出版回忆录《寸步不让:为我热爱的美国而战》。他在会议录里说,他是特朗普总统国安团队里唯一干满四年的官员。韩国媒体对蓬佩奥的回忆录里的一些细节做了报道。

台湾问题:维护和平和保持幻想或是最优解

近日,国际战略与研究中心的白明和布鲁金斯学会的何瑞恩在《外交事务》上发表题为“台湾问题:为何‘无解’是最优解?” 的文章。文章对美国当前应如何处理台湾问题作出一些非常有趣评论。本站将本文主要观点编译成中文以飨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