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裔美国人如何获得了在美国的归属感?

本文转自微信公号「西洋参考」,作者为西洋君。

根据“新美国人全国伙伴”(NPNA)在7月20日发布的《2022年新美国选民》(New American Voters 2022)最新调查报告指出,从2016年至今估计有519万移民入籍成为美国公民,这些新移民不但改变摇摆州的政治版块,还足以左右2022年的中期选举和未来的选举。

这么多新移民入籍成为公民,其中大多数是在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归化,差不多有440万人。这是因为特朗普政府移民政策较严,移民担心再不入籍,可能无法永久留在美国。

特朗普任期曾推出充满争议的零容忍移民政策,包括偷渡到美国的非法移民与其子女强制分离、提高移民费用与加强边境管制等措施,非法移民的人数也同步下降。

从2016年到2020年,80.5%新入籍公民是来自拉丁美洲和亚洲太平洋地区的移民,再加上非洲移民,则几乎占了新入籍公民的89.9%。

多数新入籍公民是女性,占55.5%。31.7%的新入籍公民年龄在18至34岁之间,36.9%年龄在35至49岁之间,31.4%超过50岁。

亚裔新公民人数增加最多的前五大州为:加州、纽约州、德州、新泽西州和伊利诺伊州。中国移民入籍人数最多的是加州,有51932人,纽约州居次,有41452人。

在亚利桑那州、佛罗里达州、乔治亚州、内华达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新入籍公民的人数超过2020年总统大选的获胜者领先的票数。如果新入籍公民在今年中期选举都出来投票的话,足以左右乔治亚州、亚利桑那州、内华达州、宾夕法尼亚州和佛罗里达州等摇摆州的选举结果,并进而决定哪个党能够控制国会。

1950年以来美国人口的种族多样性不断增加,而来自拉丁美洲和亚洲的大量移民则是美国种族和民族多样性增加的重要基础。数量上看,20世纪70年代之前美国白人和黑人以外的种族人口仅占总人口的1%左右。2010年后其他种族人口超过了黑人的人口比例,美国不再是白人一统天下,也不再是黑白分明。其中,西班牙裔、拉美裔人口在1970-2010年间占比增长了近3倍,从4.5%增长至16.3%,成为美国第一大少数族裔。因此,在前所未有的白人人口流失之下,美国人口增长对其他种族或族裔群体的依赖将逐渐加大。

根据《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的消息,美国自从新冠疫情趋缓、经济复苏以来,就业市场释出越来越多职位空缺。随着美国移民人数却持续下降,导致面对人口短缺问题的企业更加难找到工人。

据统计,包含有离职考虑的职缺在内,目前全美约有200万个职缺找不到人来做。尤其在特定行业状况缺工状况更是严重,据威廉姆斯学院经济学教授塔拉·华特森(Tara Watson)统计,全美至少20%的护士、25%的助理、50%的医疗机构清洁人员由移民人士担任。

新冠疫情期间全球各地往美国移民人口减少等因素影响,新移民于2010年就占美国劳动力增长的70%,如果没有新移民,美国劳动力至2020年开始就会持续下降,到2040年仅剩1.63亿,但如果移民人利挹注维持在疫情前的水平,2040年劳动力将增长1.78亿人。

过去十年中,美国平均每年增加100万移民,但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开始,不只移民程序停止,许多外国人的绿卡及公民资格申请都被卡住,甚至也有为数不少已在美国境内生活的合法移民选择返回母国,致使2020年进入美国的移民人数下降到2016年的一半,去年的移民人数更降至2016年的25%。

8月2日,美国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发布新研究,探索亚裔美国人的经历和观点。研究发现,亚裔对泛族群的标签感情复杂,即使在美国出生也经常被视为外国人,而“亚裔”或“亚裔美国人”的称呼,也过于概括或模糊。

他们时常发现自己要向他人解释自己的身份或纠正对他们背景的误解或刻板印象。在其他时候,这导致了更多有争议的遭遇,并提到了自新冠肺炎疫情以来针对亚裔的诽谤。

亚裔美国人的身份受到出生地的影响,并且可以在一个人的生活和社会环境中发展和变化。他们对美国拥有相同的归属感,将美国定义为一个拥有多种文化的地方。在许多方面,他们将自己的经历视为国家多元化故事的一部分。

尽管新移民在适应美国生活方面或美国出生的亚裔成年人在驾驭他们的双重文化身份方面面临挑战,他们仍称美国为他们的家。许多人还表达了回馈或支持他们社区的强烈责任感,以自己的方式与他人分享他们的文化遗产。

从殖民地到成立一个独立的联邦国家、开发未知的大陆土地、南北内战,美洲大陆上需要一个愿景,一个形而上的“理想型”愿景,以凝聚不同的利益集团,为人民描绘一个断然美好的未来。

美国与中国同样正步入老龄化社会,随着“婴儿潮”一代步入老年,老年人口数量将持续上升,2030年“婴儿潮”一代均超过65岁,每5个美国人中就有1个是老年人,2034年老年人口数量更将首次超过儿童数量。2060年美国老年人口将达到9500万,占比达到25%,而85岁及以上人口预计到2035年将增加1倍,到2060年增加近2倍。

移民政策能有效地对美国社会的老龄化挑战形成缓冲,目前美国新移民的平均年龄为31岁,低于38岁的总人口平均年龄。未来几十年美国将成为一个更多种族和种族多元化的社会,2060年白人以外种族将占总人口的32%。其中,属于两个或两个以上种族群体(即多种族)的美国人口增速最快,其次是亚洲人和西班牙裔,但西班牙裔和多个种族的人口增长来自族裔自然增长,亚洲人数量增长的主要动力则是较高的净国际移民。

吸引外国人来移民无非出于两种目的,一个是为财富,一个是为人才。随着目前美国对移民更加挑剔,把不同类别的人才进行了详细的划分,并且每一类都有可供实操执行的标准,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移民法规的精细程度可以与之相比。全世界的人才和有钱人源源不断涌入美国,带来了美国的繁荣,并使得美国成为一个超级大国。

Latest from Blog

在台湾问题上,总统拜登应该听取参议员拜登的意见

拜登总统在9月18日播出的《60分钟》(60 Minutes) 节目采访中,再次承诺美国将从军事上支持台湾防御中国大陆可能发起的“入侵”。但不久之后,白宫工作人员却试图收回他的“明确声明”。在台海问题上,为何美国总统和行政办公室的说法前后不一?他们都发表过怎样的争议性言论?这些言论将给美国社会和美中关系带来怎样的影响?

“对美我们既要斗争又要劝解教育”

从5月29日起,“美中故事汇”每周将为中国媒体对美国的文字报道做简单汇编;从8月15日起,该汇编将聚焦中国社交媒体对美国的报道。本期涵盖的时间段为美国东部时间9月12日至9月18日。

中俄关系的基础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在某种程度上,中俄之间“上不封顶”之所以触顶,是因为俄乌战争并非中国政府“利之所在”,中国政府与俄罗斯所建立的紧密经贸合作关系是出于一种“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的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