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规模枪击事件频发为何无解?

作者:蒲婧新,法学博士,上海环太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现任南京财经大学外语学院副教授,山东大学全球胜任力研究院研究员。毕业于南京大学历史学院国际关系专业,主要研究方向为中美关系研究,跨文化研究,中西方哲学对比诠释研究。曾访学于英国莱斯特大学历史学院,美国佐治亚南方大学外语学院(富布赖特访问学者)。

本文首发于上海环太国际战略研究中心。

枪击事件一直是令美国十分头痛的社会问题,每年都有成千上万人死于枪击事件。尽管呼吁控枪和禁枪的呼声持续不断,但对这个问题却存在着严重的意见对立,其背后涉及的问题众多且十分复杂,不能以简单的思维去看待。但无论如何,这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需要认真地梳理与分析。 

一、频繁发生的枪击案已成为美国难以根治的社会问题

2022年5月14日,美国总统乔・拜登和第一夫人吉尔•拜登在参加纽约布法罗一家超市严重枪击案受害者的纪念活动时,谴责白人至上主义是“贯穿我们国家的毒药”。此次枪击案发生在纽约州水牛城(Buffalo) 一家名为顶级友好市场(Tops Friendly Markets)的超市,该超市位于一个非洲裔美国人为主的社区。当时枪手身穿防弹衣,戴着装有摄像头的军用头盔,并用Twitch现场直播了这次屠杀。枪杀事件共造成10名黑人死亡,3人受伤。其中11名受害者是非洲裔美国人,2名是美国白人,同时,死者中有四人是该超市的员工。美国警方通报中,将此次枪击事件定性为种族仇恨犯罪。该枪击案的袭击者是名年仅18岁的白人,他特意驱车320多公里,寻找黑人聚居区。案发前,该男子曾在网上发布一份所谓宣言,称自己是法西斯主义者和白人种族至上主义者。他还引用了“白人种族灭绝”和“白人替代”阴谋论来解释他对少数族裔的怨恨,并自称在政治上属于“威权主义左派”。

 在该枪击案发生几个小时后,洛杉矶市中心中央市场也发生致命枪击事件。5月15 日下午1点半,南加州华人聚居的橙县一座教堂也发生枪击事件,造成1死5伤。

事实上,在过去几年里,美国经历了持续的大规模枪击事件。截至2022年5月14日,今年美国已发生了298起大规模屠杀性枪击事件。依据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定义,所谓大规模屠杀是指4人或4人以上死伤的谋杀事件(不包括枪手)。迄今为止,美国几乎没有一个州、城市或城镇能幸免于枪支暴力,每年有大约33000人死于枪支暴力,这不仅仅是一个巨大的数字,而是一个个鲜活生命的逝去和众多家庭的支离破碎。在枪支法律最薄弱的州,枪支暴力事件往往会更多。美国的枪支暴力死亡率是其他发达国家的15到20倍。

令人无奈的是,美国至今对根除枪支暴力事件都显得无能为力。现实情况是,私人枪支管理一直是美国社会的敏感话题,“禁枪派”和“反禁派”针锋相对,争论不休。因为,美国社会中关于枪械管制的争论,既涉及公民权利、政府权力以及公共秩序之间的关系问题,文化传统、价值观念、利益集团、党派之争等因素也交织其中,导致问题非常复杂。

二、美国个人拥有枪支的权利受宪法保护

依据法律,美国人的确有权保存并携带枪支,这意味着政府不能禁止人们拥有手枪甚至其他枪支,政府也就无法让枪支在社会中消失。以美国“全国步枪协会”为首的“拥枪派”认为,民间拥有枪支是宪法明文规定的权利,也是美国人民用以反抗暴力的唯一手段,因此绝对不可限制。他们的核心论点是:枪不会杀人,只有人才会杀人……。

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规定,人民拥有武器的权利不可侵犯,美国宪法保障人民拥枪自卫的权利。据此,人民拥有武器权利不可侵犯这种观念,便不断地被最高司法部门所伸张。2008年6 月26日,美国最高法院以5:4的投票结果通过裁决,推翻了华盛顿自1976年起实行了32年之久的禁枪令,扩大了保障公民持枪自由的宪法条款的适用范围。这意味着美国公民在各州都有权持枪,也对美国各州和地方枪支管制的法律带来挑战。

客观而言,微弱多数的司法票决,既代表不了主流民意的走向,也反映出不同立场的争论态势。然而,这个法律裁决是美国人认可的社会制度下的产物,只能服从。当然,其实美国枪支问题背后,暗藏着一个国家深厚的枪支主义的文化观念和法律传统。据美国官方统计,美国民间大约有2.3亿支枪,大约38%的住户都有枪,是全世界私人持枪率最高的国家。人们持有枪支的理由包括:安全考虑、娱乐狩猎、更有相当一批美国人就是喜欢枪,把枪支收藏当做一种爱好。在美国,合法的枪支交易机构甚至比麦当劳连锁店还多。“拥枪派”美国人认为,枪最能体现美国人野性、刚强、独立不羁的个性,枪支之于美国,犹如奶酪、咖啡、快餐之于美国,是美国文化中的必要元素。这就导致一些“控枪派”美国人也时常处于纠结之中。他们虽然支持枪支管制,但也不愿严格到欧洲那种程度,更不愿放弃个人拥有枪支的权利。

三、对购枪者缺少强大、全面的背景调查系统

美国发生的大规模枪击事件,经常被认为是由精神错乱、痴迷枪支、情绪不稳定的男子所致。虽然事实并非如此,但人们依然担心对购枪者的具体情况缺乏深入全面了解,显然是重大枪击事件发生隐患的根源。例如,那些有长期精神病史或有犯罪记录和暴力袭击史者,如果他们可以轻易购买枪支,那毫无疑问将对社会构成潜在的严重威胁。

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的美国,对黑人社会和政治暴力的广泛关注,引发了人们对枪支所有权进行改革的呼吁,政府官员、联邦调查局(FBI)分析人员和精神病学专家主张,使用心理健康标准来限制枪支获取的权利,不仅限制严重的精神疾病患者,还包括“酒鬼”、“吸毒者”和政治抗议者购买枪支。基于这一前提,美国精神病学协会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后来建议,“对私人持有所有类型枪支进行严格管控。”但是,由于没有一项全面的联邦法律要求对全国所有枪支销售进行背景调查,实际上,在美国的29个州中,犯罪分子、家庭虐待者和其他被禁止持枪的人,只需从无证卖家(包括他们在网上认识的陌生人)那里就可以购得枪支,这样他们可以很容易地避开背景调查。根据美国现行法律,有营业执照的枪支经销商,需对购枪者进行背景调查,但无照销售商和私人转让枪支却无须对购枪者进行背景调查。显然,只有填补美国联邦和州背景调查法律的漏洞,才可以有效防止枪支落入法律禁止持有枪支者手中。

美国国会众议院当地时间2021年3月11日表决通过两项法案,以加强对枪支销售和转让的背景调查,确保被禁止拥枪的个人无法获得枪支。虽然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了加强购枪背景调查法案,其中,《跨党派背景调查法》虽对无照售枪、网络售枪和私人枪支转让的背景调查做出规定,但对家人间作为礼品馈赠的枪支转让等少数情形予以豁免。这无疑还是为后续的枪击暴力事件留下了活路。

鉴于民主、共和两党在控枪问题上的尖锐分歧和两党在国会参议院各占50席的对垒局面,任何一方的方案若想达到闯关所需60票的门槛均十分艰难。民主党人表示,减少美国枪支暴力的途径是通过国会立法阻止杀伤性武器落入不负责任的人手中。共和党人则认为,多数枪支犯罪并非合法购枪者所为,加强背景调查不能有效阻止重大枪击事件发生,反将妨碍一些需要拥枪自卫的人及时获得枪支。由此可见,深层次的党派分歧和利益集团,无时不在影响着政治力量以及立法过程。由于利益集团的介入,美国两党在枪支问题上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政治立场,总体上共和党主张持枪权,而民主党倾向于枪支管制。

四、白人至上主义不除枪击事件必将不断

美国是以白人为主的社会,白人至上主义一直存在。白人至上主义者相信,白人在智力方面优于所有其他种族。根据康德的说法,人类被分为四个不同的种族,其能力和价值水平依次下降:1.白人拥有所有的天赋和能力;2.亚洲人可以接受教育,但不具备哲学所需的抽象概念;3.非洲人可以接受教育,但只能作为仆人;4.印第安人,他们根本不能被教化。

自美国前任总统特朗普执政以来,美国政治的泛种族化愈演愈烈。几乎在所有问题上,左右、黑白、自由、保守势力之间,都竞相攻击对方为种族主义。尽管这一泛种族化趋向并非始于今日,但特朗普及其对手都在最大限度地利用甚至强化种族问题,攫取更多政治资本,为大选排兵布阵,其结果是造成美国政治进一步种族化、碎片化和极端化。拜登入住白宫后,这一状况并未得到有效改善。

在西方观念中,所谓的文明冲突,实际上是各类种族冲突的最高阶段和最后阶段,且无可化解。种族和社会阶层的紧张关系,也会对枪支暴力作为个人或群体问题的“疯狂”框架产生巨大影响。新冠疫情爆发后,美国人购买了创纪录数量的枪支和弹药,其中一些人受到恐怖主义思潮的蛊惑,在网上花大量时间吸收恐怖主义理论,深陷入虚假信息和极端主义宣传之中。在疫情肆虐的两年之后,部分美国人深感焦虑和愤怒,加之阴谋论的盛行,种族主义情绪高涨,导致很多亚裔人在疫情期间遭到各种形式的仇恨和袭击。可见,如果美国白人至上主义的顽疾不除,枪支得不到有效管控,白人以外的族裔将是枪击事件最大的潜在受害者。而为防范和报复白人袭击,还可能导致其他族裔人群的反击,从而导致枪击事件的恶性循环。 

五、结论

美国与枪支有着特殊深久的历史联系。自建国之初起,枪支就融入了美国社会,对许多美国人来说,枪支一直是他们的骄傲。无论是狩猎、体育射击还是个人保护,大多数枪支拥有者都将携带武器的权利视为他们自由的核心。与此同时,与枪支有关的暴力事件也一直困扰着整个美国社会,因此有关枪支政策的辩论一直分化严重。多年来,如何在持枪权和公共安全之间取得平衡,一直是个政治上的烫手山芋,国会一直小心翼翼地处理这个问题。共和党人普遍反对任何形式的枪支管制立法。为了反对共和党,新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已经把通过枪支管制立法作为优先事项。目前,众议院在两党的支持下通过了两项加强和扩大背景调查程序的措施。众议院还通过了对《暴力侵害妇女法》的重新授权,但遭到全国步枪协会的反对,因为该法案旨在防止家庭暴力者获得枪支。

目前,美国的枪支所有权政治已转向右倾,加之白人至上主义者对于枪支的热爱,以及拥枪自保的根深蒂固文化传统,致使美国枪支泛滥难控。与此同时,枪支作为一种高附加值商品,涉及美国的巨大产业链,后面的利益集团拥有强大的政治能量,多数人不敢得罪,一些政客却为他们站台。更重要的是,私人拥有枪支受宪法保护,枪支又可自由买卖,最终导致枪支泛滥及由枪支引发的大规模暴力事件,在美国基本上是个无解的问题。换言之,持续不断的枪击事件证明,只要控枪问题一天不解决,枪击事件将很难减少,会继续成为美国公共安全和民众生命的严重威胁。

Latest from Blog

走四方:李若专访

每报道一条震撼的美国社会的新闻,对我来讲都是对美国社会的重新一次的认知和更深一刻的体会,那这种认知和体会会留下来,会让我把这个社会看得更透,或者甚至于可以说把这个人生看的更透,这是留下来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