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尹:台湾问题新一轮“国际化”的危害性及其制约

 作者:钟尹,中美印象网特约撰稿人。


 

俄乌冲突后,台湾问题成为美国的眼中钉。美国担心在其全力援助乌克兰、对抗俄罗斯的重要关头,中国大陆“效仿”俄罗斯对台湾“动武”,由此加快升级美台关系,并拉拢西方盟友共同“挺台”,导致台湾问题出现新一轮“国际化“。而当前这一轮”国际化“军事底色突出,趋势非常危险,其中尤以美国在对台政策上的多重”突破“为核心牵动了整个西方及中国周边地区,其背后趋势的危险性非常突出,值得警惕。

一、美国是此轮“国际化”的始作俑者。当前拜登政府用台湾问题大做文章其实是继承了特朗普政府的基本做法。在特朗普之前,美国历届政府均有意通过对台政策的“战略模糊”维护两岸“平衡”。尽管美方始终强调《与台湾关系法》和对台军售的重要性,但大体上不愿意通过操弄台海紧张遏制中国。特朗普的交易式外交开始把台湾作为一张迫使中国在其他领域(主要是贸易)让步的牌,自此奠定了美国军舰常态化穿越台湾海峡,提高对台军售的规模与程度,以及将“六项保证“与”一个中国“ 及”与台湾关系法“并列为美国对台政策基本”框架“的做法。拜登政府继承了前任撬动台湾问题对抗中国的惯性逻辑,甚至在一些问题上过之而无不及。

一是在中方高度关切、强烈反对的条件下默许美国众议院议长时隔25年访台。尽管拜登政府始终以美国行政当局不能“命令“国会取消访问为开脱,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也反映出其有意借此试探中方底线,并与中国展开正面较量的一招”险棋“。此后,多国议员效仿纷纷访台。除欧洲的法国、立陶宛和捷克和亚洲的日本外,位于太平洋、加勒比和拉美的台湾邦交小国也派出高层官员访台,试图消解中方的反制措施。

二是拜登四次表态“如果中国进攻台湾,美国军队将保护台湾“。如果说此前三次均被美国政府澄清为”口误“,则9月份的最新表态则是完全清醒的表述。对此美国两党的多位国会议员均认为,拜登不止一次提出保卫台湾的承诺,这反映了他的真实想法。尽管此后美国政府声明美国对台政策未变,但由国家最高首脑多次提及,也印证了美国国内在对台上的确有走向“战略清晰”的考虑。何况,还有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这样的共和党鹰派在旁边敲边鼓。近期他访台时呼吁美国政府“正式承认台湾为一个自由的主权国家”。

三是推动《台湾政策法》等突破性立法。特朗普时期曾通过鼓励美台高层交往的《台湾交往法》;拜登上台后仅在去年一年,美国国会就提出了13项与台湾有关的法案,主要围绕帮助台湾发展防务战略和威慑能力,推动美台恢复“正常外交关系”,扩展台湾外交空间等。俄乌冲突后,美国官员多次强调支持台湾从乌克兰对俄罗斯的防御中吸取教训。由参院外委会主席梅嫩德斯主导的《台湾政策法》也应时而生。该法案可谓集过去一系列问世法案之大成,声称旨在“促进台湾安全,确保地区稳定,阻止中国对台湾的侵略“,并要“针对台湾采取敌对行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实施严厉制裁“。如法案通过,台湾不仅可像乌克兰一样得到军事援助,中国也可能面临更大范围制裁。

二、在美国鼓励下,亚欧“盟友“介入台湾势头突显。拜登外交的一大绝活就是拉拢盟友,在台湾问题上也不例外。去年以来,不论是美日、美韩等双边峰会,还是印太”四方机制“与G7平台,美国均将维护台湾的”和平与稳定“”强烈反对任何改变现状或加剧地区紧张的单边行动“等内容塞入政治声明,不断扩大该问题的”国际化“范围。除美舰外,英国、澳大利亚、日本船只也纷纷穿越台海,美加军舰还共同穿越台海。

其中,日本对台湾最为关注。日方多次表示,“台湾有事,就是日本有事“。去年时任副首相兼财务大臣的麻生太郎曾表示,如果“中国侵犯台湾”,日本应将此视为“存立危机事态”,依安全保障法制行使集体自卫权。自去年起,越来越多的日本政治人物访问台湾,尤其是自民党的保守派人物。据日本媒体称,东京已在考虑在南部冲绳岛外建立一个民用疏散庇护地。菲律宾态度也较为积极。菲律宾驻美国大使称,一旦台海发生冲突,“如对我们重要、对我们自身的安全重要”,马尼拉会让美军使用菲律宾的军事基地。不过,菲律宾不希望看到美中在台湾问题上发生军事冲突,希望两国通过对话降温紧张局势。菲律宾总统小马科斯则表示,由于菲律宾地理上靠近中国和台湾,如果台海开战,菲律宾将不能“幸免灾难”,必须依靠盟友。目前,美菲正在加强军事合作,包括将参与明年联合军演的部队人数增加一倍。

从欧洲看,英国新首相特拉斯谴责中国最近“对台湾的军事挑衅”,并决心与日本等盟友共同应对中国的“战略威胁”。美国还极力撮合欧洲与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等地区伙伴进行持续及制度性协调,以共同应对地区风险。 

三、台湾新一轮“国际化“危害极大但也面临制约。首先,军事风险明显增大。美国由战略模糊走向战略清晰,无异于在台湾问题上玩火;加上日本、菲律宾等在军事上策应,欧、亚外交相互配合,使地区乃至世界卷入战争的可能性上升。但应看到,台湾与乌克兰不同,是主权与领土争议,美国想指望欧亚盟友卖力支持缺乏道义基础。目前,韩国就未对此表态,而是强调美韩同盟应聚焦解决半岛冲突。其次,经济”脱钩“加快。美国试图以此为借口对中国实施先发制人的制裁,未来对中国的高科技、国防及航空业的管控会更严;但类似于将中国银行排除在全球市场之外等极端措施均被视为“核选项”,会对美国和全球经济造成比俄罗斯更广泛的伤害。不论是其盟友,还是其他亚太国家,均高度依赖中国经济,因而这些国家除口头表态外,恐怕难以做得更多。最后,世界阵营化加速。俄乌冲突后,美国舆论刻意强调中俄“结盟”,人为夸大美与中俄的对立;台湾问题的“国际化”进一步锁定了这种对立,使世界阵营化加速。但美国资源有限,世界陷入衰退,即便其有意愿,也很难有能力“两线作战“。

Latest from Blog

鲍盛刚:美国还能主宰世界多久?

现在,一种普遍的观点认为全球化已经终结。世界将再次进入新冷战,美国又回来了,大西洋联盟又回来了,美国将再次领导世界。那么,事实果真是如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