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避免台湾战争

【编者按】 美国资深学者柯庆生(Thomas J. Christensen)、傅泰林( M. Taylor Fravel)、葛莱仪( Bonnie S. Glaser)、 黎安友(Andrew J. Nathan)、和白洁曦(Jessica Chen Weiss)于今年10月13日在《外交事务》共同发表了题为 “如何避免台湾战争” (How to Avoid a War Over Taiwan)的文章(点击这里阅读全文)。

专家们指出,战争爆发就如同零和博弈,在台湾问题愈发严峻的局面下,应竭力降低其发生的可能性。专家们构想了维稳的蓝图,即美国、大陆、台湾三方在相互威胁相互信任基础上的达到权力制衡,维持长久以来斗而不破的微妙局势。尤其美国方面应采取维护两岸关系稳定的稳妥策略,通过扩张战略部署和巧妙利用战略影响力提升其自身发出威胁和提供保证的可信度,并大力支持和平解决争端。以下是本站对该文的编译。

随着北京和华盛顿在台湾问题上的紧张局势加剧,各方的战略家似乎都忘记了美国博弈理论家托马斯·谢林多年前的教导:若要阻止对手采取我方不希望的行动,就需要兼顾自身发出威胁和提供保证的可信度。我们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美国分析家和官员选择了放弃长期以来的 “战略模糊 “政策,转而支持 “战略清晰”,即无条件地承诺在中国大陆进攻时使用军事力量保卫该岛。自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一些评论家主张正式承认台湾为主权国家,甚至呼吁在台湾长期(和大量)部署美国军队。负责印度太平洋安全事务的助理国防部长埃利·拉特纳曾暗示,美国永远不能允许北京控制台湾,因为这终将致使美国无法保卫亚洲的其他盟友。

然而,如果美国支持台湾与大陆永久分离这一决策,更有可能挑起大陆对台湾的攻击。我们知道,成功的威慑由可信度的两个要素构成:威胁和保证。可信的威胁意味着让对手明白实施被禁止的行动将付出的可怕代价以及当局为了承受代价所必须面对的政治的后果。可信的保证意味着以信任为准则,如果没有做出被禁止的行为,目标国就不会付出代价。

一个前提是:避免台湾海峡的战争需要台湾、北京、华盛顿三方都受到威慑。至少需要:首先,阻止台湾宣布正式独立;其次,阻止华盛顿承认台湾为独立国家或恢复与台湾的正式联盟;再次,阻止北京对台湾使用军事力量逼迫其统一。综上,如果各方如同四十年以来一样继续维持平衡,就不会有任何一方遭受毁灭性的损失。但不幸的是,不断加剧的紧张局势使这一微妙的安排变得更加脆弱。

分崩瓦解的威慑力

自特朗普政府执政以来,各方的威慑力已经开始瓦解。台湾在当下才获得能够使它抵挡住几周攻击的机动武器,值得一提的是,台湾的武力威胁直至今日都没有足够可信过。与此同时,台湾不会宣布独立的保证可信度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弱了。即使大多数台湾公民仍然支持维持两岸关系现状的政策,支持台湾最终独立的人口比例仍然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台湾总统蔡英文执政的民进党不再主张该岛正式独立,而是宣称正式称为中华民国的台湾已经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在野的国民党方面也坚持认为,中华民国一直都是拥有独立主权的国家。它已经从主张最终与中国大陆统一,转变为尽可能地保持台湾的事实自治权。

另一方面,北京的态度也越来越不稳定。长期以来,中国大陆一直能够威胁并宣称如果台湾宣布独立,北京将对其打击以造成严重的军事和经济后果。现如今,在北京已经建立了独立的军事能力的情况下,如果美国介入台湾海峡两岸的冲突,它完全能够可信地威胁要对美国施加这种打击。但北京并未能够向台湾保证,不走向永久分离或独立的做法会得到北京克己行为的回报。相反,北京大大增加了对台湾的军事压力,并警告说如果对台湾不能实现和平统一,它将发动攻击。北京没有明确提出必须实现统一的最后期限,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统一台湾是实现其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想的先决条件。

在过去,如果大陆攻击台湾,美国能够可信地提供军事威胁。即使北京的领导人相信他们最终会取得胜利,这样做的代价似乎也非常高昂。此外,华盛顿还以残酷的经济制裁的作为威胁。多届总统任期内一贯坚持的 “一个中国”政策也意味着美国 “不挑战 “台湾属于中国的立场。华盛顿能够向北京保证,如果它不对台湾使用武力,美国就不会支持台湾独立,同时也不会恢复类似于1954年美国和中华民国之间的共同防御条约,该条约在1979年作为北京和华盛顿关系正常化协议的一部分被终止。

现如今,美国的威胁和美国在台湾海峡的保证的可信度都在某种程度上削弱了。中国大陆的军事现代化,特别是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不仅使台湾,而且使可能协助台湾防御的美国前沿部队面临新的风险。例如,中国大陆的导弹、潜艇和网络能力使现在的美国海军舰艇,包括航空母舰,以及美国飞机、美国太空资产和美国在西太平洋的大型军事基地,如日本和关岛的军事基地面临危险。这些新的弱点使人怀疑美国是否能进行有效的干预以保卫该岛。在保证方面,华盛顿支持台湾与中国大陆永久分离或与该岛恢复类似联盟关系的言论越来越多,从而使得北京担心等待两岸分歧的和平解决只会导致永久丧失台湾。

应更注重实质意义而不是象征意义

为了维护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美国必须恢复其威胁和保证的可信度。这意味着如果大陆攻打台湾,它便威胁北京会付出的代价;而倘若大陆不攻击台湾,它便承诺大陆的利益不会遭到损害。为了提升威胁可信度,美国必须重新考虑其在东亚的军事态势。与其依赖脆弱的航空母舰和几个大型的集中的空军和海军基地,华盛顿更应该采取更机动、更分散、更有弹性的部署,促使北京更难发动攻击和摧毁。这种战略通常被描述为 “主动拒绝”,它能够使中国大陆无法对台湾取得廉价且快速的军事胜利。

美国已经在朝这个方向发展,包括采用新型海陆空和海军陆战队的战略模型,以及采购大量远程反水面和反舰导弹。但是,美国军队还必须在目标地区获得更多的行动地点,加固其现有设施以减少其对对手先发制人打击的脆弱性。美国应该在该地区预先部署弹药和其他物资,使其军事供应线不那么脆弱。

为此,美国应该继续向地区盟友重申和平、稳定的两岸关系对他们的益处,以及这就是为何他们应该为美国的温和、负责任的战略作出贡献,以阻止大陆的好战行为。至少,美国军队需要更大程度进入日本境内更多分散的军事地点。这会导致其态势更有弹性,更难成为目标。但它可能也需要在进入其他国家,例如说在菲律宾的机会。在可能的范围之内,美国还应该尽力加强与盟国的合作,以防在台湾问题上发生冲突时应急需要各方联合或协调军事调度。同时,华盛顿应为继续开展全球外交做出努力,并且向北京强调一旦发生冲突它将付出的经济和外交代价。

台湾在阻止中国大陆的攻击方面也可以发挥重要作用。它必须证明自己有能力在封锁期间保持弹性并让入侵的大陆部队付出高昂的代价。台湾应该建立更深层次的战略资源储备,如燃料和粮食,以防北京选择封而不是入侵该岛屿。美国应该继续向台湾施压从而建立更强大的、可移动的海岸防御系统和防空系统,必要的时候能将自己变身成一只 “豪猪”,让入侵的中国大陆军队发出哀嚎。与乌克兰不同的是,台湾与美国的盟友有陆地边界,一旦发生冲突,美国将很难再补给。出于这个原因,台湾必须提前储备与运用需要的武器进行演练。它还必须扩大其民防能力,既要对入侵的军队构成严峻的防御威胁,又要在封锁期间向公众分发基本资源。如果台湾不自卫,美国就不能协助保卫台湾。

但是光拥有足够的威胁可信度并不足以防止战争。美国还必须恢复保证的可信度,确保台北和北京都明白,它的目标不是一个独立的台湾,而是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它还需要阐明的是,它不支持台湾独立和反对任何一方单方面改变现状的声称,并接受中国大陆和台湾和平协议的任何结果。长期以来这一直是美国的官方立场,可偏偏华盛顿的政治领导人的一系列声明和遗漏使美国的立场受到怀疑。有时美国当局的行动也与这些声明相违背。因此,拜登政府在台湾问题上的言论和行动应该比迄今为止的一切更有纪律性和一致性。高级官员不应该把台湾称为一个国家,也不应该说台湾可以单方面声称决定独立,就好像与美国没有任何关系。美国应该明确表示,即使它力促台湾加入不要求成员为独立国家的国际组织,参与政府间组织,如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民用航空组织,或者参与加强美台经济关系的双边贸易和投资协议的谈判,它并不追求台湾的主权地位。拜登政府应继续为北京与台北的民选领导人进行直接讨论施加压力,以此寻求一个台湾人民认可的两岸分歧的长期解决方案。

美国还应该避免毫无必要地激怒触碰北京的象征性政治姿态,而需要把重点放在让台湾和在亚洲前沿部署的美军更强大和更有韧性的实质性措施上。这意味着美国官员和政治家,包括美国国会议员和竞选者,应避免对台湾发表政治上有利但战略上有害的言论。最近要求美国明确对台防务承诺的呼声对提高美国威慑威胁的可信度毫无帮助,因为北京已经预料到华盛顿会干预两岸冲突,尽管不知道华盛顿会以多大的力度或多高的效率这样做。然而,美国的无条件防卫承诺可能会削弱保证的基本威慑力度,因为它似乎恢复了美国和台湾之间实质上的联盟关系,从而为岛上未来主张司法独立的政治家提供了一张空头支票。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呼吁正式承认台湾是一个主权国家或要求在和平时期在岛上驻扎大量的美国军队政策被采纳,两岸冲突的可能性将加剧。

【文章作者简介】Thomas J. Christensen (柯庆生): 哥伦比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中国与世界项目主任,曾任美国东亚与太平洋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
M. Taylor Fravel(傅泰林): 麻省理工学院阿瑟和露丝-斯隆政治学教授和安全研究项目主任。
Bonnie S. Glasser(葛来仪): 美国智库 “德国马歇尔基金会” 亚洲计划主任。
Andrew J. Nathan(黎安友): 美国汉学家,哥伦比亚大学政治系教授、东亚研究所主任,1919级政治学教授。
Jessica Chen Weiss(白洁曦): 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小组成员,康奈尔大学中国和亚洲太平洋项目研究教授,外交关系委员会的研究员,在过去一年在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局挂职。

Latest from Blog

鲍盛刚:美国还能主宰世界多久?

现在,一种普遍的观点认为全球化已经终结。世界将再次进入新冷战,美国又回来了,大西洋联盟又回来了,美国将再次领导世界。那么,事实果真是如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