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问题与零和竞争:美中关系走向何方?

康奈尔大学政治学教授、前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局顾问白洁曦 (Dr. Jessica Chen Weiss) 于今年8月18日在美国国际政策杂志《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 上发表论文,题为”中国陷阱: 美国外交政策与零和竞争的危险逻辑” (The China Trap: U.S. Foreign Policy and the Perilous Logic of Zero-Sum Competition) (点击阅读全文)。白洁曦认为美国的对华竞争已开始消耗美国外交政策,它不仅加剧了美中之间的紧张态势,还可能不断消弱美国在全球化世纪中的领导力以及美国本身的民主制度。

毋庸置疑,美中关系近期已跌入冰点。对于导致关系恶化的原因和求得关系缓和的解决之道,双方各执己见。中方认为只有通过长期斗争,才能说服美国与一个逐渐强大的中国共存。相反,美方为捍卫主导地位,围绕新疆、香港、南海、俄乌战争等议题制定一系列激进策略并反复施压。双方频繁摩擦,互相指责,其结果为恶性循环。

在回顾了从改革开放时期的“韬光养晦”到今天的“奋发图强”这一转变中的美中关系发展史后,白洁曦教授指出,纵观历史,两国关系的跌宕起伏不仅源于霸权战争,还源于对威胁、机遇和意向认知的转变。当苏联处于鼎盛时期时,理查德·尼克松总统将中国视为遏制苏联的战略伙伴,并在1972年访问北京,与毛泽东和周恩来等中国领导人会面。在后冷战时代,美国在支持中国的经济和政治自由化的同时,开始阻碍中国军事力量的增长。在此期间,中国希望在稳定的国际环境中发展,从而向外国投资敞开国家大门。然而,08年的世界经济危机让中国看到了美国经济治理体系的不足。同年,北京奥运会旨在向世界展现中国的崛起,但外界反而关注西藏的骚乱,中国官员将其归结为外部干预。因此,中国越发确信,外国势力在故意阻挠其崛起。

在随后几年里,中国的内政发生了重大变化,他的少数民族政策和香港政策也招致国际社会更多的批评。在中印边境、东海和南海以及台湾问题上,中国也更加强势。在2010年超越日本成为第二大经济强国后,中国开始利用其经济实力迫使外界尊重其利益,同时中国加快了军事能力的发展,包括扩大其曾经有限的核武库。

不可否定的是,正因为中国日趋坚决的政策,美国对华政策也变得更加激进,中国在美国外交政策占据了最重要的位置。例如,奥巴马政府宣布”重返亚洲”,以帮助美国在亚洲获得更多利益,而特朗普政府则谴责中国不公平的贸易行为,发起美中贸易战,目的是削弱中国的经贸影响力。截至目前,拜登政府选择持续特朗普时期的对华政策主要基调,包括关税、出口管制和签证限制。与中国外交界一样,美国决策者一致将克制和谦逊视为软弱。虽然大多数政策制定者并不寻求加深美中危机并发动新冷战,但公共舆论普遍认为,一场严重的危机或多或少是不可避免的。

白洁曦教授认为,台湾或将成为美中关系危机的引爆点。中国已围绕台湾问题多次发表威胁性声明。美国给予台湾的支持加剧了中国大陆的紧迫感,使其认为必要警告台湾,以遏制日益增长的美台关系。中国领导人在与拜登总统通话时奉劝美国不要台湾问题上”玩火”,因为“玩火必自焚。”

白洁曦教授指出,即使危机并未发生,美国也已被动制定了一系列对抗中国的政策。白洁曦教授将美国政府这一反应姿态称为 “中国陷阱”:因专注对抗中国和反制中国,美国忽视了自身的正面利益、价值观和民众需求。白洁曦警告道,美方的这样的对华政策非长久之计。

白洁曦教授认为,对华政策应当代表美国自身的魄力、实力和领导力。换句话说,损害中国利益或对抗中国不应该是美国对华政策的核心。这并不代表美国需要完全容忍中国的行为,但美国有必要与中国政府讨论合理的共存条件和国际体系的未来。否则,随着美中关系恶化,与中国的零和博弈势必严重损害美国的自身利益。

对此,白洁曦向拜登政府和美国决策者提出了一系列建议:

  • 美国需要明确指出,中国对他国的任何武力或其他形式的威胁将会导致严重后果。在台湾问题上,美国应加强威慑力,同时澄清其“一个中国”政策没有改变,美国不支持台湾独立。
  • 在向台湾提供援助以增强其韧性的同时,美国应避免将台湾问题描绘成重要利益,以防止北京认为华盛顿试图利用台湾来遏制中国。此外,华盛顿应明确表示其主要目的是解决两岸分歧,维持和平。
  • 华盛顿应与盟友分享美中讨论的内容,以防止北京在美国和盟国之间制造隔阂。华盛顿也应当与其盟友就与中国的潜在共存形式达成共识。
  • 针对当前美中之间的紧张态势,美国的行动与言辞须保持一致,以便维持和提高其公信力。此外,拜登政府在舆情上应表现得更加先发制人,包括不给北京更多批评其虚伪和采用双重标准的机会。
  • 华盛顿需要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更多援助,而不仅只要求这些发展中国家不与中国合作。
  • 维持美国在全球化世纪的领导地位需要华盛顿勇于承认其缺点和错误,如入侵伊拉克。
  • 华盛顿须努力重建两党对美国参与国际体系的支持。

白洁曦教授强调,两国不同的利益和价值观仍将导致美国和中国的在许多问题上的不共戴天,但同时美国应明确表明它愿意与中国进行真诚的谈判。美国还应该表明,在什么条件下华盛顿将欢迎和鼓励中国的国际参与,而不是逢中必反。

美国竞争力的关键因素是国家的多元辩论和充满活力的思想市场,对政策的判断应该基于它们是否进一步走向美国人民心中那个包容、积极的世界,而不是它们是否能够损害中国的利益。

白洁曦在文章结尾写道:“竞争本身不应成为目的。 如布林肯所说,追求人类进步、和平与繁荣是美国的最终目标,那么我们就不需靠打败中国来取胜。”

Latest from Blog

在台湾问题上,总统拜登应该听取参议员拜登的意见

拜登总统在9月18日播出的《60分钟》(60 Minutes) 节目采访中,再次承诺美国将从军事上支持台湾防御中国大陆可能发起的“入侵”。但不久之后,白宫工作人员却试图收回他的“明确声明”。在台海问题上,为何美国总统和行政办公室的说法前后不一?他们都发表过怎样的争议性言论?这些言论将给美国社会和美中关系带来怎样的影响?

“对美我们既要斗争又要劝解教育”

从5月29日起,“美中故事汇”每周将为中国媒体对美国的文字报道做简单汇编;从8月15日起,该汇编将聚焦中国社交媒体对美国的报道。本期涵盖的时间段为美国东部时间9月12日至9月18日。

中俄关系的基础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在某种程度上,中俄之间“上不封顶”之所以触顶,是因为俄乌战争并非中国政府“利之所在”,中国政府与俄罗斯所建立的紧密经贸合作关系是出于一种“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的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