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才流失:华人学者正加速离开美国

【编者按】Eliot Chen于《The Wire》杂志发表了题为“美国人才流失“(Americas Brain Drain)的文章(点击阅读全文),提出受美国联邦调查局发起的“中国行动计划”影响,中国学者普遍感到不安,留美意愿大幅降低。文章认为这一趋势对美国的竞争力十分不利,美国政府需要缓解中国学者的不安情绪。

“中国学者正以越来越快的速度离开美国,这表明美国对中国一些最聪明的人才的吸引力正在减弱。”这一发现来自普林斯顿大学、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进行的一项新研究。该研究调查了在美国的华裔科学家,并收集了他们在学术期刊上发表的文章数据。研究结果表明,中国出生的学者正被恐惧所笼罩:近四分之三的受访者表示,作为美国的学术研究人员,他们感到不安,而美国政府对华裔研究人员的调查是不安感的首要来源。文章指出,这一现象应该引起华盛顿的警惕,因为它正与北京在科学和工程的专业知识方面进行竞争。今年8月通过的《芯片与科学法案》(CHIPS and Science Act)等雄心勃勃的立法,开启了政府对科学研究的投资浪潮,但愿意接受资助的人才可能在不断减少。

恐惧和不安

1993年,一个研究小组对中国留学生进行了一次调查,作为对中国 “人才流失 “到美国的研究一部分。由于政治动荡,华盛顿向任何在美国的中国大陆公民提供了永久居留权。然而,尽管当时中国的政治和经济状况堪忧,几乎三分之一的受访学生表示希望最终返回中国。但在随后的几年里,在美国学习的学生人数激增,绝大多数中国学者选择在完成博士学位后留在美国。根据国家科学基金会的数据,2020年,大约五分之一的美国博士学位授予了来自中国的留学生。从2005年到2015年,中国博士在美国的“留美率”为87%。

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教授谢宇说:“(美国大学)的结构有利于年轻学者。”他解释了职业生涯早期的研究人员更喜欢在美国而不是中国起步的原因:“(美国)等级制度较少,是一个任人唯贤的地方。它有同行评审系统,而不是受国家控制。”他说。

很少有留在美国的学者只关心自己的职业发展:在最近的调查中,绝大多数受访者(89%)表示希望为美国在科学和技术领域的领导地位做出贡献。被邀请参加调查的人包括所有被认定为美籍华人的学术人员;他们不一定是中国公民。过去两年的趋势表明,受过美国培训的中国科学家可能正在重新考虑他们的选择。谢宇教授和他的合著者从学术期刊上收集数据,以确定哪些中国学者离开了美国大学而进入中国的高等学府。结果显示,在过去十年中,回国的华人科学家数量有所增加,部分原因可能是中国对研科研经费的不断增加。但从2020年开始,回国人数激增,当时恰逢新冠肺炎大流行,以及美国对与“中国行动计划”(the China Initiative)有关的华人学者的起诉增加。“中国行动计划”是特朗普执政是由美国司法部启动的一个项目,旨在打击华裔在美国窃取知识产权和其他情报的活动。批评人士和民权组织认为,“中国行动计划”不仅具有极强的种族歧视性,而且以国家安全为由起诉那些可能仅仅违反了某些行政规定的华裔学者。,今年2月,美国司法部宣布终止该项目,但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依然在做之前在在“中国行动计划”大旗下所做的事。上个月,一名联邦法官否决了对堪萨斯大学(University of Kansas)教授陶丰(Franklin Tao)大部分指控;另一位教授,南伊利诺伊大学(Southern Illinois University)的肖明庆,上个月因纳税申报表错误被判缓期执行一年。

专家表示,”中国行动计划“显然已经造成了损害。“对外国学者的担忧并没有消失,”同样在普林斯顿大学从事机械和航空航天工程研究的琚诒光教授说。他今年参加了与白宫举行的会议,并在会上分享了华裔学者的担忧。“(政府)仍在调查华裔美国学者…不过,取消”中国行动计划“是积极的一步。”

在接受调查的华裔科学家中,约有60%的人打算移居国外,这表明越来越多的学者离开美国的趋势可能会继续下去。但并非所有受访者都打算返回中国,表示有意移居亚洲和非亚洲国家的受访者人数大致相当。

竞争的后果

近一半的受访者表明,他们打算避免申请联邦科研经费,这是“中国行动计划”留下的令人寒心的另一个后果。许多在该项目中被起诉的科学家被指控在申请联邦科研经费时违反了相关的行政规定,比如没有申报自己在他国的收入。在那些表示有意避免申请联邦科研经费的人中,84%的人表示害怕 “因表格和信息披露的错误而承担法律责任”,而65%的人表示“害怕与中国研究人员的合作会使我受到怀疑”。已经有迹象表明,华裔科学家对政府资助望而却步:近年来,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资助的提案数量下降了17%,但来自华裔研究人员的提案的降幅却高达28%。华裔科学家不愿意申请联邦资金,尽管当前国会刚刚授权为科学研究提供数千亿的联邦资金:国家科学基金会是联邦科研拨款的主要分配机构,根据8月通过的《芯片与科学法案》,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获得了810亿美元的拨款——增加了40%。国家科学基金会的资金将被送到申请者手中,但其拨款申请的下降可能会损害其促进最具创新性研究的目标。华盛顿特区智库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美中技术竞争研究员Emily Weinstein表示,“这对美国的竞争力来说非常令人担忧。政府机构需要做一些事情来安抚研究人员,无论是对执法部门调查和起诉过程培训的改善,还是对科研人员如何识别什么是利益冲突。”

Latest from Blog

鲍盛刚:美国还能主宰世界多久?

现在,一种普遍的观点认为全球化已经终结。世界将再次进入新冷战,美国又回来了,大西洋联盟又回来了,美国将再次领导世界。那么,事实果真是如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