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危机可能正变成新“灰犀牛”事件

本文转自微信公号「Chairman Rabbit」,原文标题为“台海问题可能正在变成一个“灰犀牛”。

“黑天鹅”,指的是发生概率非常小,难以提前预测,但一旦发生,就有极大负面影响的潜在事件。

“灰犀牛”,指的是发生概率比较大,可以提前预测,一旦发生负面影响也极大的潜在事件。“灰犀牛”有一个重要特点是:你可以看到它正在以某种速度向你冲来,但它的速度又不那么快,在被撞之前,你有一定的时间可以做好准备。

台海安全问题,到底是一个“黑天鹅”事件,还是一个“灰犀牛”事件呢?

目前看来,其实已经变成一个“灰犀牛”事件了。

导致这个状况的就是美国。

在台海问题上,中国是在明面上的。我们打的是明牌。一切都在桌面上。中国有核心,有一体化的决策与一体化的行动,有民意的整体支持。说白了,我们说的是一个声音,做的是一件事。

美国不同,美国没有核心,政治是分权、去中心化的、离散的,碎片化的,有白宫,有国会、有党派,有联邦政府,有州和地方政府(本质上都是平行的结构),还有各种利益团体和社会组织,能够引导策动选民反过来影响政治,抑或响应选民的民粹诉求来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而且美国的问题很严重,现在不仅仅是分散、去中心化,而是对立、撕裂、内爆。总而言之,美国没有一个人能说了算,自然也就没有一个声音,大家在做不同的事。

但针对中国,针对台海问题,不能说美国政客没有共识。恰恰相反,“反华”可能是美国政客唯一能够达成的共识。笔者开玩笑说,华盛顿的政客要去团建、修复关系,找到一点点共识,那么只有一件事可以做,就是“暴打熊猫”。

反华在华盛顿是政治正确的。政党政客之间很多的通融、协作,需要反华作为支撑和出口。

在台海问题上也是。美国是挑动台海问题的最主要方面。在大方向上,这就是政客的共识。

表面上,美国说要维护台海的“现状”(status quo)。实际上做的是两条:

第一条,极力希望维护中国大陆与台湾不统一、分立、分治的现实状况。他们认为,这个才是“现状”,是要一直维持下去的。所以,中国大陆所提的统一台湾之事,他们认为就是对台湾的威胁,是在改变“现状”。这些都是摆在台面上说的,不是对字里行间的猜测和分析。

第二条,美国实际在做的,又是极力挑拨“现状”的被改变,一方面是鼓动台湾往前迈进一步,也就是朝着分立、分治的方向上迈进,并不断巩固这个“现状”的成果;另一方面,则是挑拨和刺激中国政府,逼迫中国政府采取某种行动。这样就达到了美国所说的中国政府在“改变现状”问题,使得美国可以掌握主动,对中国采取进一步的行动。这个不是阴谋,都是阳谋。

美国的政客们,从白宫到国会参众两院的政客,都在结合自己的利益考量,以不同的方式朝这个方向努力。

传统上看,白宫是比较保守的,因为它已经在台上了,统领各个部门,能看到各种问题的历史经纬和复杂性,一般不想搞出特别重大的危机,愿意延续之前的一些做法。中国政府和美国对接的界面,就是白宫。我们和白宫沟通,总体而言还是觉得更加容易相互理解,更加舒服一些。当然,Trump是个例外,我们一会儿再说Trump。

国会方面,众议院的议员辖区更小(对具体的选区负责),一般会更加关注本地议题、本地事务,缺乏全国的视野和野望。但反过来,他们更加“接地气”之下,也更加民粹导向,希望响应基层民众的声音。这就使得他们更加偏激。如果在美国基层民众和社会里,反华成一种主流,那么可想而知众议员们会如何行动。Pelosi就是众议院议长(民主党)。

参议院的辖区更大(对州负责),一般会更加超越地方,关注全国性事务、国际性的事务。这些人很多都有当总统的野心。奥巴马、拜登、希拉里这些,都是参议员。当反华成为美国外交政治的主旋律,也可以想而知参议员们的取态。

这么一来,看来看去,如果说白宫且可以谈一谈的话,国会里似乎就没什么“好人”了。

从各种角度看,我们肯定需要把白宫作为美国政治(还不仅仅是狭义美国政府)的代表,以白宫为抓手,影响美国政治。

但是现在的白宫能够影响美国政治么?首先美国是一个50:50分裂的国家,有一半人就不支持民主党。另外,Biden作为民主党的总统,现在的民意支持率不到40%,公众对他是非常不满意的。

Biden的业绩表现一般,而且尽显老态龙钟,让人担心其不仅无法政治自理,甚至可能无法自理。到2024年大选,他就是82岁了。我不觉得美国人做好准备,把这样一个老人再次推上总统的位置。再看他的副总统,Kamala Harris,更是不讨人喜欢。民主党幕僚认为,Kamala Harris是个“定时炸弹”,因为她不讨喜,没有被选举成为总统的可能性,因此也无法以任何形式接Biden的班;一旦Biden出了问题,Biden-Harris这个平台就会崩溃。

Trump还没有点破要竞选2024年总统。但这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了。他就差挑选一个时机来正式公布这个事情。

Trump复归。民主党拿谁去应对?这才是民主党现在最大的问题:Biden在2024年的连任问题。这个问题,是民主党面临的“灰犀牛”问题。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是不是应该让Biden宣布放弃竞选呢?谁可以逼他放弃竞选呢?谁来接任呢?我觉得可能没人确切知道这样一个“退出”、“换马”的机制和通路能够如何实现。

所以,民主党总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美国国会的中期选举在今年11月进行,现在都认为共和党会表现得很好,民主党岌岌可危。这次选举,会重新决定众议院的全部435个席位,是个真正的大换血。作为众议院议长,Pelosi肯定得出来做点什么,得攒政治人品,帮助一下民主党的政客们。

显然,他们认为外交是可以加分的,方位对准的是亚洲/台湾,议题则是反华。

这是民主党的“自救”行动。

Biden能够管住这些政客么?如果Biden能够帮助这些议员选举,那他对他们会有一定的影响力。如果他是一尊泥菩萨,不仅不能帮助他们选举,还会妨碍他们选举,那显然就没有影响了。

这就是美国的局面。

现在的问题,其实已经不是Pelosi亚洲之行/访问台湾的问题了,而是2024年的格局。

未来几个大事。

——即将召开的二十大。这一定是个胜利的大会,并会谋划未来五年乃至更长时期党和国家职业的目标任务和大政方针。大家可以预想,美国政客一定会不遗余力地把我们党代会所宣示的内容,支持他们的反华政治。

——2022年美国中期选举。这个中期选举涉及众议院全部435个席位(以及参议院100席位里的35个席位),是一个“大洗牌”。过去数个月的民意调查及政治评论认为,共和党会在选举里面占优。如果民主党丢掉了众议院,基本上Biden在本届任期结束前也不可能推动大事,并且共和党的阻挠会使得他更加难以实现政绩。他已经提前成为“跛脚鸭”。并且,这次选举反映美国民意,可以被看作2024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某种“预演”。

——2024年1月的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可以设想,民进党将激活整个选举机制,调动全部的选举资源去运作争取胜利。他们将充分利用台海问题的紧张及国际地缘政治的变化去鼓动政治支持。过程中,美国政客将遥相呼应。

——2024年11月的美国总统大选。这时也只剩一个问题了,就是Trump有没有可能复归。大家可以思考一下,以Biden现在这样的颓势,连任还有没有机会?Trump的上任是不是一个大于50%概率的事件?我个人认为是的。我们可以拭目以待,让历史揭开自己的新篇章。

如果Trump上台,我认为他将竭尽全部力量,推动反华政策。反华将是他的任内的最大主题。他将被铭记为一位反华总统。

基于这样的考虑下,眼前台海问题的紧张升级,就会被纳入到他们的视野内。

我们反应越激烈,Trump及其它美国政客就越能看到“挑拨”台湾问题的“价值”。说穿了,遇到这样的人,我们越生气,他们就越来劲,越希望挑破我们的底线。

俄乌问题,就是这样的逻辑发展演变而来的。

俄乌问题的演变,对于欧美来说并不是好事,但选举政治家都是各自为政,考虑自己的短期利益的,没有人真的会从国家大政和长期历史维度去考虑问题。所以,美国和北约不断挑拨导致俄乌冲突发展至此,是有内在逻辑和必然性的。

这时,从大历史角度看,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对”或“错”的问题了——比如说,我们对,美国错,诸如此类的价值判断。分析“对”和“错”已经没有意义了——并且我们的价值判断可能是他们发自内心不认可的。但这并没有关系,也不重要。因为我们的判断对我们来说才是真实和重要的。这就和俄罗斯乌克兰问题一样。在这个时候,做判断也就“没有意义”了。更重要的是从大历史角度看事情发展、演变的逻辑。

当这一个逻辑被确立下来,并且可能导致冲突的时候,也就成为了一个“灰犀牛”。

俄乌冲突,就是一个发生在欧洲的“灰犀牛”。

在美国政客的主导下,同样的错误,还会继续不断的发生。不要对他们报以任何幻想。

回到Trump当选总统后的场景,他的“反华百日”:

——大力推动台湾加入联合国及其他国际组织与体系;

——大量增加对台贩卖军事武器;

——鼓动台湾参加某些东亚的军事合作伙伴甚至同盟关系(日本肯定立即配合)

——派遣重要阁员(例如国务卿)正式造访台湾

——与台湾当地领导人见面(初次可以选在第三国见面)

——与台湾建立某种更加正式的外交联系/关系

——邀请台湾地区领导人或政府官员访美,高级别接待;

——亲自拜访台湾;

——拉上日本等周边国家,在台湾周边实施大型军事演习;

——推动国会立法或签署行政令,正式废除、废弃、拒绝承认之前中美公报的部分内容;

——全面升级对中国的金融战、科技战、制裁等,并逼迫台湾纳入反中体系和框架之中

因为Pelosi访华导致的台海局势问题紧张升级,会使得Trump进一步看到其中的政治价值,变本加厉的采取行动。

过程中,Trump肯定会虚张声势。正如俄罗斯问题,他对职业高尔夫球手John Daly所说的,为什么Putin不会在Trump任内对乌克兰采取行动?Trump认为,因为这是Trump告诉Putin:“如果你敢这么干,我就用核弹炸莫斯科”(We’re gonna hit Moscow,)。Trump说:“他是有点相信我的,大概信个5%,10%,但这就够了。”(And he sort of believed me, like five percent, 10 percent. That’s all you need)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trump-john-daly-golfer-video-putin-hitting-moscow-nuclear-threat-2022-3。

他会这么对待俄罗斯,也会这么对待中国。并且还有一个重要区别,Trump及其所代表的美国民粹右翼(以及欧洲的极右翼)根本就不想和俄罗斯发生冲突。恰恰相反,他们是很喜欢俄罗斯的,希望和俄罗斯修好,“共商大事”,并把注意集中转向中国。

内心深处,Trump认为台湾距离美国太远,美国不会为其牺牲一兵一卒。他曾告诉一个共和党参议员:台湾离中国近在咫尺。而我们呢,在8,000英里以外。如果他们采取军事行动的话,我们特么什么也干不了。(“Taiwan is like two feet from China,” Trump told one Republican senator. “We are 8,000 miles away. If they invade, there isn’t a f***ing thing we can do about it.” https://www.bloomberg.com/opinion/articles/2022-07-29/pelosi-s-taiwan-trip-would-anger-china-and-may-trigger-trump-prophecy)

但是:这一不妨碍Trump虚张声势威胁我们,而且如果美国国内真的有任何的正面响应,他一定会加以利用,改变他的策略(这一条是我们要注意的);二不妨碍他极力推动对台湾提供军事及其它援助,阻挠我们的事业。

所以,美国是台海局势的最大威胁,实际上是希望牵着我们的鼻子走,并把台海问题变成了一个“灰犀牛”事件。

在国际事务上遇到这样不计代价、不顾后果的疯子,我们应该如何应对呢?

可能还是得回到我们把握台海局势基本原则:“要牢牢把握两岸关系发展主导权和主动权”。这就看,何为把握主导权和主动权了。应该说,非常考验我们的智慧和定力。

Latest from Blog

走四方:李若专访

每报道一条震撼的美国社会的新闻,对我来讲都是对美国社会的重新一次的认知和更深一刻的体会,那这种认知和体会会留下来,会让我把这个社会看得更透,或者甚至于可以说把这个人生看的更透,这是留下来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