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朋友,新话题

拜登和中国领导人这些年的交往

11月14日,拜登总统与习近平主席将参加在印尼巴厘岛举行的G20会议,并在此期间举行会谈。

在中美建交之后,拜登总统应该是美国领导人里与中国领导人交往最多的人。《纽约时报》报道说,“据前美国官员表示,自2011年初开始的18个月里,两人在美国和中国至少见了8次面。他们举行正式会晤、一起散步、在一家中国乡村学校投篮,在仅有翻译陪同的情况下,私下共同进餐的时间超过了25个小时。”

比如,2011年6月30日,习近平和拜登在意大利“邂逅相遇”,就中美关系等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了意见。习近平指出,“中美拥有广泛的共同利益,肩负重要的共同责任。发展中美关系符合双方利益,也有利于世界。您在上世纪70年代末就表示,一个崛起的中国是一种积极的进步,体现了一个政治家的远见。奥巴马总统执政以来,您同他一道奉行积极的对华政策,为扩大两国对话、交流与合作作出了贡献。”拜登表示赞同习近平对中美关系的看法。他说,美中关系对美国来说是最重要的双边关系。美认为中国是世界稳定发展的重要因素,中国的成功符合美国的利益,美中之间完全可以实现互利共赢。

2011年8月18日,拜登副总统访问中国,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与他举行会谈。习近平说:“拜登副总统长期致力于推进中美关系,认为中国的成功、稳定和繁荣对两国和世界都有利,我对此表示赞赏。我同样认为,在新的形势下,中美拥有更为广泛的共同利益,也都要承担更加重要的共同责任。中美加强合作符合两国和世界人民的共同期待。中方愿意同美方一道,为中美两个伟大国家的发展做出共同努力。” 拜登表示,他一直钦佩中国悠久的历史文化和中国人民几个世纪以来作出的重要贡献。1979年以来,中国取得的进步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要大。美国要和中国建立更紧密的关系,这一关系对两国具有极大的重要性。之后,习近平陪同拜登到四川访问

2012年2月14日,习近平作为副主席到美国访问,拜登是东道主。两人当天就在白宫举行会谈。习近平指出,“在建设中美合作伙伴关系过程中也会不时遇到各种问题和挑战。双方应有充分信心、持久恒心,始终抓住共同利益这一主线,不要让这样那样的矛盾和分歧左右中美关系大局,要携手走出一条大国之间和谐相处、良性竞争、合作共赢的新型道路。”拜登说,“美中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美中关系的重要性举世瞩目。奥巴马政府团队始终致力于加强与中国的关系,认为一个繁荣、稳定和经济不断增长的中国有利于美中两国,也有利于世界。遏制中国不是美国的政策,既不可取,也不可行。”

2013年12月4日,习近平又在北京与来访的拜登会面。习近平对拜登说,“当今世界并不安宁。中美在维护世界和平稳定、促进人类发展进步方面肩负共同责任,加强对话与合作是两国唯一正确选择。双方要牢牢把握两国关系正确方向不动摇,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积极拓展务实合作,妥善处理敏感问题和分歧,确保中美关系持续健康稳定向前发展。拜登说,“美方对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作出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印象深刻,相信在习近平主席领导下,中国人民一定能够在建设伟大强国的进程中不断迈上新高度。中国保持发展完全符合美国的利益。美方愿同中方完善各种机制,保持经常性对话和交往,加强务实合作,加强两军交流与合作,以建设性方式管控分歧,排除各种干扰,不使其影响两国整体关系。”

2015年9月习近平主席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期间,拜登副总统在美国国务院七楼为其举行大型招待会。

2017年1月18日,习近平主席与即将卸任的拜登副总统在瑞士的达沃斯论坛见面。拜登转达了奥巴马总统对习近平主席的诚挚问候,感谢习近平主席为推动美中关系发展作出的积极努力。拜登说,美中关系是极为重要的双边关系。在21世纪,美中两国的增长和繁荣对世界都至关重要。美方希望美中两国能够继续加深互信、扩大合作。习近平积极评价拜登为促进中美关系和两国人民相互了解和友谊所做贡献,并请拜登转达对奥巴马总统的良好祝愿。习近平还说,三年多来,在双方共同努力下,中美关系沿着正确方向发展,并取得重要积极成果。两国双边贸易、双向投资存量、人员往来均创下历史新高。

2021年就任美国总统后,拜登与习近平有过五次视频或电话交流。

2021年2月10日,就任美国总统三星期之后,拜登与习近平通话

2021年9月9日,拜登总统与习近平进行了“广泛且策略性”的讨论,双方同意在一系列议题上开诚布公地接触。

2021年11月16日,习近平与拜登举行视频峰会,双方就事关中美关系发展的战略性、全局性、根本性问题以及共同关心的重要问题进行了充分、深入的沟通和交流。习近平对拜登说,中美应该着力推动四个方面的优先事项:一是展现大国的担当,引领国际社会合作应对突出挑战。二是本着平等互利精神,推进各层级各领域交往,为中美关系注入更多正能量。三是以建设性方式管控分歧和敏感问题,防止中美关系脱轨失控。四是加强在重大国际和地区热点问题上的协调和合作,为世界提供更多公共产品。

2022年3月18日,两人在俄乌战争爆发后通话

2022年7月28日,在美国议长佩罗西访台之前,两位领导人第五次线上交谈。

11月14日的“习拜会”全球瞩目。

拜登在11月10日的记者招待会上说,他将与习近平就台海问题“进行对话”,同时重申美国的对台政策“完全没有变化”。白宫的官员还说,拜习峰会还将讨论乌克兰战争、朝鲜近期的导弹和核武活动、抵御气候变化的努力以及其他双方可能可以合作的议题。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说,“中美关系保持稳定发展,符合双方利益,也是世界各国期待。我们希望美方真正本着相互尊重精神,同中方相向而行,为维护世界稳定和发展发挥负责任的作用。”

这次见面会有什么看点呢?

首先,这是老朋友再度相会,不是陌生人首次相逢。然而,在他们过去的互动和今天的再聚期间,中美关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在他们百感交集之时,不知会不会反省各自对下滑的双边关系所负有的责任。

其次,这次“邂逅”发生在两国刚刚经历的一次国内大事之后,及中国的“20大”和美国的中期选举,“20大”确定了中国高层领导人的连续性,中期选举稳定了民主党继续执政的局面,两位领导人大概都有“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感觉。心情好,也许更容易谈出一些具体内容。

第三,虽然从2021年2月到2022年7月起,两位领导人平均每个季度就有一次联系,但因为不是面对面,他们或许根本就不知道对方对双边关系的真实看法。这次会面是他们“交换底牌”或者“划下红线”最好的机会。他们可以也必须“谈心”和“交心”,而不是照本宣科。

第四,拜登是自50年前尼克松访华以来美国总统中对台湾问题的历史沿革最烂熟于心并对美国介入台海冲突表态最为决绝的总统。与此同时,拜登也一直强调美国不寻求与中国发生冲突并要为中美竞争加上护栏。中国领导人可以当面请拜登就美国对台海问题的底线做出清晰的表述,因为对中国来说,外部势力介入两岸的统一大业就意味着战争。对拜登来说,他也可以让中国领导人解释北京将会如何在国内和国外推进人类的共同价值。

最后,两位领导人在就台海问题达成一定程度的共识后应该讨论能否落实中方提出的双边关系的三个确定性,即中美必须和平共处、共同致富和一起应对全球挑战。这三个确定性与美国提出的“可以合作、敢于竞争和不怕冲突”有本质不同。如果中方坚持双边合作必须以华盛顿放弃围堵为前提,而美方则认为合作与竞争、围堵可以齐头并进,那目前已经失控的双边关系会继续恶化并可能滑向武装冲突。两位领导人在峰会之后应该任命各自的特使就中美在今后几年如何相向而行举行定期或不定期的谈判,并确认下次举行首脑峰会的时间。

相对来说,中国在今后五年不会发生太大的政策变化,而美国再过两年又会有一次确认下任总统的大选,“鹿死谁手”不得而知。因此,今后两年是稳定双边关系、捍卫印太和平、促进全球发展的决定性时段。

巴厘峰会是两个大国彰显自己负责任风范的开始。

Latest from Blog

鲍盛刚:美国还能主宰世界多久?

现在,一种普遍的观点认为全球化已经终结。世界将再次进入新冷战,美国又回来了,大西洋联盟又回来了,美国将再次领导世界。那么,事实果真是如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