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对特朗普的中国观影响最大? ——影响对华认知的美国人(3)

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是美国著名国防政策顾问,前政府高级官员,自2014年以来,他一直担任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中国战略研究主任。在任职于哈德逊研究所之前,他曾在美国国防部和美国参议院担任过多个职位。他是美国对华“鹰派”的代表人物,被称为“中国鹰”(the China hawk)。他也是特朗普对华强硬政策背后的关键人物,特朗普称其为中国问题的主要权威”(the leading authority on China),并于2020年底任命他为美国国防部国防政策委员会主席。

生平

白邦瑞于1945年出生于加利福尼亚州,先后就读于斯坦福大学与哥伦比亚大学,分别获得历史学士学位与中国研究博士学位。在哥伦比亚大学攻读博士期间,白邦瑞师从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和米歇尔·奥克森伯格(Michel Oksenberg)(前者后来是卡特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后者是布热津斯基的国安会中国事务的负责人),卡特总统1978年12月做出与中国邦交关系正常化的决定与他们的影响息息相关。

博士毕业之后,白邦瑞于1969年到1970年在联合国担任助理政治事务干事(Assistant Political Affairs Officer)。1971年到1972年,他担任台湾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的博士论文研究员。1973年到1977年,他担任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社会科学部的分析师。1978年,他担任哈佛大学科学与国际事务中心的研究员。

1975年至1976年,作为兰德公司的分析师,白邦瑞在《外交政策》杂志(Foreign Policy)与《国际安全》期刊(International Security)上发表多篇文章,建议美国与中国建立情报和军事关系,以平衡苏联势力的扩张。美国当时的政要里根、基辛格和施莱辛格都支持他的观点,他的一些想法后来成为卡特和里根政府时期的美国对华政策的基础。

白邦瑞的仕途并不一帆风顺。1978年,白邦瑞来到华盛顿就职于参议院预算委员会(Senate Budget Committee)。然而,仅五个月后,白邦瑞由于主张让日本在美日同盟中发挥军事作用,与时任美国驻日本大使的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迈克·曼斯菲尔德(Mike Mansfield)发生冲突,随后被预算委员会解职。两年后,他进入行政部门,成为刚刚当选总统的里根过渡团队中美国军备控制与裁军署(the U.S. Arms Control and Disarmament Agency)的代理主任。虽然他希望在里根政府获得一份长期稳定的工作,但由于该机构的发展方向并不确定,他又突然被解职了。直到1984年,白邦瑞终于如愿以偿成为负责政策规划的国防部副部长助理(Assistant Under Secretary of Defense),负责实施被称为里根主义(Reagan Doctrine)的秘密反苏战计划。

1986年,因为被指向媒体泄露了美国计划向安哥拉反马克思主义叛军提供毒刺导弹(Stinger missiles)的信息,白邦瑞被国防部解职。白邦瑞本人否认他泄露了任何秘密。对他被解职的另一种说法是他在五角大楼的“青云直上”遭人嫉妒,被人“暗算”。

1992年,老布什总统任内,白邦瑞重返联邦政府,担任国防部长办公室亚洲事务特别助理(Special Assistant for Asian Affairs in the Office of the Secretary of Defense),向净评估办公室主任安德鲁·马歇尔(Andrew W. Marshall)报告。

在白邦瑞离开政府之后,马歇尔资助了白邦瑞对中国作为军事对手的研究。白邦瑞先后是美国外交关系协会(the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国际战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的研究员。

白邦瑞自2014年至今担任保守派智库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中国战略研究主任,该研究所通过对国防、国际关系、经济、医疗保健、技术、文化和法律的跨学科研究,挑战传统思维,帮助管理向未来的战略过渡。特朗普2016年当选总统之后,白邦瑞又进入他的过渡团队。

主张

白邦瑞的思想和主张对美国对华政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的三本关于中国的专著体现了他对中国战略文化的犀利分析。其中最近(2016年)的一本,即《百年马拉松——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全球超级强国的秘密战略》(The Hundred-Year Marathon: China’s Secret Strategy to Replace America as the Global Superpower),入选2017美国特别行动司令部指挥官阅读排行榜,在《华盛顿邮报》畅销书排行榜上名列第一。白邦瑞的其他两本著作分别是《中国对未来战争的看法》(Chinese Views of Future Warfare)和《中国对未来安全环境的辩论》(China Debates the Future Security Environment)。

《百年马拉松》的主要论点是中国有一个长期的秘密计划,即在2049年之前取代美国成为全球霸主。白邦瑞声称,中国的战略是一种微妙的、欺骗性的诡计,其依据是中国古代关于战术的著作,如《孙子兵法》,而不是直接的军事对抗。他表示,中国在时机成熟前会韬光避晦,假装软弱;机会一旦来临,会突然采取行动。

白邦瑞从尼克松任期开始,一直在美国政府中断断续续地从事中美关系方面的工作。他反复表示,基于他接触到的内部信息和对中文的精通,他认为到华盛顿未能领悟中国的真正意图。在过去的40年里,中国的鹰派在北京的领导下,操纵美国的政策制定者,以获得情报和军事、技术和经济援助。中国鹰派向所有领导人灌输的一项计划,该计划被称为百年马拉松,目的是为被殖民的屈辱历史复仇,在20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一百周年)之前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经济、军事和政治领袖。白邦瑞指出,西方国家很少有人了解勾践卧薪尝胆的故事,但当他询问一些将卧薪尝胆作为信条的中国学者时,其中一位说:“如果你想控制整个世界,最好不要表现得雄心万丈。如果你看上去有什么目的,你就会暴露。”白邦瑞认为,中国目前正是在卧薪尝胆,在下一盘百年之后赶超美国的大棋。

白邦瑞称,过去的几十年,美国非但没有发现中国的意图,还给予了中国发展的援助。美国对中国发展的援助并不局限于学术文化交流,而是有意集中在军事技术和工程方面。它为中国提供了主要的武器系统,以加强其陆军、海军和空军,甚至帮助中国扩大其海军陆战队。它还扩展到基因工程、智能机器人、人工智能、自动化、生物技术、激光、超级计算机、空间技术和载人航天等领域。白邦瑞指出,过去几十年不断扩大的对华援助计划的背后,是美国商界领袖渴望保持与中国日益增长的关系和商业机会,因为中国几乎肯定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新兴市场。

然而,白邦瑞指出,美国对中国有一些错误的假设,包括:与中国的“接触”将促使北京在广泛的政策问题上与西方合作;中国正在走向民主制度;中国政权过于脆弱;中国想效仿美国的模型;以及中国的鹰派并不强大。白邦瑞主张,美国应当对中国的意图有清晰的认识,纠正对中国的一些错误的假设。他呼吁美国对中国实施一种更强硬、更具竞争力的战略,以应对中国的“百年复仇计划”。

《百年马拉松》这本书并不是白邦瑞对中国国家机密的揭露;相反,它是白邦瑞在认识到中国鹰派的主张是中国地缘政治思想的主流的基础上,对美国与中国关系的回顾。他的论证主要来源于他对美国对华情报的接触和与中国政府官员和学者的持续和密切联系。据说,对白邦瑞影响较大的是前中国国防大学大校刘明福于2010年发表的专著《中国梦:后美国时代的大国思维与战略定位》。白邦瑞的专著发表之后受到美中两国的广泛关注,引发了激烈的讨论,其中不乏一些质疑,尤其是鉴于中国宣称希望通过“一带一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20国集团等各种倡议和机构,与世界实现双赢和共同繁荣。中国和平崛起观点的支持者认为,北京最近的举动只是长期以来呼吁中国在国际社会中发挥更大、更积极作用的证明。

白邦瑞在《百年马拉松》里指出,美国之所以没有及时察觉中国的计划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美国不了解中国的战略文化。然而一些中国问题专家反驳了他的这一观点,称五角大楼、学术界和美国智库从不缺乏研究中国战略文化的专家。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弗里曼中国研究主任的白明(Jude Blanchette)指责《百年马拉松》的内容“虚伪、不诚实、懒惰或三者兼而有之”。他批评白邦瑞没有提供所谓中国要全球霸权的秘密阴谋的证据,《百年马拉松》充斥着未经证实的说法和概念上的谬误。他指出,白邦瑞提出的许多主张都依赖于与中国军方鹰派、叛逃者和中国政府高级官员以及美国情报官员的私下对话,而这些非公开的谈话使他的说法无法证实。同时,白明认为中国的领导层和战略家们大量应用战国时期思想的主张站不住脚。他讽刺道:一个长期神秘而古老的文明,正在利用它遥远的过去,实施一项秘密的全球霸权战略,除了极少数局外人,包括白邦瑞,其余所有人都不知道,这是非常“有趣”的。尽管《百年马拉松》饱受争议,但毫无疑问的是,白邦瑞正确地断言,中国对美国在当今世界的地位构成了到目前为止最大的挑战。

影响

作为美国鹰派的代表人物,白邦瑞对美中关系和美国对华政策有举足轻重的影响。白邦瑞对美国几次对华政策的重大改变发挥了部分影响。1973年秋天,白邦瑞提交了一份机密备忘录,提出了美国可能与中国建立军事关系的新想法。这是美国为了遏制苏联打“中国牌”想法的起源,即美国可以利用中国来获得对苏联的冷战优势。这一想法最终主导了美国对与中国的新关系的思考。1975年,白邦瑞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一篇备受讨论的文章中首次提出了与中国进行武器销售和建立广泛的美国军事安全关系的想法。他的文章后被作为备忘录分发给国家安全委员会、国防部和国务院的十几位高级官员。最终,卡特总统肯定了白邦瑞的想法并将其付诸实践。之后,白邦瑞于1997年至2007年出版了关于中国对未来战争看法的研究报告和两本专著。白邦瑞的研究结果被添加到国防部长2002年至2005年提交给国会的中国军力报告中。

然而,不仅是他的著作《百年马拉松》,白邦瑞本人也备受争议。他的批评者们评价他为自私自利的操纵家、战略忽悠家。他们认为白邦瑞的作品夸大了一小部分中国军方官员的思想和著作,比如国防大学前研究人员刘明复的专著《中国梦》。即使是白邦瑞的追随者也注意到他为自己的观点辩护的激烈程度。克林顿政府期间,美国国防部亚洲事务负责人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表示:“白邦瑞在让中国对美国的态度浮出水面方面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但就像所有的辉煌一样,也有一丝疯狂。”

白邦瑞对中国的态度,从最开始的“熊猫拥抱者”(panda hugger)到怀疑与防备,与华盛顿和北京的关系变化如出一辙——从1970年代的外交升温,到后天安门时代的震惊和幻灭,再到如今日益加剧的经济和政治紧张。这并不是巧合:无论是在公开场合,还是在制定政策的幕后,白邦瑞都一直在塑造美国官方对中国的看法,即中国是世界上崛起最快并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最大潜在威胁的大国。

Latest from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