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夫·奈:美国的中国挑战

阿斯彭—在今年 7 月的阿斯彭安全论坛上(我是主席之一),中国驻美国大使秦刚呼吁人们更好地了解他的国家。但与会专家之间就中国的目标展开了激烈的辩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中国打算到 2030 年在人工智能和合成生物学等关键技术方面超过美国,而许多分析人士预测,中国的 GDP(以市场汇率衡量)将在未来十年内超过美国。中国是否正在寻求在 2049 年共产主义统治一百周年之际取代美国成为世界领先大国?

一些危言耸听者形象地将中国人描述为“十英尺高”,但一位经验丰富的阿斯彭参会者开玩笑说,与美国的 6 英尺 2 英寸相比,中国更像 5 英尺 10 英寸。无论如何,中国在过去几十年中取得了令人瞩目的进步,美国战略家将其描述为大国竞争中的“配速挑战”。

未来三年会发生什么将取决于许多未知数。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在未能摆脱“中等收入陷阱”后正在衰落。也有人认为,由于人口限制、要素生产率低下以及习近平偏重国有企业而不是私营企业的政策,它会趋于稳定。此外,中国还面临着不平等加剧和环境恶化的严重问题。习近平的“中国梦”和其他一切线性预测都可能因台湾战争或金融危机等意外事件而脱轨。

再一次,阿斯彭的一些专家比其他专家更悲观。从来没有一个单一的未来,只有许多可能的情况,而哪种情况更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中国的所作所为以及美国选择如何应对。

正如有许多可能的未来一样,美国在应对中国挑战时也面临着许多可能的失败,因此审慎的战略不能只考虑一种情况。最戏剧性的失败将是一场大战。即使美国获胜,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之间的军事冲突也将使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对全球经济的影响相形见绌。

阿斯彭的安全分析人士认为,被中国视为叛乱省份的台湾是中美战争的潜在触发因素。长期以来,美国一直试图劝阻台湾宣布法理独立,也阻止中国对台湾使用武力。但中国的军事能力一直在增强,而虽然美国总统拜登否认美国政策已经改变,但中国官员声称美国高层对台湾的访问——最近一次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正在破坏这一政策。你可能会想象双方会像 1914 年欧洲大国那样陷入战争。

第二种灾难将是因为美国国内政治对中国日益妖魔化而导致的长期冷战。这样的结果将阻碍中美在管理世界经济或应对生态相互依存方面的合作,而这种合作在应对流行病和气候变化方面最为关键。同样,阻碍减缓核武器和生物武器扩散合作的美中竞争将让所有人付出高昂代价。

如果美国无法控制国内政治两极化并解决其社会和经济问题,从而导致期注意力分散并严重削弱使其能够成功与崛起的中国竞争的技术活力,那么它也将蒙受损失。同样,限制移民或削弱美国对国际机构和联盟的支持的民粹本土主义的发展可能导致竞争失败

最后,美国的愿景和价值观可能会失败。平心而论,现实主义和审慎是对华战略成功的必要条件。美国没有能力让中国民主化;只有中国人能做到。但是,对民主价值观和人权的空想对于通过吸引而不是胁迫盟友来产生有利于美国的软实力也很重要。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对中国挑战的成功回应要从国内开始,而且必须以维护美国自己的民主制度为基础。

美国还应该投资于研发,包括通过国会最近通过的 2800 亿美元“芯片和科学法案”,以保持美国在关键行业的技术优势。美国应该对世界(包括对中国学生)保持开放,而不是躲在恐惧和衰落的帷幕之后。

在外交和安全政策方面,美国需要重组其传统军事力量以适应技术变革,加强联盟结构,包括北约以及与日本、澳大利亚和韩国的伙伴关系。毕竟,美国及其盟国在世界经济中的份额是中国和俄罗斯之和的两倍。美国需要加强与印度的关系,包括通过“四方”外交框架。“四方”这是一个非正式的四国安全组织,还包括日本和澳大利亚。

美国还应该加强参与和补充它为制定标准和管理相互依存性而创建的现有国际机构。最后,在可能的情况下与中国在跨国相互依存问题上进行合作也很重要。

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在其新著《可以避免的战争:美国和习近平中国之间爆发灾难性冲突的危险》(The Avoidable War: The Dangers of a Catastrophic Conflict Between the US and Xi Jinping’s China)中提出制定一个“有管理的战略竞争”的目标。简言之,中国民族主义的崛起和习近平政府侵略性的政策意味着美国可能必须将更多的时间用于等式的另一边。但如果美国能够避免意识形态妖魔化,抛弃误导性的冷战类比,并维持好联盟,那么它可以成功管理中国的挑战。

Latest from Blog

走四方:李若专访

每报道一条震撼的美国社会的新闻,对我来讲都是对美国社会的重新一次的认知和更深一刻的体会,那这种认知和体会会留下来,会让我把这个社会看得更透,或者甚至于可以说把这个人生看的更透,这是留下来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