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辛格:美国正走向与俄中发生战争的边缘

2022年8月12日,美国《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对已经99岁的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的采访

基辛格刚刚出版了他的第19本专著,书名是《领导力:全球战略的六个案例研究》(Leadership: Six Studies in World Strategy)。这六个案例是对战后六位不同凡响的领导人的远见卓识和丰功伟绩的分析和总结。这六位领导人分别是德国的阿登纳、法国的戴高乐、美国的尼克松、埃及的萨达特、新加坡的李光耀和英国的撒切尔。

在谈到世界均衡(equilibrium)时,基辛格说,均衡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实力的平衡,一是对不同价值观的合法性的接受。如果有人认为最后的结果必须是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给别人,那永恒的均衡就是海市蜃楼。从一个层面讲,有一种均衡是绝对的;从另一个层面讲,有一种均衡是行为的。也就是说,为了实现绝对均衡,你必须在行为上接受你的能力和实力总有不够用的时候这个现实。领导人必须有非凡的政治技巧才能让这两个均衡合二而一。

在他的新著里,基辛格希望当下的美国领导人能从他研究的世界领袖们那里学到如何高瞻远瞩和脚踏实地。他说美国目前的情势是政府漫无目的。领导人总是被眼前的民众情绪所裹挟。美国人不愿意把外交与对手的个人关系区分开来。在谈判时,他们寻求的不是与对方的心理呼应,而是象传教士一样高高在上。他们不想了解和把握对方的思路,而是把谴责或试图皈依对方作为当务之急。

基辛格说当今的世界已经滑向危险的失衡(disequilibrium)。他说,“因为部分是我们造成的问题,我们与俄罗斯和中国正在走向战争的边缘。更让人忐忑不安俄是我们对这一危险的后果一无所知,也不知道它会把我们带向何处。”美国今天的领导人能象当年尼克松那样娴熟地把控美、俄中这个三角关系吗?“你肯定做不到让它们分道扬镳。你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加剧紧张局势,并努力找到新的选项。要做到这一点,“(你的外交)必须有目的性。” 

在谈到台湾问题时,基辛格说,他担心美国和中国的言行都指向一场危机。他指出,华盛顿在台湾问题上不能左右摇摆。两国过去的对台政策不仅使得中美50年相安无事,台湾也得以发展成一个自治和民主的地区。“因此,我们对似乎要改变这一现状的做法必须特别谨慎。”

基辛格在采访中还谈到俄乌战争,他认为北约的扩张是莫斯科发动战争的原因之一,但既然俄乌已经开打,那只能看双方能不能回到2014年前的状态,战后的乌克兰也必须是北约成员。

基辛格认为,对大国领导人最大的考验是,如何把我们的军事实力与我们的战略目标结合起来,而且让这样的结合也与我们的道义目标息息相关。

当记者问基辛格他对自己掌权时的一些决策有没有什么遗憾时,他说,也许在处理一些问题的方式方法上应该所有不同,但“我从不让哪些问题是不是可以有其他的解决办法这样 的想法折磨自己。”

Latest from Blog

在台湾问题上,总统拜登应该听取参议员拜登的意见

拜登总统在9月18日播出的《60分钟》(60 Minutes) 节目采访中,再次承诺美国将从军事上支持台湾防御中国大陆可能发起的“入侵”。但不久之后,白宫工作人员却试图收回他的“明确声明”。在台海问题上,为何美国总统和行政办公室的说法前后不一?他们都发表过怎样的争议性言论?这些言论将给美国社会和美中关系带来怎样的影响?

“对美我们既要斗争又要劝解教育”

从5月29日起,“美中故事汇”每周将为中国媒体对美国的文字报道做简单汇编;从8月15日起,该汇编将聚焦中国社交媒体对美国的报道。本期涵盖的时间段为美国东部时间9月12日至9月18日。

中俄关系的基础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在某种程度上,中俄之间“上不封顶”之所以触顶,是因为俄乌战争并非中国政府“利之所在”,中国政府与俄罗斯所建立的紧密经贸合作关系是出于一种“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的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