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的悖论

作者:鲍盛刚,曾获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本科及国际政治硕士、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比较政治学硕士。任教华东师范大学国际政治研究中心,后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习国际关系,就职于在加拿大海外集团。

已故美国地缘政治战略家布热津斯基曾经写到:我们这个时代的悖论是,人类社会正同时朝着更加融合和更加分散的两个方向发展。一方面,人类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另一方面不同社会之间的差异在扩大。在这种背景下,地理上的邻近性不仅没有促进相互融合,而且导致了相互间的紧张关系,这种紧张关系是由有关全球性拥挤现象的一种新观念所引起的。可以说目前中美关系的变化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悖论的最典型表现。

30多年前,美国与西方国家是经济全球化的倡导者与推动者,而产业转移被认为是一条“微笑曲线”。曲线两端朝上,在产业链中附加值更多体现在两端,设计和销售,处于中间环节的制造附加值最低。微笑曲线中间是制造;左边是研发,属于全球性的竞争;右边是营销,主要是当地性的竞争。显然,在这条微笑曲线中,微笑的是美国与西方国家的大型跨国公司,因为它们控制了两头,由此控制了利润,而至于中国与新兴经济体国家作为制造加工中间环节,实际上是为它们打工而已。所以,当时美国与西方国家大多数人对于产业转移与中国制造不屑一顾。但是,30多年后,“微笑曲线”突然变成了“哭泣曲线”,美国与西方国家认为是中国抢走了他们的饭碗,掏空了他们的制造业,是中国剥削了他们。中国“吃亏”变成了美国“吃亏”,这又是因为什么呢?究其原因,我们不难看出,美国企业是中美贸易的最大赢家,他们在中国赚得盆满钵满,所以对他们来讲中国是机遇,绝对不是威胁。但是,问题是他们在中国获得的利润并没有惠及美国社会,相反是以牺牲美国社会和国家利益为代价的。一方面由于将产业外包或者转移到中国,导致美国自身产业的空洞化,就业机会的流失,中产阶级的贫困化。另一方面随着产业外包与转移到中国,然后又将产品运回美国销售,尽管产品价格是降低了,这有利于消费者,但是美国与中国的贸易逆差却上升了。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变成了世界工厂,美国变成了能源与农产品出口国,这一变化又进一步加速了世界权力中心的转移。

目前,美国认为过去30年美国对华选择接触政策是一种错误,因为它不仅没有通过市场化改变中国,而且它导致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产业与财富转移,改变了以美国为中心的全球产业链体系。那么,同样目前美国选择遏制与脱钩对华政策也未必是一种正确,或者说它将倒逼美国企业回流,从而使美国再次强大。相反事实上它将增加成本,降低利润,由此降低美国企业的全球竞争力,或者说有可能倒逼美国资本与产业加速流向中国,从而使美国更加衰退。所以有学者认为美国过去是要钱不要命,现在是要命不要钱,但是没有钱,又如何保命呢?继续对华接触政策无异于等死,而选择遏制与脱钩政策又无异于找死。可以说这就是美国对华政策的两难。

30多年前,新自由主义潮流风靡全球,英国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解释道:理由是“别无选择。”市场掌握全局,那些试图违背历史潮流的国家将会为它们的愚蠢付出代价。是经济,傻瓜。但是,30多年后,人们认为这种认识是肤浅的,因为正是权力决定了权威与市场之间的关系,除非施展权力和拥有权威的人允许,市场不可能在政治经济方面发挥主导作用。是政治,傻瓜。那么,到底是国家决定市场,还是市场决定国家呢?显然,如果说经济学家致命的自负是否认政府与权力的作用,那么我们也可以说政治家致命的自负往往是无视市场的规律。

Latest from Blog

“‘习拜会’对当前紧张的中美关系止跌回升具有重要意义”

11月14日,中美两国元首在印尼巴厘岛会晤。‘习拜会’释放了积极信号,传递出缓和两国紧张关系的氛围,但亦有专家表示,会谈成果虽大,但要警惕美继续打“台湾:牌”。本期简报聚焦中国、美国及其盟国媒体对中美元首会谈及其成果和影响的相关报道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