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尔巴乔夫:终结冷战的第一人

作者:鲍盛刚,曾获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本科、国际政治硕士,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比较政治学硕士。任教华东师范大学国际政治研究中心,后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习国际关系。就职于加拿大海外集团。

前苏联第一任同时也是最后一任总统戈尔巴乔夫于当地时间30日在莫斯科去世,终年91岁。现在回想起来,比较客观公正地讲,戈尔巴乔夫才应该是终结冷战的第一人。因为如果没有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没有他的首先退让,就不可能有前苏联与美欧关系的转变,也不可能有柏林墙的倒塌,德国的统一,冷战的结束。但是,其退让的代价也是巨大的,那就是社会主义阵营与前苏联的解体,而且其退让也没有换来国际新秩序的建立,以及俄罗斯的自由与繁荣。相反随着北约不断东扩,俄罗斯与美欧关系又回到了冷战的轨道上,最终演变成目前的俄乌军事冲突。

三十多年前,冷战结束,世界合二为一,历史进入一个进步基于全人类利益的时代,一个世界新秩序将会显现。在这一世界新秩序中,全世界的国家,无论是东方的还是西方的,南方的还是北方的,都可以实现繁荣,和谐共处。这是当时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与美国总统乔治·布什对于未来世界的共同希望与愿景。但是,不幸的是,世界新秩序最终只是成为了一句漂亮的口号,而没有实际内涵。冷战后,尽管美国及其欧洲盟友口口声声讲北约东扩不是针对俄罗斯,但是当北约军队进入新欧洲,美国导弹防御体系指向俄罗斯的时候,俄罗斯还会这样认为吗?事实上,随着北约东扩,俄罗斯与美国和西方国家早已走上了新冷战的轨道。从1999 到 2008 十年间,北约东扩三次,先后将东欧九国和波罗的海三国纳入北约体系。对此,俄罗斯一直坚持北约东扩违反了西方领导人与戈尔巴乔夫的”君子协定”。即便是在西方内部,关于北约东扩的起因也是一个争论不休的问题。对此,美国”冷战之父”乔治·凯南就曾经强烈批评北约的首轮东扩,称之为”美国外交在后冷战时期犯下的最致命的错误”。它会对”俄罗斯舆情中的民族主义、反西方倾向和尚武情结火上浇油,不但无助于俄罗斯的民主进程,还恢复了东西方之间的敌对气氛,驱使俄罗斯外交与我们的意愿背道而驰。”所以,可以说在欧洲所谓冷战结束,实际上只是短短几年的休战,因为不管怎么说,美国一直甩不掉冷战的阴影,自1990年代以来美国便将俄罗斯视为潜在威胁,全然不顾后者抗议北约东扩,反对美国在东欧建立反导系统,以至于俄罗斯与美国和西方国家之间的矛盾与冲突愈演愈烈。

目前,俄乌军事冲突结果难以预料。俄乌冲突爆发后不久,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曾经公开指出,美国在俄乌冲突中有“三大目标”:一是美国希望看到一个自由独立的乌克兰;二是一个被削弱、被孤立的俄罗斯;三是一个更强大、更统一、更坚定的西方。但是,时至今日,离这三个目标依然相去甚远。人们并没有看到一个自由独立的乌克兰,而是一个满目疮痍的乌克兰。俄罗斯是被孤立,被削弱了,但是俄罗斯并没有被拖垮。至于第三个目标,不错,俄乌冲突不仅激活了北约,也激活了美国与西方,甚至于也激活了远在亚太的日本等国家。对此就如拜登所讲,美国又回来了,大西洋联盟又回来了,世界的拐点已经到来,美国将再次领导世界。但是,鉴于俄乌冲突越演越烈导致长期化,西方国家主流媒体出现尽快结束俄乌冲突的声音。而且由于对俄经济制裁的反作用,使美国与西方国家自身经济面临空前的压力,以至于进一步加剧了国内的矛盾与社会动荡。不错,俄罗斯对当下的乌克兰冲突负有直接责任,然而,把这场悲剧性地区纷争转变成潜在世界大战的却是美国。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误解了这场战争的逻辑,导致这场冲突极有可能会陷入到无休无止的境地。国际分析人士普遍认为,战争不可能在短短几个月内完全结束,相反,战争很有可能长期持续。这样一来,遭受损失的不仅是乌克兰和俄罗斯,而且,还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以及世界众多国家。特别是,由于这两个战争当事国均是世界粮食出口大国,长期的战争将给世界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现在,戈尔巴乔夫斯人已去,历史功过自有评定。不管怎样,他是一个曾经改变历史的人。而目前在冷战结束已经三十多年之际,历史又到了一个关键时刻,美欧和俄罗斯之间陷入了比冷战时期还激烈的竞争与博弈。人们发现历史不仅没有终结,而且又回到了过去,回到了冷战,甚至于又回到了二次世界大战的前夕,那个革命与战争的年代。这不能不说是21世纪欧洲的悲剧。

Latest from Blog

在台湾问题上,总统拜登应该听取参议员拜登的意见

拜登总统在9月18日播出的《60分钟》(60 Minutes) 节目采访中,再次承诺美国将从军事上支持台湾防御中国大陆可能发起的“入侵”。但不久之后,白宫工作人员却试图收回他的“明确声明”。在台海问题上,为何美国总统和行政办公室的说法前后不一?他们都发表过怎样的争议性言论?这些言论将给美国社会和美中关系带来怎样的影响?

“对美我们既要斗争又要劝解教育”

从5月29日起,“美中故事汇”每周将为中国媒体对美国的文字报道做简单汇编;从8月15日起,该汇编将聚焦中国社交媒体对美国的报道。本期涵盖的时间段为美国东部时间9月12日至9月18日。

中俄关系的基础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在某种程度上,中俄之间“上不封顶”之所以触顶,是因为俄乌战争并非中国政府“利之所在”,中国政府与俄罗斯所建立的紧密经贸合作关系是出于一种“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的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