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玲: 俄乌和平,期待中国更积极的角色

作者:苏小玲是作家、评论家;原《影响力中国网》总编辑,“北京改革与发展研究会”特约研究员。

俄乌战争已发生近一个月了,但至今仍处于胶着状态:泽连斯基呼吁的和平已得不到切实而有效的回应;而回应谈判的普京,依然会不切实际地漫天要价,一边在战场上照样增派兵力,毫无结束战争的意愿。对此,国际社会正在加大反对侵略的声量。包括试图保持中立的梵蒂冈方济各教皇,也转变立场表达对普京侵略行径的谴责。可以说,在俄军久战无功又损失惨重,并将炮火开始无差别地朝向乌克兰平民,炸毁民房、医院、学校与教堂等非军事建筑,导致近千万的乌克兰人流离失所,普京和他的前线军队已彻底扒下某种自欺欺人的伪装,进一步成为全世界爱好和平的国家与民族的众矢之的。

俄乌战事,已从普京的闪电战术转变成持久对峙。而巨大的战争消耗,已使俄罗斯本来捉襟见肘的国内经济显得难以支撑。悍然发动战争所遭遇来自欧美强劲的经济制裁,可谓雪上加霜。为此有舆论认为,普金将补给军需的希望寄托在与之保持友好的中国身上!的确,中国虽无参战,但不论是作为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还是与俄罗斯的密切关系,其潜在的作用必然为世界瞩目!而美国作为全球老大,即便要迅速阻止这场乌克兰战争并施以周全,无疑也需要中国的支持与帮助。启动中美高层级外交的杨洁篪与沙利文的“罗马会谈”,以及随后更高级的两国元首的“视频通话”,都是双方在进行的一种努力。

正因此,除俄乌战争之外,人们最关注的便是中国将会对停止战争施加何种影响?值得关注的是,3月20日报道,中国驻美大使秦刚在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采访,就中方是否给俄方提供军事援助做了澄清。秦刚以“习拜会”为背景,强调了中国遵守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尊重包括乌克兰在内的各国主权与领土完整。但对具体的俄乌战争,中国则选择了“中立”立场。因为,“中俄互信关系是经历多年在广泛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中俄有长达4000多公里的边界,双方有广泛共同的利益”,而“同俄罗斯的互信关系使得中国能在推动和谈的国际努力中发挥独特的作用。”

中国大使对CBS主持人的回答,给人们可能的最深印象是:之所以不对俄罗斯的侵略行为进行谴责,是由于中国与俄国之间有实际切身的国家利益关系;俄乌战事的背后,是“乌克兰问题有其复杂的历史经纬”,中国不便强加干涉,即便俄军直接武力进攻乌克兰。此外,秦刚对国际“谴责”作用也自有理解,认为这只属于一种“天真”,理由是这种谴责解决不了问题!或许外界更多人会与主持人的感觉一样,这种含糊表达更是无济于事。而谴责,应属于一种基本的是非判断与道义责任。若没这个做原则前提,中国就难以扮演一种公平的角色,给出一个解决根本问题的公正方案。

客观说,不管是否准确地表达了中国政府的真实立场,还是秦刚大使的临场发挥,这样的回应作为外交新闻都是容易引起误读和担忧。而从读者对此消息文章的大量跟帖评论中,人们也应该有所发觉,自俄罗斯陈兵乌克兰边境以来,人们一直在关切着俄总统普京的真实意图以及各国的敏感反应。当军事威胁转变为炮火的直接入侵,一个基本的事实在表明: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国家,正在继吞并克里米亚之后发动了又一场针对乌克兰国家主权的侵犯。这不是普京口中理直气壮的所谓“反纳粹”与维护俄罗斯国家安全的紧迫问题,而是一个具有专制传统、遵从弱肉强食与丛林逻辑的国家,在威胁和破坏人类自由与和平的罪责问题。

战争是政治最高或最后的表现形式。作为执政已20年的政治家,普京不可能不了解这样的常识。既然都已发动了战争,并且也获得了莫斯科统治层的高度认可,这就是一次蓄谋已久的决策,说明他之前已胸有成竹,武装拿下乌克兰志在必得。若不是他过高估计了自己的战术力量与战略能力,意外地遭受乌克兰卓有成效的抵抗,久攻不下,致使前线将士死伤惨重,普京不需要真正而平等的谈判。就是想要阻止这场战争,回到政治解决的方案上,起码得先放下杀人的屠刀利器,但普京还在发表让战争加码升级的全国演说。世界若不继续加以严厉谴责,呼吁俄军停止更猛烈的进攻,又何以营造出或可成功的谈判氛围?

自出现战争端倪始,笔者就在冷静地观察普京与莫斯科的各种举动消息,也试图找出普京所以要陈兵威胁乌克兰的正当理由,例如有关“北约东扩”、“去纳粹化”与“种族灭绝”这样事实不清或无中生有的内外在因素,也包括顿涅茨克、卢甘斯克两个乌克兰州欲成“独立国家”的复杂背景。但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出俄罗斯应该武装侵乌的正当性与合法性。而之后的战争,导致大量无辜的儿童、妇女、老人死亡,民族已经生灵涂炭,无数乌克兰人被迫离国逃亡,成为风雪中哀鸣四起的难民。事实越来越多地证明了这场战争的不义与残酷。它是以牺牲同为斯拉夫民族的一种骨肉相残,如此肆意侵犯主权国家,是国家恐怖主义行为抑或法西斯主义的一次历史再现!

联合国有141个成员国支持谴责莫斯科的决议案,只有5个成员国反对,其余弃权,随后秘书长古特雷斯也发表了义正言辞的谴责声明;而欧洲理事会又以216票赞成0票反对开除了俄罗斯;世界各国的反侵略呼吁、抗议与谴责可谓风起云涌。在俄国国内,个人与集体的反战之声也是此起彼伏。俄罗斯电视台全体人员辞职抗议,有4000多名学者签名反对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可耻侵略。尽管政府发布了严厉的管控措施,镇压反战的俄罗斯良心群体,还是无法完全压制住各种反抗的举动。尽管俄罗斯的穷兵黩武,已造成了巨大的人道主义灾难,可具体如何分辨和看待这场战争的性质,此刻的世界依然存在着分歧。但不管站在西方的还是东方的立场,如何细思和考量自身的得失,都应尽快结束以牺牲生命为代价的战争!

作为战争的旁观者,中国民众中也出现了极不正常的现象,看法也很分裂。某些人不是参与谴责这场不义战争、支持同是友好国家的乌克兰,而是相反,呈现出诸多幸灾乐祸、极为粗暴与恶劣的言论;一股群情激昂的样子,仿佛有人在为自己实现了一次痛快的复仇计划。有个女子在她抖音如此表白:“没办法,(普京)那种经典又霸气的狠话我就喜欢:‘如果俄罗斯没有了,还要这地球干嘛?要是矛盾真到了无法调和,我不介意亲手结束人类文明!’”这种口无遮拦与肆无忌惮,只能代表某种人的野蛮与兽性!半个民族主义者的学者司马南先生,也与普通民众一般异常兴奋。他在微博上声称:“中国的底线是俄罗斯不能败!”他最先把国家代表了;而另一则消息是:一个凤凰电视的卢姓记者,在采访进攻马里乌波尔的俄军这样说:“代表中国人民和中国记者,祝俄军早日胜利!”——感觉像当年的汉奸在讨好日军?

中国人与乌克兰人有“世仇”吗?当然没有!有资料显示,说中国除了关系最铁的巴基斯坦以外,就是乌克兰。中国将乌克兰视为最重要的进口国,很多武器都能看到乌克兰的身影,例如歼15和伊尔78空中加油机。众所周知的那艘“辽宁号”航母,都是从乌克兰购买改装的,它的原名叫“瓦良格号”。另外,中国自乌克兰进口玉米的数量占全年玉米总进口量的29%,大麦占比为26%。一句话,无论是军工还是农业,中乌之间贸易都非同一般,战前也有良好的国家关系。而中国的网民无知无畏,竟能恶毒嘲笑、攻击乌克兰的“戏子总统”泽连斯基;或听信谣言,鹦鹉学舌地称乌克兰为“纳粹国”,大有一副“不服俄帝,虽远必诛”的汹汹气势!尽管如此情形,在微信客上也还是出现了《人民日报》的官方提醒:“中国人支持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是谣言!请大家不要传谣!”显然,官方并不认可这种过激的、太失体统的民族主义反应。

任何战争,不论是否正义,它的本质都是悲剧性的,都会给人类带来不幸的后果。中国历史经历的战争还少、还不够血腥与残酷吗?中国人是否瞬间就忘记了年年都发一次的“不忘国耻”的誓言?今天被俄国入侵的乌克兰,就是当年希特勒入侵的波兰,被日寇入侵的中国,被意大利入侵的埃塞俄比亚,被苏联入侵的阿富汗!而侵略者只有一个共同的目的,那就是:依靠自身的武力,抢夺别国的领土与资源,来达到统治者的个人及其利益集团的现实野心与永久霸权。而其常常宣扬的维护所谓“国家”与“民族”的利益,不过是一道幌子而已!今天的中国人,真有那么多的人们喜好战争并期望它不断发生吗?或认为战争的炮火不落在自家的头上,就可以隔岸观火、以此取乐,尝试着满足一种残忍超级的人类变态心理吗?

纵观中俄关系史,俄国给中国带来了多少实际的利益?自1689年签订的中俄《尼布楚条约》大量版图的无奈划界,到1856年再通过《瑷珲条约》海参崴的忍痛切割,中国吃俄国的亏,丢失了大片领土是明明白白的事实。即便是现代,以列宁主义模式改变中国,以斯大林主义专制影响中国,最终也无法避免中俄之间发生的屡屡矛盾。历史上俄国政府对待华人并不友好,被欺凌、被流放和被屠杀的并不在少。就在当代,也是地缘政治冲突,边境战火再起。曾经,当中国在苏联人的傲慢与怠慢下不得不“反修防修”与保卫领土时,老大哥却不惜要以核武器给予毁灭!若不是美国的严正警告与有效阻止,中国就可能出现核爆炸下的一片焦土!显然,历史不应成为现实的包袱,使它成为仇恨而限制人类的未来。只是,眼下的中国人又凭什么非要为俄罗斯武装入侵一个兄弟国家而欢天喜地,给予频频喝彩?他们的确也在喊打喊杀。除了因为无知或误导而暴露的无聊和疯狂,这些人根本就不归属或关乎于任何一种主义或信仰!

有一种说法:民众挺俄背后的根本原因是因反美。而乌克兰则亲美、亲西方,俄罗斯不高兴!也许,作为普通人,或“只看热闹”的观众,他们只要听新闻做出简单的判断,至于更复杂的国际关系或所谓“地缘政治”之类,也实在想不过来,最重心思还是过好自己的日子。问题是,人们何以如此执着地爱上俄罗斯——是真爱吗?又为何那样激烈地仇恨美国——是真恨吗?其实,不论远近的历史,事实与常识都摆在那:俄罗斯压迫过中国,至今还占领着中国的领土,曾经还差点用原子弹毁掉中国;而美国则不断给予中国以各种支持甚至挽救于危难之中。从基督教进入民间、开办现代医院与教育、支援中国的抗战并牺牲了军人生命,还为中国加入WTO融入经济全球一体化一再推波助澜、促其成功。虽真实地强大,却从不占中国一寸土地,可凭什么中国人非得总要对美国耿耿于怀、屡屡甩脸?

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和及其人民同情与支持乌克兰,自然有其充分的理由。总统泽连斯基是个出身犹太裔的民选总统,虽然乌克兰国家是从前“独联体”种分离出来的国家,其政体是民主的,与俄罗斯的半民主半专制具有明显区别。在苏联解体前,乌克兰作为“苏联的军工心脏”,拥有5000件核武器,是仅次于美俄的全球第三大核武库。独立后,依据与美俄等国签订的协议,乌克兰才被迫在1994年彻底弃核。实际上,乌克兰作为独立的国家也可以拥核自重。但没有,他只是选择了让美欧等国对其放心(或也为尽早实现国家的全面民主化转型)。可事与愿违,美国似乎没有对弃核的乌克兰提供提别的经济援助,而紧邻的俄国却不断给他造成各种麻烦与霸凌(克里米亚都丢了),甚至逼迫乌克兰产生出一种仇俄的情绪。现如今,普金不仅不守承诺,还兵戎相见,并威胁不惜动用核武器来毁灭乌克兰!

今天的俄罗斯,正在越发凸显出自己偏向专制的一面。民主的真谛在于讲理,以平等、公正的协商来解决所有争端。对一个政治家如此,对一个国家亦如此。这也是民主所以普世通行的一种常识。直到今日,俄罗斯政权依然是顶着一个民主的空壳在进行威权加专制的操作。并且对外,承继着前苏联唯我独尊的蛮横外交。如果普京或俄国担心北约东扩,完全可以继续通过和平的谈判来确定彼此的责任与关系,哪怕就像2014年为解决乌东地区冲突问题而双方形成《明斯克协议》。但普京放弃了,继续以“北约东扩”为借口,直接用战争手段欲强行吞并乌克兰,再建立一个亲俄傀儡政权,并重新形成一个准苏联帝国式的欧亚新联盟。这是愚蠢的盘算,因为无论北约还是欧盟,都绝不可能允许武装到牙齿的“俄国熊”以国家安全为由,随时以核能力威胁、危害到没有多少抵抗力的东欧邻国,或整个欧洲以至更遥远的美国。

以往,因时时面临俄罗斯威胁,乌克兰总在努力试图加入“北约”组织,希望得到强大的庇护。但作为以防御而非进攻性为目标的北约,如同曾经5次拒绝前苏联和现俄国申请加入北约一样,也一直没有接纳乌克兰。其理由也许正是顾忌到了俄罗斯所要考虑的国家安全?俄需要一个缓冲地带,并且是以蛮不讲理的形式要乌克兰归属于它,从克里米亚,再到对乌东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不断蚕食。假如换一个不这么强横的同族邻国,那么乌克兰需要近于哀求地加入北约,并一再被北约尴尬地拒之门外吗?这次俄的对乌战争,有不少人硬将侵略行为归咎于“北约东扩”是主因,这是缺乏逻辑的牵强附会。但眼前铁的事实却证明了之前乌克兰选择的十分正确:没有北约庇护的今天,俄罗斯便轻易地开启了一场入侵之战!并且,北约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并不派出一兵一卒。甚至,连总统泽连斯基要求在乌克兰上空设立禁飞区,北约都坚持不予支持。因为乌克兰并非北约成员国,若禁飞,无异于同俄国冲突开战,就可能引发并祸及更大范围的欧洲战争后果!

不幸的是,作为总统的普京并不因此收手,来顺应国际社会的一再呼吁。他依然延续了战前反列宁的“2・21宣言”时的声调,扬言要将乌克兰战争进行到底!当然,这不仅仅是普京一个人的战争。在其背后,有支持他的国家杜马,还有根深蒂固的偏执的民族主义社会文化及其群体。俄国哲学家和历史学家亚历山大・杜金,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之一。他认定自由主义“走进了死胡同”和“现代性的所有内容不是恶魔主义就是退化,没有任何价值,应被全部净化清除”。这个声称要以欧亚主义新大陆来对抗美国和欧洲等构成的西方联盟的人,被外界视为“世界上最危险的哲学家”和“普京的大脑”!如果这样的意识形态可以大行其道,那么人类的现代文明是否也该躺平睡去?

再回顾那位国家杜马副主席、俄罗斯自由民主党主席弗拉基米尔・日里诺夫斯基。战前他在国家电视台发表了极其疯狂的战争言论:“我们将于2月24日凌晨4时开始进攻。起来吧,伟大的国家,起来与北约的黑暗力量进行一场致命的战斗!”“我们将是惟一的国家,世界上的超级大国”。“他们最终都被摧毁!只有莫斯科,现在,它将终于垄断并肆意专政。战争,我们将为彻底毁灭而战!”“我们将摧毁半个欧洲,美国的一半也将被摧毁!”“全世界都将跪在我们面前!”这些掌控俄罗斯命脉的政治寡头们,他们只会支持普京这个前苏联克格勃出身、充满沙皇似野心的独裁者,也更倾向于强势大国沙文主义与极端民族主义。如此政客们与经济寡头们的齐心协力,只会推动普京飞奔在断送俄罗斯的高速轨道上!

其实,俄罗斯走到今天是其政治体制与民族历史的必然。近日读到的历史学家金雁女士的文章:《后苏联民族问题的症结》(《上海书评》公众号)。这是作者对身为俄罗斯科学院院士、民族与人类学家季什科夫重要著作《后苏联的民族冲突》的书评。文中提到:苏联解体后,叶利钦的“国家收缩”战略强烈刺激了一直都有“霸权型的民族主义”和“优势族群”心理的俄罗斯人。随着苏联躯体的灭亡,俄罗斯民族主义灵魂又在民众的心中复活。这也迎合了一种失落已久的大国自豪感和不平衡心态,以及把外部世界“妖魔化”的政策导向。金雁教授展示道:这种“霸权型”的民族主义经历了变质后,开始“向传统的俄罗斯帝国价值转移”,在共产主义和自由主义耗尽了潜能之后,“逐渐被民族主义思想观念以特有的俄罗斯姿态所取代”——这就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正在被普京延续,也必然要对外进行侵略的俄式国家价值观!

对乌克兰的战争爆发后,国际上有不少学者对普京行为的影响与结局作出解读。最有代表性的是美国政治学家、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弗朗西斯・福山的观点。他认为:俄罗斯在乌克兰正走向彻底的失败,而普京将无法在他的军队失败后幸存下来;入侵已对世界各地的民粹主义者造成巨大的伤害。引人注目的是,福山也没忘记要将中国与俄罗斯相提并论,竟抛出一个预示“经验”的告诫:“战争到这一步,对中国而言是一堂很好的课。”这位“历史终结论”的提出者,曾预测“民主是这个人类社会形态进步的终点”。但事实证明,这似乎是个失败的预测。因为,民主制度成为全世界客观的主体共识还有相当长的距离。笔者认为,福山对这场战争的12个预测中,最有价值的判断应该是——“俄罗斯的失败将是她自由的新生机会!”

当然,针对乌克兰的战争,舆论也不停歇地谈论着种种内外在起因。中国互联网上一位署名“关不羽”的评论文章指出:“俄罗斯把乌克兰作为‘苏联遗产’对待,却没有继承苏联的经济义务,只继承了苏联的压迫性。乌克兰的离心离德、走向决裂,实属必然。”作者认为,“既没有阵营的人多势众,又没有乌克兰的民众归心。普京的‘特别军事行动’输在了政治,根子出在了经济,这才成了一场意料之外的战争。”早在2月8日,作为英国《金融时报》评论员、并认定“中国不会成为超级大国”的吉迪恩·拉赫曼也在其《普京、乌克兰和“疯子理论”》一文中表示:也有人“担心俄罗斯领导人正在变成‘疯子弗拉德’。他们认为,普京掌权太久,正在变得越来越脱离现实和偏执。他在疫情期间的与世隔绝使情况变得更糟。‘弗拉德’的周围是一个由民族主义顾问组成的小圈子,这个圈子太小,这意味着它很危险!”笔者以为,这些判析都相当理性。不过,像每次发生重大国际事件一样,依然都能出现“阴谋论”的说法,比如,俄乌战争是美国“深层政府”正在下的“一盘大棋”。国内国际,这样的声调似乎都不在少。它也成了中国民众津津乐道加以推广和宣泄的话题。

现在,从许多汇集的消息上看,俄军在战场上正节节失利。独裁专制的大脑指挥,也势必影响军队的士气与战术的发挥。有观察者称,俄乌之间的战争观念,存在的是一种“两代人”与“两种维度”的差别!由于发动战争的不义,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加上其一系列的形势误判、军力错估、战术低劣与装备陈旧,普京与他的俄军已陷入相当恶劣的战争沼泽中!而正当反抗的乌克兰,则从道义与战力上获得源源不断地支持,尤其是近期美国提供的最先进的精准打击武器。据报道,在乌前线战斗的屡屡遭挫,使普京不得不在国内制造谎言,把将士的死亡压缩至最低的400余人。但是,俄国老牌的《共青团真理报》却披露了实际战况:军官与士兵阵亡达一万多人。不过,不知这个阵亡数字是否也包括五位葬身战场的俄军将军。

可以预料,这场战争已经给本不景气的俄罗斯经济带来更严重的打击!石油与天然气的贸易骤减,卢布的断崖式跌值,外部金融的直接卡脖,各种各样的国际制裁,必将使战后的俄罗斯雪上加霜!一个严重缺乏市场经济活力,主要靠能源输出换取财富有限保障的国家,如何经得起这样一场不顾一切的对外战争?而谁又会出来援助体量庞大的俄罗斯及其受牵连的平民生计?一位学者指出:普京的战争有可能使俄国一夜之间回到前苏联!曾有一句很流行的俄影台词“莫斯科不相信眼泪!”。从来性格豪放,并似乎总相信强权和扩张可以换得幸福的俄罗斯,这一次,是否还能挺得下去?也许,前景将是十分地悲观!正如那位曾策动克里米亚独立和乌东战争的著名人物、俄罗斯国家事务军事政治活动家斯特列科夫十几天前在电视台所发表的冒险预言那样:乌俄战争可能以俄国战败和解体告终!

“中国可以在结束乌克兰战争中扮演重要角色”。3月22日,美国卡特中心首席执行官佩吉亚历山大在《金融时报》撰文指出:“由于中俄之间的特殊关系,中国现在比任何其他国家更有影响力去说服俄罗斯寻求和平。”的确,如果外界只拘泥于中国并非斩钉截铁的态度,便认为这似乎不太可能,那说明人们并不能完全看懂中国。它自有复杂的心思,也有实用主义的一面考量,但更不排除做出让世界一片称奇的举动。别忘了,在过去近一个世纪的经历中,中国屡次从自己的利益与理想出发,以机智灵活做出了改变世界的举措。而最成功的,莫过于放弃对苏联的依赖,进行了一场持久不断的自身修正与国际关系的改善,尤其是至今还在影响世界进程的改革开放决策!笔者相信,在未来的国际格局变动中,中国还会参照以往做对的关系案例审时度势,而不至于以冒险的方式,把自己陷入目标不确定而又危险的博弈冲动中。

Latest from Blog

走四方:李若专访

每报道一条震撼的美国社会的新闻,对我来讲都是对美国社会的重新一次的认知和更深一刻的体会,那这种认知和体会会留下来,会让我把这个社会看得更透,或者甚至于可以说把这个人生看的更透,这是留下来的东西。