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三位女性政治家的成长背景

从佩洛西访台说起

南希·佩洛西,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性众议院议长,美国总统继任顺序中排名第二的女性政治家,82岁的老太太,在中美关系日益恶化的当下,没有听从美国军方“当下不是一个好主意”的建议坚持访问台湾。面对台海紧张局势的持续升温,她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采访时表示:她的此行“绝对”值得,没有谁可以决定“谁可以访台”。

面对这位曾经当面手撕特朗普国情咨文,“任性”、“固执”的美国政坛“常青树”,人们不禁好奇这是一个怎样的女性政治家,柔弱的外表下为何有着如此倔强的个性?除了佩洛西,当今美国政坛另外两位最有影响力的女性政治家分别是第一夫人吉尔·拜登和副总统卡玛拉·哈里斯。

虽然女性政治家并不鲜见,尤其是在女权主义盛行的西方,但相对于男性占绝对统治地位的政治领域,女性还是显得格外的耀眼,更何况是身居要职。在高手云集之中能够脱颖而出,必然有其过人之处。美国当今这三位女性政治家分别出生于上个世纪40、50和60年代,有着不同的家庭背景和成长经历。

佩洛西

1940年出生于巴尔的摩市,意大利裔。 父亲曾经三次当选巴尔的摩市长,任职12年,还担任了5届马里兰州联邦众议员,可以说是出身于政治世家。母亲虽是家庭主妇,但也是一个性格刚烈,敢爱敢恨的男人背后的“女强人”。她帮助丈夫组织竞选集会,管理募集资金,开办公益组织,曾经还想做投资,办商业。

佩洛西有6个哥哥(其中1个三岁的时候由于肺炎早逝),她是最小的妹妹。大哥也曾担任巴尔的摩市长。可想而知,父母“老来得女”,作为家中唯一的女孩,又是最小的妹妹,自然是疼爱有加。她6岁就随父亲在国会大厦参加国会议员就职典礼,12岁参加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20岁参加肯尼迪总统的就职典礼。1987年起任加州国会众议员,此后平步青云,至今在国会任职已达35年。

佩洛西23岁结婚,6年之内生下5个孩子,此后相夫教子,47岁才正式参政。人生中有24年做全职家庭主妇。由于丈夫打拼事业,她几乎凭借一己之力将5个孩子抚养成人。传说当她一个朋友看见她的5个幼小的孩子自己叠衣服的时候,便预言佩洛西在政治生涯上也能取得同样的成功。最近在讨论旨在消除男女差别的《平等权利修正案》(Equal Rights Amendment,ERA)的时候,一些女权主义者呼吁关注家庭主妇,佩洛西说: “也许他们应该认识到家庭主妇的真正价值,她们是家庭工程师” 。她曾表示:”养育5个孩子才是人生最困难的事情,这也让其他工作看起来相对简单,不是吗?”

她精力充沛,睡得极少,除了巧克力很少吃东西,除了工作还是工作,对任何事情充满好奇,总是做好充足的准备。当奥巴马在健康法案上犹豫不决时,她是坚定的支持者。她说“你要跨过那道坎,如果大门关上了,你就从篱笆翻越;如果篱笆太高,你就撑杆跳进去。如果还不成,我们就使用降落伞进去。为了美国人民,医疗改革必须通过。”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佩洛西访问台湾肯定不是心血来潮,回顾她过往的经历,熟悉她的人也许觉得司空见惯。

吉尔·拜登

意大利裔,1951年出生于新泽西州的哈默顿(Hammonton),一个盛产蓝莓的小镇,人口1万多人,大部分是白人,季节性的会有来自费城和波多黎各在附近农场务工的少数裔。据自己回忆,“童年过着田园般的快乐生活,从来不感到无聊,很少看电视”。家里的亲戚大都住在一个镇上。与佩洛西正好相反,她父母生下五个女儿,她是老大,小时候和两个妹妹共用一个卧室。

父亲出生于一个蓝领家庭,17岁便参加二战,后来随着800万退伍老兵成为一名银行职员。母亲家境相对富裕,住在小镇有着大房子和整齐草坪的比较富有的一边,而父亲则住在相对贫穷的隔着铁路线的另一边,为此吉尔的外婆一直不同意吉尔父母的婚事。然而他们却有着罗密欧和朱丽叶式的浪漫故事,两人私奔后生下吉尔,生米煮成熟饭,在吉尔1岁多的时候才正式举办婚礼。

吉尔现在是贤妻良母,其实年轻的时候也曾“疯狂”过。作为四个妹妹的老大,在传记中透露了她在13岁的时候打了一个向她妹妹扔虫子的男孩,15岁的时候开始抽烟,18岁便第一次结婚,不成熟的婚姻仅维持了5年便宣告结束。经拜登的兄弟介绍认识拜登的时候,她还是已婚的大学生,而那时的拜登已经是特拉华州的参议员。她对政治不感兴趣,第一次约会她没有问一个关于华盛顿的话题,谈论的都是家庭和各自的朋友,书和真实的生活。由于担心自己难以适应面对公众的政治生活,还曾四次拒绝了拜登的求婚。

拜登搞了一辈子政治,吉尔却从事了一辈子教育工作,55岁时还获得了特拉华大学教育领导学专业的教育博士学位。也许她最为人所知的是当丈夫成为副总统的时候依然保留教职,成为美国首位有薪水工作的第二夫人,甚至在成为第一夫人后,还继续在社区学院教书。她说:“如果我们去白宫,我要继续从事教育,这很重要,我希望人们认识到教师对于社会的价值和贡献”。每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伟大的女人。有媒体评价:“吉尔·拜登或许是乔·拜登最重要的政治资产”。

卡玛拉·哈里斯

1964年出生于加州奥克兰,和妹妹从小在伯克利长大。父亲出生于牙买加,非洲裔,加州伯克利分校博士毕业,斯坦福经济学教授。母亲出生于印度, 19岁就从德里大学毕业,20岁来到美国攻读营养学与内分泌学博士学位,25岁便获得伯克利大学博士学位,后来专门研究乳腺癌。两人相识于学校组织的致力于种族平等的民权运动。很显然,父母均为典型的高智商学霸,在那个国际航线还没有商业化的年代,作为外国留学生,能够在美国的顶尖学府求学,想必也是人中龙凤。

父母在她7岁的时候离婚,母亲带着她和妹妹移居加拿大,独自抚养。母亲的坚强深深的影响着哈里斯。她在自传《我们所坚持的真理》(The Truths We Hold)中写道,”我母亲把我们塑造成坚强的女性”,母亲教导女儿们,”不要百无聊赖,怨天尤人,做些事情!”据她回忆,她的母亲在两个女儿出生前一刻都还在工作。“第一胎时她的羊水在实验室里破了,第二胎羊水破的时候她正在做苹果卷,并且在她去医院之前还把工作完成了。从她们小时候起,母亲就带着她和妹妹开始为不公正的事情进行抗议和游行。

父亲是非洲裔,母亲是亚裔,丈夫是犹太裔;父亲来自中美洲的加勒比海岛国牙买加,母亲来自在美国诸多领域有着众多精英的印度,还给自己取了一个中文名:贺锦丽。简直是有色族裔的完美人设,打破了诸多记录:2010年成为加州第一位女性、非洲裔、亚裔总检察长;2016年成为美国参议院第一个印度裔和第二个非洲裔参议员。2021年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女性、非洲裔、亚裔副总统。有人说她“情妇上位”,“霸凌下属”,是一个只会傻笑的不受欢迎的副总统。但母亲的话永远激励着她:“不要让任何人告诉你你是谁,你应该告诉他们你是谁”。

纵观美国三位现任女性政治家的成长背景,佩洛西出生于政治世家,吉尔. 拜登来自于一个普通家庭,卡玛拉. 哈里斯的双亲都是第一代移民。佩洛西排行老幺,且是兄妹六人中唯一的女孩;吉尔. 拜登则是四姐妹中的老大;而卡玛拉. 哈里斯只有姐妹两人,和同为女性的母亲相依为命。出生于不同年代的她们风格迥异,各有千秋,有着不同的成长经历,家庭背景,也塑造了不同的个性与执政风格。

从中也可以看到她们所具有的一些共同特征:独立、坚强、自信。佩洛西六年生五个孩子并独自抚养;吉尔. 拜登即便成为第一夫人,也不放弃自己热爱的教育职业;卡玛拉. 哈里斯从小接受平等、自立的教育,屡屡打破女性和少数族裔的职业天花板。在美国人的观念中,女人从来都不是娇滴滴的“林黛玉”。她们不但打破了世俗的观念,在政治领域熠熠生辉,而且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女人能顶半边天”。

在世界政治舞台上,在国际热点地区都活跃着她们的身影。俄乌战争爆发后,5月1日,佩洛西去了乌克兰首都基辅会见了泽连斯基;吉尔. 拜登随后访问乌克兰西部,会见了乌克兰第一夫人泽连斯卡娅;卡玛拉. 哈里斯在波兰宣布提供乌克兰难民援助计划,支持对俄罗斯可能犯下的战争罪展开调查。在佩洛西访问乌克兰的3个月后,在 “伴飞” 、 “击落” 其座机的声浪中访问台湾,她依然 “我行我素” ,没有退缩,作风一以贯之。(作者为《中美印象》特约撰稿人撰稿人

参考书目:

Ball, M. (2020). Pelosi. Henry Holt and Co.

Pace, J., & Superville, D. (2022). Jill: A Biography of the First Lady. 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Harris, K. (2020). The Truths We Hold: An American Journey. Penguin Press.

Latest from Blog

在台湾问题上,总统拜登应该听取参议员拜登的意见

拜登总统在9月18日播出的《60分钟》(60 Minutes) 节目采访中,再次承诺美国将从军事上支持台湾防御中国大陆可能发起的“入侵”。但不久之后,白宫工作人员却试图收回他的“明确声明”。在台海问题上,为何美国总统和行政办公室的说法前后不一?他们都发表过怎样的争议性言论?这些言论将给美国社会和美中关系带来怎样的影响?

“对美我们既要斗争又要劝解教育”

从5月29日起,“美中故事汇”每周将为中国媒体对美国的文字报道做简单汇编;从8月15日起,该汇编将聚焦中国社交媒体对美国的报道。本期涵盖的时间段为美国东部时间9月12日至9月18日。

中俄关系的基础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在某种程度上,中俄之间“上不封顶”之所以触顶,是因为俄乌战争并非中国政府“利之所在”,中国政府与俄罗斯所建立的紧密经贸合作关系是出于一种“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的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