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武:脱钩后的日子肯定不是我们希望过的那种

本文转自微信公号「读书人的精神家园」。

中国国际金融30人论坛第七届研讨会7月2日举行,香港大学亚洲环球研究所所长、香港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国际金融论坛学术委员陈志武在会上发表演讲。以下为内容摘录。

谢谢高老师!非常高兴听到王行长(王永利)的分享,他讲得非常到位,特别是对美国和西欧针对俄罗斯的制裁及由此产生的影响,他解读非常专业,非常到位。

他也谈到了(我也非常认同)把俄罗斯储备资产冻结起来,可以说是至少二战以来世界历史开了一个非常糟糕的先例,使今后神圣不可被侵犯的金融工具的财富载体价值遭遇冲击。向未来看几十年、一百年,这次行为对今后国际金融市场,特别是不同国家金融一体化的发展,构成非常长久的负面冲击,伤及金融全球化的发展前景。

我想讲的第一点是,今天我们已经看到了美国和西欧国家的制裁现实,中国和其它国家到底该怎样反应,该怎么做。

刚才王行长也讲得非常明确,如果中国要跟世界经济、世界金融体系脱钩,这是不是一个选项?特别是出口时要求其它国家必须用人民币支付,总体上这是否现实?

刚才王行长讲到,对俄罗斯来说,之所以选择买天然气时必须用卢布支付,像德国、意大利等国家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就像我们吃饭一样离不开,完全由卖方支配的事情,俄罗斯可以这样要求,由此抬升对卢布的需求,使卢布升值,等等。

当然,也有一些中国商品对其它国家来说至少短期内是非常关键的,要是中国这些公司不给他们出口,他们可能短期内找不到别的国家给他们供货,但绝大多数商品是可被替代的,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制造业公司赚的利润那么薄,在出口过程中没有很强的定价权,更没办法威胁对方说你要是不给我更好的价钱、不给我人民币支付我就不卖给你,因为对方可以找别人去买。

在这样的背景下,除了少数情况,中国出口没那么多选择,难以强行要求以人民币支付,尤其是中国的出口顺差那么大,这个路走不通的

今天的国际金融体系涉及到的面非常多,只要中国继续对外开放,不管是人员的对外开放,还是商品的对外开放,只要有任何一项,中国想要从国际金融体系里脱钩出来不太现实。只要金融跟外面脱钩,到最后,必然在其它方方面面也必须跟国外脱钩。

所以,根本的国际战略选择不是要想办法从国际体系里脱钩出来,就像明太祖朱元璋推行海禁那样,中国不应该在任何意义上采取海禁4.0,因为自己跟自己玩的局面会给中国社会再次带来灾难,这是我想要讲的第一点

通过这次西方跟俄罗斯之间的制裁和反制裁,让我们看到,留在国际大家庭、保持对外开放,尽量接受普世价值,这是上策之上策,成本最低,好处最大。对于世界潮流,就像孙中山说的“顺之者昌”,其实过去40多年改革开放的成就也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第二点,就像很多人呼吁的那样,减少外汇储备,把3万亿外汇储备里的美国公债等卖掉。问题是,卖掉美债后,那些钱也拿不回来,也要去买欧洲国债、日本国债或其它外国资产,到最后还是会引出方方面面的问题。做金融的人很清楚,美国国债市场仍然是世界上规模最大、流动性最好的保值投资市场。

说到金融脱钩,中国在资本市场方面是不是可以跟世界脱钩?最近几年,业界很多朋友一听到别人说要跟国际资产市场、尤其跟美国股市脱钩,很多国内创业者,做投行,做PE、VC风险投资的人就吓死了,因为稍微做一些观察就会看到,过去20多年,哪个行业有机会得到来自香港、美国、欧洲的风险资本支持,那个行业的创业创新活力就非常强。而一个行业是否能得到风险资本,又取决于那个行业的公司是否能到美国、香港去上市。哪个行业能够境外上市,那个行业就更容易得到创业资本和风险资本的支持,那个行业的创业活力就越强。

最近几年,很多朋友说我们中国现在最不缺的就是资本。现在,不管是地方政府,还是很多企业家个人或公司,都有大量的风险资本基金、PE基金、VC基金。但,在他们看到这个现象的时候忘记了一点,就是之所以国内这些年风险资本、创投资本非常多,是因为他们都看到了有那么多公司到美国、到香港上市后能很快变现股票,并且可以很快实现那么多亿万富豪梦想。也就是说,正是因为有海外上市的通道,国内的资本供给才多;一旦这个海外资本市场通道被中断,那些国内资本也会跟着消失的,那就从根本上打击国内的创业创新动能

比如,最近两年中国公司到美国上市被卡住了,这已经大大伤及国内企业的发展动能,消散大量创业热情,让企业家郁闷。

我想说的是,对今天的中国,每个金融行业都已跟世界金融体系对接上了,各金融子行业都跟外面连在一起,包括中国在海外的储备资产。

许多朋友说,为什么中国创业创新要那么依赖国际资本市场?为什么我们自己不能更快、更好地发展A股市场?甚至于香港的资本市场基本上也是在快速地内地化,我们怕啥?有了A股市场加香港股票交易所,我们不就可以理直气壮和美国、欧洲资本市场脱钩了吗?但是,很遗憾,就像我们问为什么人民币不能像美元那样成为世界最大的支付货币、储备货币一样,资本市场需要很多相配的体制基础的

比如,国内证券监管部门继续对哪些公司可以上市、哪些不可以上进行非常严格的管控,对上市过程中的定价和上市后的股票价格、资产交易和定价,也做细微管控,还有那么多的窗口指导,一会要求停止买股或者卖股,另一会又命令你多买股、“买股就是爱国”,等等,整个就不是一个市场,而是行政操控的物资部。这就使A股价格在大多数时候跟基本面脱钩,股价和基本面各玩个的。这样的股市能搞好吗?基于这样的股市的金融体系能够胜任经济发展的要求吗?

如果大多数时候资产价格和基本面脱钩的话,这样的资本市场是没办法起到我们希望看到的作用的。这就是为什么过去三十多年方方面面的专家,特别是官员表达了那么多的强烈愿望,但A股市场还是不能成器自强,不能发挥应该发挥的作用。

很遗憾的是,就像很多其他行业一样,官员们越是着急,就越去多管,反而把本来属于市场的事情,都变成了政治化、行政化的事情。到最后,这些市场永远不可能真正地像模像样,达到它们应该有的状态。

因时间关系,我不多说了。主要意思是,不要一碰到什么事情时首先想到的就是要自己玩,要和这个国家脱钩、和那个国家脱钩,因为脱钩的结果,只会把我们祖先从十九世纪推动洋务运动以来到今天,经过一百多年的努力所实现的与世界接轨,又给倒退回去。这个时候千万不要去脱钩,尤其不要主动去脱钩,因为脱钩后的日子肯定不是我们希望过的那种日子。

Latest from Blog

在台湾问题上,总统拜登应该听取参议员拜登的意见

拜登总统在9月18日播出的《60分钟》(60 Minutes) 节目采访中,再次承诺美国将从军事上支持台湾防御中国大陆可能发起的“入侵”。但不久之后,白宫工作人员却试图收回他的“明确声明”。在台海问题上,为何美国总统和行政办公室的说法前后不一?他们都发表过怎样的争议性言论?这些言论将给美国社会和美中关系带来怎样的影响?

“对美我们既要斗争又要劝解教育”

从5月29日起,“美中故事汇”每周将为中国媒体对美国的文字报道做简单汇编;从8月15日起,该汇编将聚焦中国社交媒体对美国的报道。本期涵盖的时间段为美国东部时间9月12日至9月18日。

中俄关系的基础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在某种程度上,中俄之间“上不封顶”之所以触顶,是因为俄乌战争并非中国政府“利之所在”,中国政府与俄罗斯所建立的紧密经贸合作关系是出于一种“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的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