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永蓬:司徒雷登有什么好感激的?

本文(别不了的司徒雷登)的作者可能在外时间长了,因此就会忘掉一些根本。这样的人和事例很多。我对作者的观点有不同的看法。

1. 总体看法:当年毛泽东领导的不仅是一场全国规模的革命性战争,也涉及广泛复杂的国际因素。作为站在这场革命最前线的人、无可替代的领导者,他对特定人和事的认知是基于当时的宏大历史现实。当今,如果没有深厚的历史研究功底或仅仅从某个角度出发——诸如仅从司徒雷登的某些局部方面看问题,则很容易得出简单而肤浅的结论来,只能作为茶余饭后个人闲聊而已,和真正的历史则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2. 贵文:“假如当年司徒雷登去了北京,中国政府会不会‘一边倒’死心塌地跟上莫斯科并被卷入朝鲜战争,我们不得而知。”

简评:其一,当年新中国诞生的国际背景是二战后两种制度、两大阵营形成,当时中国领导人不得不实行“一边倒”外交政策,才能争取国际支持并开拓外交新局面。“一边倒”政策绝非简单的“跟班小弟”所为;其二,参与朝鲜战争、抗美援朝是当年中国领导人反复慎重思考权衡的结果,也不是什么跟班“卷入”;其三,中国政府的“一边倒”外交政策和抗美援朝,更不是“司徒雷登去了北京”就能决定的。把司徒雷登的作用提升到如此高度,不仅缺少历史认知,还有些滑稽。

3. 贵文“毛泽东没有告诉迷信他的读者的是,司徒雷登并不是‘装着爱美国也爱中国’。司徒雷登是真的爱中国。”

简评:其一,当年的毛泽东和他的同事们不是靠着“迷信”领导中国革命胜利的,蒋介石和帝国主义也绝不能被什么“迷信”和巫术打败的;其二,“司徒雷登是真的爱中国”,或许其有些作为,但放在历史大背景下,就未必合适了。如是,蒋介石也真的爱中国。难道要今日共产党领导的中国给蒋介石平反、树碑立传?可能吗?而司徒雷登毕竟是美国大使,首先代表的是美国利益(这一点领导中国革命的毛泽东恐怕比谁都清楚,也最有发言权),难道当年站在中国共产党对立面的美国(今天依然)会糊涂到指定一个代表中国共产党及人民利益的人担任美国大使?要中国给一个美国大使树碑立传,可能吗?

4. 贵文:“特别是1949年8月18日毛泽东为新华社撰写了评论员文章《别了,司徒雷登》之后,一直到改革开放之前,司徒雷登都被作为了美帝国主义的象征。改革开放之后,学术界对司徒雷登进行了一些实事求是的研究,逐步还原司徒雷登的真实面貌。”

简评:“司徒雷登的真实面貌”究竟是什么?从身份看,司徒雷登的父母均为美国在华传教士,其本人于1904年开始在中国传教。试问:历史上,西方传教士在中国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起到什么作用?再扩大范围,西方传教士在非洲及美洲干了什么,起了什么作用?历史的答案是:传教士充当了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的先锋,其所带给殖民地的仁慈,有效调解了殖民者和被殖民地人民的矛盾,保障了殖民者的统治。如果说中国的反抗、特别是毛泽东领导的革命彻底终结了殖民主义在中国的统治和影响力,那么非洲的例子到现在还有活生生的表现。司徒雷登的仁慈,不仅要从前面看,更要从其背后看。对司徒雷登的思念和感恩大可以适可而止。

以上如有不当,请指正。

Latest from Blog

“‘习拜会’对当前紧张的中美关系止跌回升具有重要意义”

11月14日,中美两国元首在印尼巴厘岛会晤。‘习拜会’释放了积极信号,传递出缓和两国紧张关系的氛围,但亦有专家表示,会谈成果虽大,但要警惕美继续打“台湾:牌”。本期简报聚焦中国、美国及其盟国媒体对中美元首会谈及其成果和影响的相关报道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