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盛刚:对中美关系的另类解析

作者简介:鲍盛刚,曾获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本科国际政治硕士,曾获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比较政治学硕士,任教华东师范大学国际政治研究中心,后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习国际关系。兴趣:全球化与国际关系民主化。

目前,对中美关系最普遍的一种解析是,中美关系是守成大国与新兴大国之间的矛盾与博弈,由此中美注定一战。但是,事实上对于中美关系,我们也可以这样解析,中美关系的变化实际上是国际社会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矛盾的一种表现,即原有以美国为主导的上层建筑已经不适合经济基础的变化,但是美国不愿自动退出历史舞台,而是逆势而动,试图阻止历史发展的车轮。中国则顺势而为,不仅抓住了经济全球化的机遇,并且正在成为推动国际政治民主化发展的主导力量。

恩格斯认为马克思有两大发现,一是发现了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二是发现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内在矛盾及其内在规律。即认为:1.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2.上层建筑又反作用经济基础;3.由于经济基础的变化,必然导致上层建筑的变化;4.变化表现为革命;5.由此人类社会经历了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社会;6. 人类历史就是一部阶级斗争史;7.资本主义社会是人类历史上最后一个阶级社会,由于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必然导致无产阶级革命,进入社会主义社会。同样,国际社会是人类社会的一种形式,马克思发现的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同样适用于国际社会,即:1.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2.上层建筑又反作用经济基础;3. 由于经济基础的变化,必然导致上层建筑的变化;4.变化表现为战争;5. 由此国际社会经历了帝国时代,大国霸权时代,而大国霸权时代又可以分为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维也纳体系,凡尔赛体系,雅尔塔体系,目前处于一个变化的时期,最后将进入国际社会民主化时代;7. 国际社会的历史就是一部战争史,每一个体系源于战争,又终于战争。8. 目前中美关系实际上是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矛盾的表现,美国有上层建筑,但是经济基础已经瓦解,所以难以维持霸权。中国有经济基础,但是没有上层建筑。美国将是最后一个霸权国家,中国将开启国际社会民主化时代。

美国衰退就如中国崛起是当今世界的一个时髦话题。但是,事实上美国衰退从上世纪70年代中期就已经开始。对此已故美国国际政治经济学家罗伯特·吉尔平在其《跨国公司与美国霸权》一书中就曾经分析到,美国的跨国公司既是二战后美国权力的体现,但同时也是美国在上世纪70年代走向衰退的根源。在战后很长一段时期内,美国主导跨国公司的发展,对外投资被当作是美国的一项国家战略,美国出台了一些激励跨国公司走出去的政策,以此促进西欧,日本地区的经济复苏。但是,随着技术向第三世界与其他发达国家的传播,美国的跨国公司有助于这些国家振兴经济,从而使这些国家缩短了与美国的权力差距。如此一来,美国外交政策的初始目标将随着跨国公司的增多而失效。所以,吉尔平建议美国用贸易或者援助的方式,而非对外直接投资去拓展经济交易。美国应该改革内部经济结构,改变公共政策方向,加速产业的转型升级,“腾笼换鸟”,鼓励投资国内,而不是投资海外。显然,美国并没有接受吉尔平的建议,以至于在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而这又能怪谁呢?

目前,中美贸易纷争可以说是上世纪70年代中期以后,美国与日本和欧洲国家贸易纷争的继续。尽管当时的美日贸易战使日本陷入了长期的迷失,以至于失去了将近30年,而且还将继续下去。但是,美日贸易战并没有导致出现产业与企业大规模地回流美国,相反而是更大规模地流向中国与新兴经济体国家。30多年前,美国与西方国家是经济全球化的倡导者与推动者,而产业转移被认为是一条“微笑曲线”。曲线两端朝上,在产业链中附加值更多体现在两端,设计和销售,处于中间环节的制造附加值最低。微笑曲线中间是制造;左边是研发,属于全球性的竞争;右边是营销,主要是当地性的竞争。显然,在这条微笑曲线中,微笑的是美国与西方国家的大型跨国公司,因为它们控制了两头,由此控制了利润,而至于中国与新兴经济体国家作为制造加工中间环节,实际上是为它们打工而已。所以,当时美国与西方国家大多数人对于产业转移与中国制造不屑一顾。但是,30多年后,“微笑曲线”突然变成了“哭泣曲线”,美国与西方国家认为是中国抢走了他们的饭碗,掏空了他们的制造业,是中国剥削了他们。中国“吃亏”变成了美国“吃亏”,这又是因为什么呢?究其原因,我们不难看出,美国企业是中美贸易的最大赢家,他们在中国赚得盆满钵满,所以对他们来讲中国是机遇,绝对不是威胁。但是,问题是他们在中国获得的利润并没有惠及美国社会,相反是以牺牲美国社会和国家利益为代价的,一方面由于将产业外包或者转移到中国,导致美国自身产业的空洞化,就业机会的流失,中产阶级的贫困化。另一方面随着产业外包与转移到中国,然后又将产品运回美国销售,尽管产品价格是降低了,这有利于消费者,但是美国与中国的贸易逆差却上升了。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中国成了世界工厂,美国变成了能源与农产品出口国,这一变化又进一步加速了世界权力中心的转移。对此就如美国一些政客所讲,如果继续以此下去,那么在不久未来美国将成为中国的藩属国,中国将不费一枪一弹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的陀螺仪,就如同历史上美国取代大英帝国那样,而且中国会比美国干的更漂亮。

上世纪初畅销书《世界的美国化》作者威廉·斯迪德认为尽管在19世纪美国处于英国统治之下,但是随着美国的崛起,英国未来的经济将与美国息息相关。当时欧洲人惊呼“美国入侵”,牢骚满腹的抱怨每天早晨每一位普通公民都在美国制造的闹钟声音中醒来。从产自美国新英格兰的床单上爬起床,用纽约的肥皂和扬基安全剃须刀刮脸。然后穿上产自西卡罗来纳的袜子,在外面再蹬上一双波士顿长靴,系紧康涅狄克州产的背带裤,等等,欧洲人发现生活已经离不开美国制造。英国首相威廉·格兰斯顿1878年就预言美国在商业地位上超过英国是无法避免的,他讲到:“当我们还在为自己的快速发展洋洋自得的时候,美国人已经在一路小跑超过我们。” 那么,美国为何会超过英国呢?原因之一是英国人和英国公司每年都将他们一半以上的存款投资到美国,这甚至超过了他们对自己国家的投资。虽然这些投资带来的收益使英国每年的国民收入得到增加,但是这些投资本身让美国企业完成了现代化,美国在一夜之间从以农耕为主的社会成为以工业为主的都市化社会,成为举世瞩目的经济成功的象征。对此情景我们并不感到陌生,只是目前被抱怨的和被羡慕的主角是中国而不是美国。

无疑,中国崛起及其世界影响力的基础在于经济全球化,一是因为改革开放政策,融入世界经济秩序,抓住了全球化的机遇,由此在不经意间顺势而起。二是中国不仅抓住了经济全球化的机遇,而且顺势而为,正在成为新一轮经济全球化的推动者,其标志就是“一带一路”。英国地缘政治学者哈尔福德·麦金德曾经讲到“哥伦布地理大发现的最大历史意义在于将地球翻转过来,令我们看到了包含欧洲,亚洲,非洲以及南北美洲在内的陆半球,更重要的是,不列颠大致处于该半球最显眼的地方。”显而易见,地理大发现的意义不仅在于地理发现,更重要的是在于商业贸易与经济发展机遇的发现。与此对比,可以说中国“一带一路”的构想堪称人类历史上第二次地理大发现,它的最大历史意义在于它又将地球翻转了过来,令我们看到了已经沉睡了500年的欧亚大陆,更重要的是,中国又回到了最显眼的地方。中国不仅是过去30年里全球化的最大赢家,并且正在成为21世纪全球化的主要引领者。显而易见,目前世界体系正处于新一轮的转变与过渡时期,由此各国也都在这种转变中寻求最有利于自己的位置。美国历史学家贡德·弗兰克把它比作为抢椅子的游戏,因为椅子位置不同,国家的命运也不同,位置决定命运。

Latest from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