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洛西访台非常鲁莽和危险

【编者注】本文为「美中故事汇」跟进佩罗西访台危机的第三篇评论。

美国众议院院佩洛西议长8月2日晚飞抵台北,次日下午飞离,在台时间19个小左右。

一石激起千层浪。佩洛西访台引起北京的震怒,美国的担忧和世界各国的关注。美国一些学者和媒体人士认为佩洛西访台非常鲁莽,不仅对已经千疮百孔的中美关系是雪上加霜,也不能给台湾的安全带来任何正面影响,还可能让美国处于背腹受敌的地缘局面,甚至有引发一次新的世界大战的危险。

《华盛顿邮报》在佩洛西访问当天发表社论说,“目前美国在全球的当务之急是应对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及这场战争给食品和能源市场带来的巨大影响。拜登政府不该被任何其他事务所干扰,更不能允许1995-1996年的台海危机再次上演。”“ 美国必须谨小慎微地选择何时在何处与中国对抗。因为佩罗西的一意孤行,拜登政府只好被迫应对和应付这一危机。”

同日,《纽约时报》发表著名专栏作家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的题为“为什么佩洛西的访台计划无比鲁莽、不负责任”的时评。弗里德曼说,在俄乌战争胜负悬而未决之时,美国绝对不应该承担任何因台湾问题与中国发生冲突的风险。

他还说,台湾仍然是一个小小的海岛,“现在有2300万人口,距离有14亿人口的巨大中国大陆海岸大约130公里。中国大陆宣称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忘记地理位置的国家会陷入麻烦。”他表示,佩洛西访台只能更加凝聚中国人民的共识,而这个共识是“台湾问题只能通过军事手段解决……”美国的对策不是通过类似佩洛西这样的访问刺激北京,而是“尽可能少说少做,不要激怒中国,让中国认为它现在必须动手。除了这种平衡的方法,其他举动都会是可怕的错误,会带来巨大而不可预测的后果。”

在Bucknell大学任教的美籍华人朱志群(Zhiqun Zhu)教授在“思想中国”网站发表评论,试图回答佩洛西访台的五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美国国会是不是有自己的‘一中’政策?”答案是佩洛西以议长身份访台,结果是向世界、中国和台湾表明,国会并不特别遵守美国政府的“一中“政策,它更加推崇的其实是”一中一台”。佩洛西的访问与美国政府不与台湾保持官方关系的政策背道而驰。

第二个问题是“为什么北京的反应如此剧烈?”朱教授认为,虽然佩洛西不是第一个访问台湾的美国议长,25年她的前任共和党人金立奇也去过,但那个时候中美关系并不象今天这样千疮百孔;其次,北京对佩洛西的“为人”心知肚明,知道她到台湾会说什么;最后,一旦她上了岸,就为其他国家的高层领导人访台打下了基础。因此,北京的反应不能不强烈。

第三个问题是“谁在单方面改变台海的现状?”在朱教授看来,三方其实都在改变台海的现状,美国的模糊战略正在逐渐走向清晰,大陆加大了对台的军事压力,而台湾则公开表明两岸没有从属关系。

第四个问题是“佩洛西的台湾之旅对中美关系意味着什么?”朱教授说,美国一些中美关系学者认为佩洛西的访问是鲁莽的和操之过急的,它进一步破坏了中美关系的基础和两国的互信,目前急需扎牢防止两国关系走向冲突的护栏。

最后一个问题是“台湾从佩洛西访台得到了什么?”朱教授写到,台湾的国际形象自然得到了提升,美国对台湾的承诺也得到了加强。与此同时,台湾今后也许会更加依赖美国遏制大陆的“武统”,而大陆则会更加紧锣密鼓地做好“武统”台湾的军事准备。

任雪莉(Shelley Rigger)是美国南卡Davidson College的教授,也是美国最知名的研究台湾和台海问题的专家。《纽约人》杂志在佩洛西访台后对她进行了采访。她说,佩洛西一意孤行访问台湾演变成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冲突,而台湾自身的利益和安全却被置之度外了。她认为,佩洛西访台不仅使得中美关系更加恶化,也给台湾的安全带来更多的挑战。她还说,除非美国政客想搁浅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外交关系,他们在处理台海问题时必须深思熟虑,具有战略眼光。台湾需要的不是佩洛西这种走过场的访问,而是为台湾安全和经济发展增砖添瓦的具体行动。没有好的经济,台湾无法承担自身安全的预算和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白宫、国务院和五角大楼其实都反对佩洛西访问台湾,她也没看到任何表明台湾政府鼓励她访台的证据。任雪莉告诉记者,美国人对佩洛西访台的关注大大超过了台湾人。佩洛西的访问跟台湾无关,它不过是美国政客要昭示世界他们敢于刺激和羞辱中国,而台湾却成了牺牲品。

前美国联邦参议员和驻华大使鲍克斯说,佩洛西没有任何外交理由去台湾,她这样做不过是为了个人出风头,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她的访问显而易见加剧了美中关系的紧张,而这个关系本身就已经困难重重,问题重重。这是一个错误。”

尼克松当年的翻译、美国前驻新加坡大使傅立铭(Chas Freeman)说,佩洛西访台是极不负责任的行为,让所有与此事相关的人都陷入困境

美国新智库昆西研究院的史文(Michael Swaine)说,任何人说这次访问不会引发北京的强烈反应或者说这样的访问司空见惯,他不仅不懂北京,也对中美关系的历史一窍不通。这次访问“既莽撞,又愚蠢。”考虑到中美关系的现状和中国军力的巨大提升,这次访问引发的危机严重性可能会超过1995-98年的三次台海危机。史文认为,华盛顿和北京眼下必须找到双方都可以信任的中间人,明确表示降温的意愿,并承认危机的发生双方都有责任,只有这样才能化解危机。

《纽约时报》保守主义专栏作家都拉(Ross Douthat)发推说,关于美国不能屈服于专制政府的理论不是在多极的世界应对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多种威胁的战略。

美国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国家,媒体和学者不用与政府保持一致,也不怕自己的观点会得罪什么人。问题是,象佩洛西这样的民意代表有时根本不把媒体的声音和专家的解读放在眼里。她8月9日还趾高气扬地说,如果可能,她还会再去台湾。因为政治气候和三权分立,拜登总统最后并没有阻止佩洛西访台。美国这次明显感到有点理亏,先后做出了导弹试射推后、台湾政策辩论暂停和航母在佩洛西结束访台后驶离台海区域的降温决定,但有理不在声高,中国的“报复”也应该见好就收,因为现在还不是可以任意“得寸进尺”的时候。

Latest from Blog

鲍盛刚:失去的三十年

1991年苏联的解体标志着冷战的结束,而前社会主义阵营与前苏联的瓦解与解体被认为是21世纪共产主义运动的大失败,同时也意味美国与西方国家新自由主义的完胜。

在台湾问题上,总统拜登应该听取参议员拜登的意见

拜登总统在9月18日播出的《60分钟》(60 Minutes) 节目采访中,再次承诺美国将从军事上支持台湾防御中国大陆可能发起的“入侵”。但不久之后,白宫工作人员却试图收回他的“明确声明”。在台海问题上,为何美国总统和行政办公室的说法前后不一?他们都发表过怎样的争议性言论?这些言论将给美国社会和美中关系带来怎样的影响?

“对美我们既要斗争又要劝解教育”

从5月29日起,“美中故事汇”每周将为中国媒体对美国的文字报道做简单汇编;从8月15日起,该汇编将聚焦中国社交媒体对美国的报道。本期涵盖的时间段为美国东部时间9月12日至9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